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氏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十二寡妇纯属虚构?(转) [复制链接]

1#
        居家时,她温柔贤淑、善解人意,似一朵国色天香的牡丹花;战场上,她跃马舞枪、英姿勃发,更像一丛绵里藏刺的霸王花;丈夫阵亡时,她魂飞魄散,浑身孝服,却又如一枝突遭风雨的雪梨花。
  “恰好似万丈崖坠身汪洋——”、“辕门外三声炮——”这些唱腔,或凄厉哀怨中带着肃杀之气,或妩媚动人中裹挟着金戈铁马,或荡气回肠中流动着至情至性,更让她像一朵拨动观众心弦的解语花……
  一个几近完美的女人。
  她就是穆桂英。在汉语中,这个名字是巾帼英雄的代名词。
  位列“京剧四大名旦”之首的梅兰芳,曾观赏过豫剧名家马金凤饰演的穆桂英,马金凤一口气连唱一百多句气势磅礴的唱腔,让他深为敬佩。1959年,梅兰芳正为国庆10周年演什么戏踌躇,当豫剧剧本《穆桂英挂帅》摆在他面前时,艺术大师马上被打动了。经过改编,由梅兰芳、李少春、李和曾、袁世海主演的京剧《穆桂英挂帅》在国庆节隆重推出,顿时轰动整个北京城,并从此成为京剧的经典剧目。
  正是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如此倾注深情,穆桂英的形象才能那么深入人心。
  不只是穆桂英,天波杨府的女人是一个英雄的群体:以佘太君为中心,包括七个媳妇,还有女儿八姐九妹,孙媳妇穆桂英及丫环杨排风等,个个武艺高强,能征善战。在舞台上,杨门女将个性鲜明,佘太君老谋深算、沉着刚毅,柴郡主善于克制、虑事周全,杨七娘爽快、明朗、风风火火……以她们为主角的《十二寡妇征西》、《百岁挂帅》、《杨门女将》都是京剧、豫剧、晋剧等诸多剧种的看家戏。
  前段时间,由宁静、李若彤主演的电视剧也在各地热播,据说好莱坞也有意拍摄杨门女将。这些角色常演常新,深为人们瞩目和喜爱。
  在最初的故事和传说中,杨家都是男将,没有女将;杨门女将最早出现在元代的作品中,到了明清,她们的戏份越来越重,逐渐成为故事的主角。也就是说,她们“成长”在女人逐渐把脚裹起来的时代。
  唐代宋若莘、宋若昭姐妹俩,鬼迷心窍地搞了部所谓的《女论语》,这书在北宋以前影响并不大,但到了南宋之后,程朱理学大行于世,《女论语》就成为女性必须学习的行为准则。“行莫回头,语莫掀唇,坐莫动膝,立莫摇裙,喜莫大笑,怒莫高声;内外各处,男女异群,莫窥外壁,莫出外庭,出必掩面,窥必藏形。”试问列位女读者,有几个人能受得了这些?
  有意思的是,杨门女将就“成长”在女人必须如此这般的时代。台下的女人笑不露齿,并且把脚越裹越小,而台上的她们胯下高头马,手中梅花枪,挂帅出征,驰骋疆场,面对强敌,勇猛陷阵,谈什么“行莫回头”、“怒莫高声”?又怎么能“内外各处,男女异群”?
  除了保家卫国,杨门女将的出现,似乎还有别的使命。
  杨门女将手段高强
  “清风无佞天波滴水楼”是天波府的主体建筑,按照演义故事的说法,这座楼是宋太宗亲自下令为杨业修筑的。这座楼一楼大厅设大型群雕“杨业发兵幽州救主”,二楼则设大型群雕“佘太君杨门选将”。看样子,在满门忠烈的天波杨府,男将和女将是平分秋色的。
  开封的雕塑艺术比较发达,不少景点都有不错的雕塑或蜡像,天波杨府更是塑像众多。天波楼两侧的配殿,也设置了杨家将演义故事组雕供游人观赏,让他们对杨家将有更直观的感受。东配殿的雕塑表现杨家热血男儿赤胆报国的场面:大郎代主赴难、七郎单枪闯辽营、五郎斧砍萧天佐等;西配殿则是杨门女将的舞台:穆桂英大破天门阵、七娘迎战马吐温、八姐九妹杀败耶律方等。男将的故事大多悲壮,而女将的故事则多了些许明快的色彩。
  明清时代,女性深居闺阁、行不露足、笑不露齿,那个时期的文学作品中,女性也大多娇喘吁吁,弱不禁风。众多的讲史小说和英雄传奇多叙述帝王将相和英雄豪杰的故事,女子不过是其中点缀,并且不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如《三国演义》、《残唐五代史演义》),就是祸水(如《水浒传》、《东周列国志》),唯独在杨家将的故事中,女将们个个武艺高强,智勇兼备,甚至使男人们黯然失色,所谓“(杨家)妇人女子之流,无不摧强锋劲敌以敌忾沙漠,怀赤心白意以报效天子”。
   杨门女将的核心人物佘太君不仅佐夫作战,而且公开打出自己的旗号——杨业出战打红字令旗,她打白字令旗,号为“令公令婆”,同放光芒。北汉主被困太原城,杨业染病,令婆一人前往救主,力敌四将毫无惧色,且愈战愈勇,宋将或伤或亡,胆战心惊。
  杨家将归宋后,辽国遣大将土金秀、麻哩招吉、麻哩庆吉约宋军观兵,实为探察虚实。刚一交战,宋军主将贾能被麻哩招吉刺落马下,情况危急之时,“宋军中忽一骑青骢驰来,一女将如风骤出,接战三合,女将把一红锦套索抛出,招吉遂被绊落马下,活擒而来”。此女为谁?杨八姐是也。后来宋将赵彦被庆吉杀败,宋阵中又走出杨九妹,拍马舞刀迎敌,只数合,砍庆吉于马下。在与宋将的对比中,八姐、九妹大放异彩。
  杨门女将也非莽夫之勇,而是智勇兼备。这集中体现在穆桂英形象上。为破天门阵,杨宗保与孟良前往穆柯寨讨降龙木。穆桂英先与孟良交战,数十合孟良败走,穆桂英见其刀法娴熟,怀疑其诈败,不追。后来与杨宗保交战,“桂英卖个破绽,拍马佯败,……宗保乘势追之,桂英抽身转回,张弓暗放一箭,射中其马,宗保落马,桂英近前,活捉而来”。随后,穆桂英又用这一招,将大名鼎鼎的杨六郎生擒活拿。她的“不追”,与杨六郎、杨宗保的“追”,恰成对比,将穆的机智与杨宗保的狂妄、鲁莽,杨六郎的麻痹轻敌展露无遗。
  在演义故事中,杨门女将忠勇报国,先后打败辽国和西夏。历史上,女性封官的很少,封军职的更少,而演义故事却让朝廷对她们大规模封赏。“八娘(姐)授金花上将军,九妹封银花上将军,……穆桂英以下十四员女将,俱封为诰命副将军。”在中国,只有提拔当官才意味着一个人的价值被认可,民间说书艺人安排这样的情节,可说是深通个中三昧。
  杨门女将可曾实有其人?
  杨门女将的故事生动感人,关于她们的评书、小说、戏剧深入人心,因此很多人认为这些人物实有其人。其实要弄清楚这个问题很简单,史学界基本上没有争议:北宋时杨家都是男将,至于女将,除佘太君、穆桂英还有点影子外,其他人物都是虚构出来的。
  有史料说:“(杨)业初名继业,仕北汉,任键为节度使,娶折德?女,后归宋,复姓杨。折性敏慧,尝佐业立战功,号杨无敌。后战死陈家谷,潘美、王?畏罪,欲掩其事,折上疏辩夫力战获死之由,遂削二人爵,除名为民。”折与佘音同,相信这则史料的人认为,佘太君是折氏演变而来。但这则史料出现的时间实在太晚,是出自光绪十年续修的《岢岚州志·节妇类》,难以令所有人信服。并且其关于对潘美的处理也与《宋史》不符。
  宋元史书和笔记都没有佘太君这个人物,她最早出现在元代杂剧《谢金吾诈拆清风府》中。而谢金吾的原型是北宋的谢德权,此人为官不讲情面,奉旨拓宽开封街道时,他上拆达官贵人府邸,下撵小商小贩,所以虽然在开封市容环境整治方面很有成就,却落下骂名,后世还被编排成反面角色。可见这出戏基本上是虚构的。
  关于穆桂英的史料也十分有限。穆桂英杨宗保夫妻之名最先出现在元初徐大焯的《烬余录》中,这本书虚实各半,难为信史。还有资料说杨家曾有人娶了一位慕容氏的媳妇。慕容氏是鲜卑族,与金庸小说中的姑苏慕容是一家子。
  有人解释说,慕容氏后来演变成穆氏。
  古人说:“豹死留皮。”杨家将故事的流传,是由于杨业、杨延昭、杨文广祖孙三代忠勇报国。但杨家将故事在其发展过程中,出现了男将一个个战死疆场的悲壮感人故事,如杨令公血洒陈家谷、杨延玉随父战死,杨七郎万箭穿心,杨五郎出家五台山,杨四郎被辽国收入驸马等等。这些故事在民间已深入人心,其人物形象已经形成定位,不可能做更多修改。要进一步塑造杨家将,只有在他们的遗孀身上做文章,杨门男将因此势必发展成为女将。
  杨令公战死了,杨六郎、杨文广继承遗志继续战斗;男人牺牲了,佘太君、穆桂英等女人继承遗志继续战斗;主人战死了,杨排风等家丁、丫环也要继承遗志继续战斗……于是杨家将的故事就凝聚了满门忠烈、前仆后继、忠心报国的感人精神。元明清三代,中原文化备受外族侵扰,近现代更是饱受西方列强欺凌。不同时代编戏的、演戏的、看戏的,其实也是在拿杨家将说自己的事儿,由此进行艺术上的加工和形象上的塑造,所以杨家将故事摆脱了历史的原型,他们已不是单纯的抗辽英雄,而成为表达人们爱憎的“模特儿”,成为文学艺术贬恶扬善的题材了。
 如此看来,杨家将的传说已成为一种艺术真实,一种社会存在。至于历史上杨门女将有无原型,倒显得不重要了。
  天波府为何女将成群
  天波府为什么有那么多英勇善战、足智多谋的女将?采访这个题材的时候,我们一直在追问这个问题。我和同事于茂世一共想出了三种解释:“人家萧太后那边孤儿寡母,让爷们上不仗义!”“让人家看看,女的都赢了,爷们不用上。”  “那时候老打不赢人家,就好像反正中国男足不争气,不如干脆让女足去踢世界杯。”
  这些解释当然不够“专业”,“专业”的解释有这样几种,是由河南大学教授刘坤太先生提供的。
  杨门女将的出现,受戏曲艺术的影响很大。看戏的时候,观众喜欢看旦角,有女主角戏才好看。现在的战争片也大多要找个女主角,这样才容易出戏。
  小说家、戏剧家都喜欢以奇引人,同男将军相比,女英雄更能吸引人。如今不少武打片,也还是大人打不过小孩,年轻人打不过老人,男人打不过女人,这样才能起到衬托作用。
  南宋后,能支撑国家民族的英雄男儿越来越少,让全民族兴奋的英雄难得一见。就像戏里唱的,在对抗外族入侵的过程中“雌了男儿”,让不被男人看得起的女人去征战沙场,是一种绝妙的讽刺。
  最重要的因素,是写戏的人大多放荡不羁,愤世嫉俗,对社会不满。北宋之后,妇女地位越来越低,大门不能出,二门不能迈,反过来刺激一部分人,用另类的方式表达反抗不合理的社会现实的情绪。杨家将的故事,越到后来女将越突出,男将越窝囊。比如杨六郎、杨宗保都曾经被穆桂英生擒,战场上他们经常是配角。这明显是一种反抗情绪,女人地位越低,杨门女将越厉害。文艺作品用一种很有趣的方式反映了社会思潮。
  伴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出现了带有反封建色彩的早期启蒙思潮,代表人物就是被视为“异端之尤”的李贽。他认为:“谓人有男女则可,谓见有男女岂可乎?谓见有短长则可,谓男子之见尽长,女子之见尽短,又岂可乎?”在文学创作上,李贽提倡“童心说”,他的思想对程朱理学形成一定的冲击,也影响了不少文学家的创作。
  但杨门女将毕竟出现在妇女地位低落时代,她们不可能有完全的女性独立意识。比如她们有很强烈的忠孝节烈观念,在杨门女将戏曲与小说中,杨门十二寡妇莫不遵守妇节,成为时代的楷模,以通俗的形式,对妇女自觉遵守“妻道”,恪守“妇节”,提供了榜样。
  杨门女将虽然在战场上神勇无敌,但终究抵挡不住中国妇女数百年遭受压抑与鄙视的大趋势。 转载自《大河报》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