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氏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泸州行记 [复制链接]

1#
   元月7日上午8点多钟,我在上班路上接到潘鑫兄弟的电话,他说老伯母昨晚已经在老家去世了。听到这一消息,我顿感悲伤。潘鑫兄弟是四川泸州市叙永县人,几年前,因我们怀化老潘家的一次聚会,认识了他,通过几年的接触,感觉他人不错,挺仗义,且很重视本家感情,因他是“启”字辈份的,与我相同,我年纪长他几岁,他称我为哥,我称他为弟。几年下来,我们常常一起喝喝小酒、打打小牌,交往中,感觉他甚是尊老爱幼,得到我们大家的普遍认可。这段时间,我因忙,没有与他联系,接到电话才知他已回泸州乡下,且老伯母已经去世,在家料理伯母后事。回到办公室,我就把这事与晓军会长、仁录、金炳说了。要他们分别给个电话安慰一下潘鑫兄弟,等有空的时候,大家商量一下,怎么对待这个事情。第二天,仁录就通知了我们怀化潘氏文化研究会的部分成员,潘文、年财、青山、晓军、春林、金炳、仁录、仁文等人,我们选择了一家路边小店,一起吃个晚饭,同时商议一下伯母去世的事情。因在电话中听潘鑫兄弟说,伯母的遗体要在老家摆放一个星期才下葬,要到元月14日才真正出殡上山。大家商议,决定去一趟泸州,送伯母最后一程。考虑年关了,大家都忙,有时间的人就作一下代表,没时间的心意到了,也可以。元月10日早晨,潘文、春林、仁录、仁文和我,一共五人,由春林开车他的车,上午八点多钟,从怀化出发,走怀吉高速,经重庆、泸州,然后到叙永县,大约晚上七点多钟,我们来到了镇上,正购买花圈与鞭炮的时候,潘鑫和云来(潘鑫的大哥,也与我们认识有几年了)就来接我们了,到家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钟了。作为礼节,我们分别以怀化潘氏文化研究会、怀化荆坪潘氏族委会的名义,敬献了两个花圈。之后,我们分别来伯母的灵柩前作辑。灵柩摆放在房子当头靠横屋这边的廊檐里,四周被新床单围着,在伯母灵柩前正上方,悬挂着伯母生前的照片,慈祥而宁静。就在灵柩旁边,我们见了潘鑫兄弟的父亲、两个叔叔、叔娘以及他的堂兄弟们,大家相互见面后,坐了下来准备吃晚饭,我们来的晚,且天气很冷,所有的菜都重新热了。桌上,云来拿来了两瓶酒,要求大家喝点酒,我问了一下潘鑫,这种情况能不能喝酒,他说可以喝。我想,伯母也算是高寿了,80多岁的人,平静的、没有遗憾的走了,对于一个人的一生来讲,家庭和睦,儿孙满堂,最后终老而去,何尝不是一种喜事?白喜事,从另一种角度来讲,也是一种喜事,人都有这一关,驾鹤西去,也是一种解脱吧!潘鑫、云来还有两个叔叔,以及堂弟鹏飞都与我们敬酒,气氛还算不错。我感觉,既然都是同姓,就是同根本、通血脉,即使以前没见过,只要我们坐在了一起,就是一家人,不是同辈、长辈、晚辈,情感都那么单纯、朴素而真诚。饭后,为了尽可能多让潘鑫兄弟多陪一下伯母,我们五个人在灵堂旁守到凌晨两点多钟。由于已是深夜,亲戚们已经散去,只有云来、潘鑫、伯父还在忙乎着,看着伯父那单瘦的身材,憔悴的面容,总感觉一种淡淡的悲愁笼罩在他心里。后来,在伯父的催促下,我们离开潘鑫老屋,驱车前往叙永县城住宿。第二天,我们起得比较迟,中午的时候,我们回到潘鑫家里与伯母遗体做最后的告别。应我们的要求,潘鑫与叙永县潘氏族委会的部分宗亲进行了联系,时间约在下午二、三点钟。当我们来到潘氏祠堂的时候,潘启智宗亲已在等我们了,他拿着钥匙打开了祠堂大门,只见祠堂大约两三百平米,里面一个宽敞的大厅,大厅左侧悬挂“荥阳世弟”的匾额,前方有“花县遗风”,以及乾隆、光绪年间的多块石碑。据石碑上的文字记载,其一世祖是明朝末年的潘可道,因战乱入川,最早择居于落洒寺。在我们观看石碑的同时,据潘启智介绍,为了寻根问祖,他们到湖北孝感寻亲,孝感没有确切记载,也没有找到相关证据,最终无果。他们只知道老祖宗可能是“湖广填四川”的时候进入四川的,自己的老祖宗应该在湖北或者湖南,但到底从何而来,甚感迷茫。他们的族谱记载也是从明末开始的,再早就没有上文记载了。观看潘氏宗祠后,我们大家一起合影留念,之后,我代表怀化潘氏诚心邀请启智宗亲以及后面赶来的启刚宗亲来荆坪来寻根问祖。考虑到潘鑫孝子的身份,家里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去做,我们五个人商议,决定看完宗祠后就离开,“客走主人安”啊!不要因为我们而耽误潘鑫兄弟的事情。最后,虽然潘鑫在百般挽留我们再住一晚,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们还是坚持离开了四川,连夜赶路,从贵州方向赶回怀化。                     2013年1月16日下午潘青松(怀化)
分享 转发
四川华润通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网址www.hr12.cn        
成都潘氏文化传播中心
要想生活豪迈就要先当乞丐,要想腰缠万贯就要沿街要饭!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