潘氏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我的一篇祭文——《书祭》 [复制链接]

1#
写在《书祭》前面

清明将至,后人行孝;
叩祭,寄托哀思;
我心如故,亦是如此。
是他给了我生命;
是他抚育我成长;
又是他给了我力量。
呜呼哀哉!
近三年前,他离开了人世,
叫我怎能忘记,
叫我怎不相思,
一篇短短的祭文,
如何道出我心里的全部,
还有多少,
他在九泉之下定会冥知


  作者2008年4月2日



祭》


农历乙酉年四月初一戌时末,家父在他的故里去世了,他那一颗支碎的心,停止了跳动。
    他安然地去了,可家里的石榴树仿佛也有情,花谢了,叶子也在落,因为他,少了对它的呵护,让它感受到主人的永别,自己失落的滋味。
    家父这次被病魔缠身一年半的时间,母亲日夜陪伴在他的身边,我的主要精力也转移到他的身上。心情好时,家父爱聊,谈古道今,人情事故,无话不说,有时滔滔不绝讲个不停。为了使他开心,我有时陪着他,让他尽性讲个够。也巧,在他治病的这个期间,家里的喜事也真不少,他的大儿当上博导,四子晋升为技师,五子任了行长,孙子考上实验高中,俩个孙女都上大学本科,提起这些,他的话匣子一打开就难以合拢。他曾对我说“你爱书法,我对你的心都放在《毛泽东手书古诗词选》那本书里,你要把写字当个正经事去做,这是我家的传统,不要有失众望,要把它发扬光大”。我好生听记了下来。
    家父从小渴望读书,只因家室寒微,念了半年私塾。解放后,在“汉冶萍公司”又上了几个月夜校,算是扫盲。这时,他有家有业,自身底子薄,再继续往下读,也不现实。就此文化,他慢慢地走上了基层领导的位置。然而,好景不长,“文革”来了,家父被这场浩劫打成了“走资派”,受尽凌辱,身负重病。十年后,青春不再,正值壮年,已是家大口阔,靠他一人养活一家八口,培育我兄弟五人,念完小学读中学,有的读完中学上大学,嘴里常叨一句话“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那时,我只知其意,不以为然,怎么也理解不了大人“望子成龙”的心意,现在想起,叫我追悔莫及矣。
    家父一生,省吃简用,不乱花一分钱。上面说的那本书,就是他为了鼓励我学书法而买,并遗留下来的,他没有万贯家产,也没有惊世之作,没有珍珠玛瑙,更没有稀世之宝,他给我留下了只是一本书,一本让我今生今世都读不完的书,让我感触到一种辛酸的温暖。
家父临终时,神智清醒,只是不能言语,他用手指在我的手掌上比划,一个“大 ”字和一个“五” 字,我知道,他在悬念深圳和武汉远方的亲人,“大”是指我的长兄,“五”是指我的五弟,他们书至硕士,甚至博士。我自愧不如,心知肚明,默默不语,,只好让他老人家静静地安息。
离别时,亲人们哭成一团,有言道“男儿膝下有黄金”我想起家父对我说的那句遗言,跪拜在他的遗体旁,情不自禁,失身动容。从此,我失去了一位生我养我,而又令我尊敬和爱戴的亲人。
家父不是伟人,没有“八宝山”的气派,家父不是名流,没有硕长的墓志,尊重他老人家的遗愿:树高万丈,叶落归根,做过功德,按照当地民俗,把他的骨灰安葬在鄂州老籍古塘——蛇山,一墓故土,坐西朝东,被“伟华小学”紧紧地依偎着,这样,他含笑九泉,如愿以尝了,他常常可以聆听到莘莘学子的读书声。
为了寄托我们的哀思,送葬前,兄弟几人合署一幅挽联,难循平仄,只求其意,我执笔颜楷,一气呵成,村里人喝彩,赞字有我祖父遗风,其实,却是山中无虎,自充一回大王而已。
此联上联为:“痛吾父劬劳七十五龄育子治家一身坎坷饱受甘苦临终呼儿难瞑目
下联为:“感尔等励志二三十载建功立业数年拼搏有所成就寄哀悼尊静追思
叔父助兴加了横批:‘永言思孝。


     农历乙酉年四月十六日午夜
本主题由 管理员 潘喜辉 于 2009/9/2 10:58:04 执行 移动主题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