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氏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潘氏渊源 [复制链接]

1#
这里我转载来自新浪博客 屏西堂 的潘建生宗亲的研究成果

http://blog.sina.com.cn/pjs2007


潘氏渊源
(2007-02-27 10:47:36)

分类:潘史研究

第一篇 潘氏渊源
一.潘氏起源
一).「潘」出自季孙,姬姓。以国为氏
《广韵》、《元和姓纂》载,周文王后毕公子季孙,食邑于「潘」,子孙以邑名为氏
『姓谱』载: 周文王之子季孙, 食采于潘, 因氏焉。
『姓纂』载: 周文王子曰毕公高, 毕公高子曰季孙封于潘, 因氏焉。
据断代学最新推算,季孙封于潘为周成王时的公元前1038年,距今已三千多年。
    周, 古部族名, 始祖後稷, 定居于周( 今陕西歧山) 。周文王, 姬姓,名昌, 亦称西伯。统治时期, 国势强盛, 迁都于丰( 今西安沣水两岸 )。公元前十一世纪, 周武王灭商纣, 建周朝。
史载季孙封地“潘”为陕西泮水,渭水畔。
季孙时代系中国由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前进的时代。
二).「潘」出自潘崇,芈姓,以字为氏
《通志.氏族谱》载:春秋时楚之公族潘崇氏也。
《辞源》注: 潘, 芈姓, 楚之公族, 以字为氏
《潘岳家谱》载先祖潘乾。潘乾“盖楚太傅潘崇之末绪”。
『史记』载:潘崇, 楚成王时为太子太傅,楚穆王时“使为太师, 掌国事”。
芈氏潘公元前625年发源于长江流域的郢(今湖北江陵纪王城)。芈姓潘为黄帝裔孙。黄帝轩辕次子昌意,昌意子颛顼,颛顼曾孙季连。周文王时,季连之裔曰鬻熊事文王,其曾孙熊绎。周成王封熊绎于楚蛮,姓芈氏,居丹阳(归州一带)。芈姓源于公元前1038年。潘崇为楚之公族。
三).「潘」出自拔略罗(破多罗),姜姓,为鲜卑族俟汾氏所改
《魏书.官氏志》载,北魏时有复姓「破多罗氏」随魏孝文帝南迁洛阳,定居中原,后改汉姓「潘」氏。
『魏书』官氏志九第十九载:“神元皇帝时余部诸姓内入者…破多罗氏,后改为潘氏。…
『资治通鉴』:鲜卑人改汉姓在北魏孝文帝太和20年(公元496年)。
炎帝子奔北方,以祖有尝草功,呼为俟汾氏,孙名竞(燕昭王时),子孙居上谷潘县,遂姓潘氏。”此说之潘县位于河北省西北部,汉晋时为幽州上谷, 其後称北燕,唐贞观八年改称妫州, 其地相当今张家口市、怀来、延庆、赤城、崇礼、张化、怀安、涿鹿等县治。
潘氏多源,除姬、芈、姜姓外,台湾高山族有用潘姓者。
民间有谱载潘崇为季孙裔,虽与史实不符,但体现了姬、芈同源于黄帝的史实。姬、芈、姜姓同出于无怀氏少典之后,同为炎黄子孙,同为中国人,同是相互平等的一员。各枝系虽有不同历史,但绝无贵贱高低之分。数千年来大家团结奋进早已融成一体,为国家进步、民族振兴贡献了自己的智慧和力量。
潘氏郡望有:荥阳、广宗、光州等
汉晋间荥阳潘氏以禀德绝操著称于世, 为民称颂,更有“建安才子”之称的潘勖,西晋文坛“两潘”的潘岳、潘尼,在中国历史上留下光辉一页,令潘氏儿孙充满自豪,荥阳遂为潘氏堂名。

二. 远古时代
      我们中华民族源远流长。传说远古时代历经二十二氏, 据『资治通鉴』〈外纪"卷一〉记述如下:
1.盘古天地(18000年),  2天皇氏(18000岁), 3。地皇氏(8000年)
4.人皇氏(4500年), 5有巢氏(100余代),  6.燧人氏(12000年)
7.包牺氏(116 年), 8。女娲氏(130年), 9。大庭氏
10.柏皇氏, 11。中央氏, 12。栗陆氏
13.骊连氏, 14。赫胥氏, 15。尊卢氏
16.祝和氏(或混沌氏),    17。嗥英氏,    18。有巢氏
19.朱襄氏, 20。葛天氏, 21。阴康氏
22.无怀氏  
    神农炎帝  无怀氏有名少典者, 子曰神农, 长于姜水, 以姜为氏。以火承木, 故为炎帝。神农求可食之物, 因天时地利, 教民播种五谷; 作陶冶斤斧, 为来耜铧镞; 又尝百草酸碱, 察水泉之甘苦, 令民知所避就。民感之神, 号为神农
    轩辕黄帝 少典少子曰轩辕, 生于寿邱, 长于姬水, 改姓姬。神农氏世衰, 诸侯相侵伐, 暴虐百姓而弗能征。轩辕习用干戈, 之征不享, 诸侯咸来宾从。轩辕修德振兵, 治五气, 艺五种, 抚万民, 度四方。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後得志。诸侯咸尊轩辕, 代神农氏为天子, 是为黄帝。黄帝生于公元前2747年农历二月初九日 (阳历 3月12日) , 公元前2697年三月初三 (阳历 4月 5日) 登基
黄帝有子二十五人, 或居中国, 或居夷狄。
少典:《索隐》:“少典者,诸侯国号,非人名也。”按:这里所谓“诸侯国号”就是指远古部族名。
三.季孙系史
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
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於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
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於阪泉之野。三战,然後得其志。
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尝宁居。时播百穀草木,淳化鸟兽蟲蛾,旁罗日月星辰水波土石金玉,劳勤心力耳目,节用水火材物。有土德之瑞,故号黄帝。
黄帝二十五子,其得姓者十四人。
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於西陵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後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仆,生高阳,高阳有圣德焉。
黄帝崩,葬桥山。其孙昌意之子高阳立,是为帝颛顼也。帝颛顼高阳者,黄帝之孙而昌意之子也。静渊以有谋,疏通而知事;养材以任地,帝颛顼生子曰穷蝉。
颛顼崩,而玄嚣之孙高辛立,是为帝喾。帝喾高辛者,黄帝之曾孙也。高辛父曰蟜极,蟜极父曰玄嚣,玄嚣父曰黄帝。
周后稷,名棄。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為帝嚳元妃。姜原出野,見巨人跡,心忻然說,欲踐之,踐之而身動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為不祥,棄之隘巷,馬牛過者皆辟不踐;徙置之林中,適會山林多人,遷之;而棄渠中冰上,飛鳥以其翼覆薦之。姜原以為神,遂收養長之。初欲棄之,因名曰棄。
棄為兒時,屹如巨人之志。其游戲,好種樹麻、菽,麻、菽美。及為成人,遂好耕農,相地之宜,宜谷者稼穡焉,民皆法則之。帝堯聞之,舉棄為農師,天下得其利,有功。帝舜曰:「棄,黎民始饑,爾后稷播時百谷。」封棄於邰,號曰后稷,別姓姬氏。
后稷卒,子不窋立。不窋末年,夏后氏政衰,去稷不務,不窋以失其官而奔戎狄之閒。不窋卒,子鞠立。鞠卒,子公劉立。公劉雖在戎狄之閒,復修后稷之業,務耕種,行地宜,自漆、沮度渭,取材用,行者有資,居者有畜積,民賴其慶。百姓懷之,多徙而保歸焉。周道之興自此始,故詩人歌樂思其德。公劉卒,子慶節立,國於豳。
慶節卒,子皇仆立。皇仆卒,子差弗立。差弗卒,子毀隃立。毀隃卒,子公非立。公非卒,子高圉立。高圉卒,子亞圉立。亞圉卒,子公叔祖類立。公叔祖類卒,子古公亶父立。古公亶父復修后稷、公劉之業,積德行義,國人皆戴之。薰育戎狄攻之,欲得財物,予之。已復攻,欲得地與民。民皆怒,欲戰。古公曰:「有民立君,將以利之。今戎狄所為攻戰,以吾地與民。民之在我,與其在彼,何異。民欲以我故戰,殺人父子而君之,予不忍為。」乃與私屬遂去豳,度漆、沮,踰梁山,止於岐下。豳人舉國扶老攜弱,盡復歸古公於岐下。及他旁國聞古公仁,亦多歸之。於是古公乃貶戎狄之俗,而營筑城郭室屋,而邑別居之。作五官有司。民皆歌樂之,頌其德。
古公有長子曰太伯,次曰虞仲。太姜生少子季歷,季歷娶太任,皆賢婦人,生昌,有圣瑞。古公曰:「我世當有興者,其在昌乎?」長子太伯、虞仲知古公欲立季歷以傳昌,乃二人亡如荊蠻,文身斷髪,以讓季歷。
古公卒,季歷立,是為公季。公季修古公遺道,篤於行義,諸侯順之。
公季卒,子昌立,是為西伯。西伯曰文王,遵后稷、公劉之業,則古公、公季之法,篤仁,敬老,慈少。禮下賢者,日中不暇食以待士,士以此多歸之。伯夷、叔齊在孤竹,聞西伯善養老,盍往歸之。太顛、閎夭、散宜生、鬻子、辛甲大夫之徒皆往歸之。
西伯蓋即位五十年。其囚羑里,蓋益易之八卦為六十四卦。詩人道西伯,蓋受命之年稱王而斷虞芮之訟。後十年而崩,謚為文王。改法度,制正朔矣。追尊古公為太王,公季為王季:蓋王瑞自太王興。
武王即位,太公望為師,周公旦為輔,召公、畢公之徒左右王,師修文王緒業。
武王病。天下未集,群公懼,穆卜,周公乃祓齋,自為質,欲代武王,武王有瘳。後而崩,太子誦代立,是為成王。
成王將崩,懼太子釗之不任,乃命召公、畢公率諸侯以相太子而立之。
周成王时(公元前1038年)封毕公高季子季孙食采于潘, 因氏焉,季孙为潘氏始祖。
四.潘崇系史
楚之公族黄帝世系表:(本表依据『史记』卷四十"楚世家第十)
1.黄帝 2.昌意 3.颛顼(高陽) 4.稱 5.卷章
6.吳回 7.季連 8.附沮 9.穴熊 ……
1.鬻熊 2.熊麗 3.熊狂 4.熊繹 5.熊艾
6.熊亶 7.熊勝 8.熊渠 9.熊摯紅
熊延 10.熊勇
熊嚴
11.熊霜
  季徇 12.熊咢 13.熊儀(霄敖) 14.熊眴(蚡冒) 15.熊通(楚武王)
芈姓:(封熊繹於楚蠻,封以子男之田,姓羋氏):
楚之先祖出自帝顓頊高陽。高陽者,黃帝之孫,昌意之子也。高陽生稱,稱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為帝嚳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嚳命曰祝融。共工氏作亂,帝嚳使重黎誅之而不盡。帝乃以庚寅日誅重黎,而以其弟吳回為重黎后,復居火正,為祝融。
吳回生陸終。陸終生子六人,坼剖而產焉。其長一曰昆吾;二曰參胡;三曰彭祖;四曰會人;五曰曹姓;六曰季連,羋姓,楚其后也。昆吾氏,夏之時嘗為侯伯,桀之時湯滅之。彭祖氏,殷之時嘗為侯伯,殷之末世滅彭祖氏。季連生附沮,附沮生穴熊。其后中微,或在中國,或在蠻夷,弗能紀其世。
周文王之時,季連之苗裔曰鬻熊。鬻熊子事文王,蚤卒。其子曰熊麗。熊麗生熊狂,熊狂生熊繹。熊繹當周成王之時,舉文、武勤勞之後嗣,而封熊繹於楚蠻,封以子男之田,姓羋氏,居丹陽。楚子熊繹與魯公伯禽、衛康叔子牟、晉侯燮、齊太公子呂伋俱事成王。
楚国公族:
熊繹生熊艾,熊艾生熊亶,熊亶生熊勝。熊勝以弟熊楊為后。熊楊生熊渠。
熊渠卒,子熊摯紅立。摯紅卒,其弟弒而代立,曰熊延。熊延生熊勇。熊勇十年,卒,弟熊嚴為后。熊嚴十年,卒。有子四人,長子伯霜,中子仲雪,次子叔堪,少子季徇。熊嚴卒,長子伯霜代立,是為熊霜。
熊霜六年,卒,少弟季徇立,是為熊徇。熊徇二十二年,卒,子熊咢立。熊咢九年,卒,子熊儀立,是為若敖。
若敖二十七年,卒,子熊坎立,是為霄敖。霄敖六年,卒,子熊眴立,是為蚡冒。蚡冒十七年,卒。蚡冒弟熊通弒蚡冒子而代立,是為楚武王。
武王曰:「吾先鬻熊,文王之師也,蚤終。成王舉我先公,乃以子男田令居楚,蠻夷皆率服。」五十一年(公元前690年)武王卒,子文王熊貲立,始都郢。
文王十三年,卒,子熊艱立,是為莊敖。莊敖五年,欲殺其弟熊惲,惲奔隨,與隨襲弒莊敖代立,是為成王。
成王惲元年,初即位,布德施惠,結舊好於諸侯。使人獻天子,天子賜胙,曰:「鎮爾南方夷越之亂,無侵中國。」於是楚地千里。
太師潘崇:
成王四十六年(公元前626年),初,成王將以商臣為太子,語令尹子上。子上曰:「君之齒未也,而又多內寵,絀乃亂也。楚國之舉常在少者。且商臣蜂目而豺聲,忍人也,不可立也。」王不聽,立之。后又欲立子職而絀太子商臣。商臣聞而未審也,告其傅潘崇曰:「何以得其實?」崇曰:「饗王之寵姬江羋而勿敬也。」商臣從之。江羋怒曰:「宜乎王之欲殺若而立職也。」商臣告潘崇曰:「信矣。」崇曰:「能事之乎?」曰:「不能。」「能亡去乎?」曰:「不能。」「能行大事乎?」曰:「能。」冬十月,商臣以宮衛兵圍成王。成王請食熊蹯而死,不聽。丁未,成王自絞殺。商臣代立,是為穆王。
穆王立,以其太子宮予潘崇,使為太師,掌國事。
潘崇之后史书有记载的有:
楚莊王十七年(公元前597年)春,“潘尪入盟,子良出質”。
楚共王十六年(公元前575年),晉伐鄭。鄭告急,共王救鄭。與晉兵戰鄢陵,“彭名御楚共王,潘党为右。”“癸巳,潘尪之党(潘尪之子党)与养由基蹲甲而射之,彻七札焉。”
迁河南:
楚襄王二十一年(公元前278年)秦伐楚,楚軍敗,遂拔我郢,燒先王墓夷陵。楚襄王兵散,遂不復戰,東北保於陳城(今河南淮阳)。
汉更始元年(公元23年)潘蹇为淮阳太守。
潘乾居陈之长平。
(据“史记卷四十"楚世家第十”)
五.俟汾氏史
资治通鉴外纪卷一上记载:神农氏,姜姓也。母曰任姒,有蟜氏女,名曰女登,为少典之正妃,登游华阳,有神龙首,感生帝魁。人身牛首,长于姜水。有圣德,以火德王,故号炎帝。初都陈,又徙鲁。又曰魁隗氏,又曰连山氏,又曰列山氏。帝魁神农炎帝名也。
神农七帝(八帝) 帝临魁在位六十年,或云八十年;帝承在位六年或云六十年;帝明在位四十九年;帝直在位四十五年;帝釐在位四十八年;帝哀在位四十三年;帝榆罔在位五十五年。帝临魁,帝承,帝明,帝直,帝釐,帝哀,榆罔七帝,426年,袭神农氏炎帝之号。炎帝榆罔与黄帝战於阪泉之野,败,子孙或居中国, 或居夷狄。
也有神农八帝、520岁之说:八帝指帝临魁,帝承,帝明,帝直,帝釐,帝克,帝哀,榆罔。
何承天《姓苑》说:“俟汾氏出自炎帝,其后以尝草之功,鲜卑呼草为‘俟汾’,遂号为‘俟汾氏’,后世通称俟(侯)汾,盖音讹也。代为鲜卑单于。”亦即‘宇文’为‘俟汾’之音讹,其意为‘草’
关于俟汾氏,《资治通鉴大辞典》第411页记曰: “俟汾氏, 鲜卑氏族之一, 即俟汾(宇文)氏。敷衍其祖先为炎帝, 有尝百草之功, 鲜卑语称草为俟汾, 故以名其氏族。原为高车氏族之一。依附鲜卑后发展为俟汾(宇文)氏。或即俟分氏的异称”。该书同一页还记曰:“俟分氏  又作俟斤氏,高车氏族之一。高车为南北朝时对于铁勒或敕勒的异称,此为高车12氏族之一,史称高车十二姓。”。
匈奴古时在华北平原与黄土高原一带, 后被迫北退, 居于蒙古高原. 唐虞夏商周时,在冀晋陕皆有分布,入侵时至豫、鲁,盖西周为其所灭。华夏族东却狄人, 西方却失于犬戎,自是陇西为胡人、鲜卑等之所在。
后东胡在大迁徙、大融合中演进:
<东胡>→<柔然>(蠕蠕)→<乌桓>→<鲜卑>→<慕容氏>→[前燕], [后燕], [南燕]。
公元1世纪末,塞外鲜卑逐渐向辽东、辽西、代郡、上谷四郡内移动,与原居其地的乌桓杂居,东汉桓帝时檀石槐(约公元157—181年)尽有匈奴故地,东西一万二千余里,南北七千余里,网罗山川、水泽、盐池甚广。他将统辖地分为东、中、西三部约60邑,各置大人为首领,归其统辖:
东部,从右北平以东至辽东,与夫余、貊接壤,共20余邑。西部,从上谷以西至敦煌,西接乌孙,20余邑。中部,从右北平以西至上谷,10余邑。
俟汾(宇文)氏始祖葛乌菟为匈奴苗裔,原居阴山。据《周书"文帝纪》载葛乌菟,“雄武多算略,鲜卑慕之,奉以为主,遂为十二部落,世为大人”,葛乌菟之后曰普回,普回子莫那(邮),自阴山南徙,始居辽西、上谷(治今河北省怀来县)。居辽河东西以后,宇文氏始以匈奴酋长的身份统治鲜卑人,与鲜卑部落杂居,加入鲜卑部落联盟,逐渐鲜卑化,遂称鲜卑俟汾(宇文)氏。俟汾氏徙居辽西后衍分为宇文部。
公元289年(太康十年),慕容廆遣使附晋,被封为鲜卑都督。娶单于段阶之女为妻,生皝、仁、昭。333年(东晋咸和八年),慕容廆卒,皝继立。337年(咸康三年)皝称燕王,建宫殿,置百官,立王后、太子,劝课农桑,发展生产。
344年(建元二年)燕以2万骑伐俟汾部,并乘胜北追,自此,俟汾(宇文)部众大都归慕容氏统辖,后属北魏。
俟汾氏居上谷者后蕃衍多部,其中有称拔略罗者,北魏时(公元493年)随魏孝文帝南迁洛阳,定居中原,494年孝文帝颁布了禁鲜卑服,限制使用鲜卑语,改姓氏籍贯、定姓族门第等一系列政令。太和20年(公元496年)俟汾复姓「破多罗氏」改汉姓「潘」。
『魏书』官氏志九第十九载:“神元皇帝时余部诸姓内入者…破多罗氏,后改为潘氏。…”
俟汾氏潘迁徙、融合历程:
「炎帝子孙」<华北平原与黄土高原>→<蒙古高原>→「俟汾氏」<阴山>→「鲜卑俟汾氏」<上谷>→「拔略罗氏」→<中原>『潘』
大迁徙、大融合,促进鲜卑民族吸收中原文化,汉胡交融是中国社会的大进步。自此俟汾氏先民文风博广,兵卒勇猛, 民多健美

荥阳潘氏历史文化(1)
(2007-02-28 11:04:44)

荥阳潘氏历史文化(1)

    本文以屏西堂笔名发表于《潘氏宗亲网》,今稍加修改于次:

目录:一、荥阳潘氏世系  二.始祖潘乾  三、潘勖  四、潘岳  五、潘尼  六.荥阳郡望七、若干典故  附.《溧阳长潘乾校官碑》


    东汉、三国、西晋时期(约公元160~311年), 潘氏先祖居荥阳之中牟。荥阳为潘氏聚居地、发祥地之一,历乾、瑾、勖、满、尼五世,均以才学着称,从政卓有政声,文章蜚声海内,其成就在中国历史,尤其在汉晋时期中国文学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一、荥阳潘氏世系
    一世:潘乾 字元卓 (东汉)溧阳长
    二世:潘瑾    (东汉)  安平太守  子二人: 勖、芘。
  汉末(约公元160 年前后)任安平太守(安平,河北省中部偏南, 滹沱河下游。秦置)时迁居荥阳中牟县。
    注一:“汉末(约公元160 年前后),有出居荥阳之中牟者曰瑾, 为安平太守。又推太守所自出之祖曰乾者而以之为第一世祖也。” ( 刘彝. 1026年)
    注二: 太守, 官名, 从三品。汉时为一郡行政的最高长官。『前汉书』曰: 郡守, 秦官,秩二千石, 景帝时更名太守。
    注三:瑾公始居荥阳中牟。谱称“中牟公”,魏晋时中牟属荥阳郡, 遂称荥阳潘氏, 推潘乾为潘氏荥阳始祖。
    注四:中牟县政府“绿海田园网”云:今河南中牟县城关镇大潘庄为潘氏始居地。待考。

   三世:潘勖 字元茂(约163~215年)(东汉)尚师左丞, 东海相。
  .注:尚书左丞, 官名, 正四品上。掌管文书奏章, 协助皇帝处理政务的官员。尚书省为官署名, 下分各曹, 为中央执行政务的总机构。长官为尚书令, 副职为左右仆射, 其次有左右丞等。
        潘芘:琅邪内史。子五:释、岳、豹、据、诜。
   四世:潘满 字世元(约公元 200~282年),勖子。晋平原太守。子: 尼。
    注: 平原郡, 西汉治郡, 辖境相当于今山东平原, 陵县, 禹城,齐河, 临邑, 商河, 惠民, 阳信等县。
        潘释:侍御史。子伯武。
        潘岳:著作郎。散骑侍郎、给事黄门侍郎。
        潘豹:燕令。
        潘據:司徒。
        潘诜
   五世:潘尼  字正叔(约公元 250~311年)晋太常卿, 中书令, 封安昌公。
    注一: 太常卿, 官名, 正三品。为九卿之一, 掌宗庙社稷礼仪, 兼掌选试博士。
    注二: 中书令, 官名, 正二品, 掌佐天子执政而总判省事。多为当时有文学名望的人任此职。中书监, 中书令为中书省长官。

        潘滔:字汤仲,又名伯武。永嘉末(约310年)为河南尹。释之子。

二.始祖潘乾
    潘乾字元卓,生于公元110~181年的东汉中期,陈国长平(今河南西华)人,为楚太傅潘崇之后。幼年聪颖,苦读经典诗易及诸子百家著作,成为有胆识,有抱负,有谋略(抱不测之谋),有雅量(雅容一闲钟罄悬矣)的政治家。担任过上郡(秦汉36郡之一,今陕西北部)的辅佐官吏,继任曲河(今丹阳)县尉,
    在上郡和曲河县尉任上,乾在除暴安良的同时坚持用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百姓,传播文明之风,政绩突出。汉灵帝后期为溧阳长。
    潘乾为官重义轻利,布政清廉, 德操兼备, 赋仁义之风。他彬文赳武,扶弱抑强,主要功绩有:①分田地于民,溧阳内外流民“聆声景附.乐受一廛(注:“愿受一廛而为氓”,廛:平民之居,约二亩半)”;②减免赋税(省无征徭);③办教育,构修学宫;④推广生产技艺(剖演奥艺);⑤亲近、提拔贤良之士(亲贤宝智),咨疑元老师贤;⑥宗懿昭德,教礼乐,设祭器,教化一方;⑦同情援助孤寡老人(矜孤颐老);⑧扫歪风,征邪恶,清肃刘鲠雄流恶显蛊;⑨修鹳桓之迹,继承发扬历史文化。
    潘乾在溧阳任职期间将溧阳治理得“既安且宁”,“狱无嗟呼之冤,野无叩匈之结”,获得“百姓心欢”。
    光和四年(181年)十月逝世,溧阳州人立《校官之碑》(《溧阳长潘乾校官碑》), 盛赞乾公“禀德绝操,布政优优。”
有关说明
㈠:溧阳,县名。江苏省西南部(故城在今江苏溧阳县西北四十五里)。秦置县,其地相当于今溧阳、溧水、高淳三县。
『前汉书』曰: 令、长皆秦官也。万户以上为令, 秩千石至五百石; 不满万户为长, 秩五百石至三百石。东汉时溧阳长指溧阳县最高长官。
㈡:陈国, 西汉时称淮阳国, 公元88年改称陈国, 辖境相当今河南淮阳、太康、西华、鹿邑、柘城等县治。汉献帝时改称陈郡。
长平, 位今西华东北。今址:河南周口市西华县艾岗乡潘岗村。
㈢:汉灵帝光和四年(181年)十月乾公卒。乾公墓一说葬于溧阳,今江苏高淳县固城湖之滨。一说位于长平,今河南省西华县城西32里潘村东南2里处,俗称“小寺”,亦名“沐禄 ”。
     ㈣:校官, 即学舍。时县满 500户置校官, 选其乡之俊造而教学之。
潘乾后裔
潘乾后裔“枝叶扶疏”,遍布各地,其世系表有许多版本,流传至今都值得珍重。见之于文献记载的有《潘岳家谱》。《潘岳家谱》记乾子安平太守瑾,瑾子二: 尚师左丞勖、琅邪内史芘;勖子平原太守满,满子尼;芘子五:侍御史释、黄门侍郎岳、燕令豹、司徒据、据弟诜,释之子滔。
与《潘岳家谱》记载相呼应的有《三国志》、《晋书》,以及《姓源》、《姓篆》、《百家姓》等有关书籍的记载。《辞源》: 潘, 芈姓, 楚之公族, 以字为氏。郑樵的《通志.氏族谱》引《潘岳家谱》:潘,芈姓。


三、潘勖
    潘勖(约163~215年):《三国志》「潘勖」目引『文章志』注: 尚书右丞河南潘勖,文章志曰:勖字元茂,初名芝,改名勖,后避讳。或曰勖献帝时为尚书郎,迁右丞。诏以勖前在二千石曹,才敏兼通,明习旧事,敕并领本职,数加特赐。二十年,迁东海相。未发,留拜尚书左丞。其年病卒,时年五十馀。魏公九锡策命,勖所作也。勖子满,平原太守,亦以学行称。满子尼,字正叔尼别传曰:尼少有清才,文辞温雅。初应州辟,后以父老归供养。居家十馀年,父终,晚乃出仕。尼尝赠陆机诗,机答之,其四句曰:“猗欤潘生,世笃其藻,仰仪前文,丕隆祖考。”位终太常。尼从父岳,字安仁。岳别传曰:岳美姿容,夙以才颖发名。其所著述,清绮绝伦。为黄门侍郎,为孙秀所杀。尼、岳文翰,并见重於世。尼从子滔,字汤仲。晋诸公赞:滔以博学才量为名。永嘉末,为河南尹,遇害。

四、潘岳
    潘岳(247-300年):西晋文学家。字安仁。祖籍荥阳中牟(今河南)。祖瑾,,安平太守。父芘,琅邪内史。伯父潘勖在汉献帝时为右丞,《册魏公九锡文》即出自其手笔。潘岳从小受到很好的文学熏陶,被乡里称为“奇童”(《文选"藉田赋》李善注引)。司马炎建晋后,潘岳被司空荀召授司空掾。20岁作《藉田赋》,歌颂晋武帝司马炎躬耕之事,词藻清艳,声震朝野,但也因此招致忌恨,遭人排斥,滞官十年之久。咸宁四年(278),贾充召潘岳为太尉掾。后出任河阳(今河南孟县)令,勤于政事,倡导植树造林,河阳遂成为林木茂盛,花开遍野,桃李芬芳的“花县”。四年后迁怀县(今河南武陟)令。勤政爱民,政绩显著,擢升尚书度支郎,又迁升廷尉评(掌管朝廷司法)。不久被免职。  
    晋武帝死后,惠帝继位,外戚杨骏辅政,永熙元年(290)任潘岳为太傅主簿。惠帝之妻贾后与杨骏争权,杀杨骏。潘岳被株连,贬为平民。不久出任长安令,继而征补为博士。因母病,辞官奉亲,居洛阳城南洛河旁,养花植柳,结庐闲居,驾车奉母悠游,孝名远播。后,朝廷召岳入朝,任著作郎(编修国史),转任散骑侍郎,后又升任给事黄门侍郎。元康六年(296)前后,回到洛阳。历任著作郎、给事黄门侍郎等职。在这一时间,他经常参与贾谧的文人集团“二十四友”游,是其中的首要人物。永康元年(300年),赵王伦擅政,中书令孙秀诬潘岳、石崇、欧阳建等阴谋奉淮南王允、齐王冏为乱,被杀,夷三族。
    潘岳丰姿秀美,容貌出众,世称美男子潘安。少年时每乘车进出洛阳古道,总有一些女子携手绕车,投花掷果,以示爱慕之意,后人以“美男子”、“掷果潘郎”称赞他。  
    《晋书.潘岳传》记:岳少以才颖见称, 乡邑号为奇童。早辟司空太尉府, 举秀才。
    岳, 才名冠世, 为众所疾。遂栖迟十年, 出河阳(今河南孟县)令。转怀(今河南武陟)令。调补尚书郎, 迁廷尉评(掌管朝廷司法)。时杨骏辅政, 引岳为太傅主簿。骏诛, 岳除名为民。俄而复官, 除长安令。迁补博士, 未召拜, 以母疾辄去官免, 寻为著作郎(编修国史)、转散骑侍郎、迁给事黄门侍郎。
    初, 芘为琅邪内史, 孙秀为小吏给岳, 而狡黠自喜。岳恶其为人, 数挞辱之, 秀常衔忿。及赵王伦辅政, 秀为中书令。岳于省内谓秀曰: “孙令犹忆畴昔周旋不? ”答曰“中心藏之, 何日忘之。”岳于是自知不免。俄而秀遂诬岳及石崇等奉淮南王允、齐王冏为乱。
    岳被诛, 夷三族。岳将赴市, 与母别曰: “负阿母! ”岳母及兄侍御史释、弟燕令豹、司徒据、据弟诜, 兄弟之子, 己出之女, 无长幼一时被害,唯释子伯武逃难得免。而豹女与其母相抱号呼不可解, 会诏原之。
    岳, 美恣仪, 辞藻绝丽, 尤善哀诔之文。少时常挟弹出洛阳道, 妇人遇之者, 皆连手萦绕, 投之以果, 遂满车而归。
    岳一生写过许多诗赋,如《西征赋》、《秋兴赋》、《寡妇赋》、《闲居赋》、《悼亡诗》等都是诗赋中的名篇。《隋书"经籍志》录有《晋黄门郎潘岳集》10卷,已佚。流传后世的有明人张溥辑有《潘黄门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中。

五、潘尼
    潘尼(约公元 250~311年):,西晋文学家,字正叔,荥阳中牟人,官至太常卿,与叔潘岳以文学齐名, 世称“两潘”。原有集10卷,皆已散佚。明人辑有《潘太常集》,《文选》录尼著作多篇。其诗“文采高丽”。駢文以《安身论》、《乘舆箴》、《释奠颂》较著名。满子尼, 字正叔, 约生于 250~ 311年, 也是西晋我国著名文学家。
    尼少年聪颖, 但性静退不竞, 热衷于文学著述。年青时因父老, 辞位在家供奉老人。居家十余年。太康中( 约284年 )方出仕, 举秀才, 为太常博士。历任高陆令、淮南王允镇车参军。元康初, 拜太子社人, 出宛令。入补尚书郎, 俄转著作郎。
尼从政“宽而不纵, 恤隐勤政, 厉公平而遗人事”。他在《安身论》中提倡安身、存正、无私、寡欲。不妄动、不徒语、不苟求、不虚行, 行必正。以造化为工匠, 天地为陶钧,名位为糟粕, 势利为尘埃, 忠肃以奉上, 爱敬以事亲。“史稱潘正叔,履危居正,安其身而後動,契其心而後言,著論究人道之綱,裁箴懸乘輿之鑒,可謂玉質而金相者矣。”文章辞藻温雅秀丽。尼尝赠晋文学家陆机诗, 机答曰: “欹欤潘生, 世笃其藻, 仰仪前文, 丕隆祖考”。
    永康元年晋赵王伦篡位, 孙秀专政,忠良之士皆罹祸酷,岳被杀,夷三族。尼不自安, 取假拜扫坟墓, 离洛阳返中牟。后赴许昌参与齐王冏起义, 引为参军, 兼管书记。事平, 封安昌公。历黄门侍郎、散骑常侍、侍中、秘书监。永兴末(305年) 为中书令。永嘉中(309年) 迁太常卿。
    永嘉五年, 洛阳饥困, 人相食, 百官流亡者十之八九。五月二十日, 汉主刘聪攻陷洛阳。尼离洛阳携家属东出成皋, 欲返乡里, 遇饥民反叛, 不得前。病卒于黄河边古渡头(坞壁)。
岳与尼一起在中牟长大,“坐則接茵,行則攜手,義惟諸父,好同朋友”。
《晋书》潘尼传:
    潘尼字正叔。祖勖, 汉东海相。父满, 平原内史。并以学行称。尼少有清才, 与岳俱以文章见知。性静退不兢, 唯以勤学著述为事。
    初应州辟, 后以父老, 辞位致养。太康中, 举秀才, 为太常博士。历高陆令、淮南王允镇东参军。元康初, 拜太子舍人。
    出为宛令, 在任宽而不纵, 恤隐勤政, 厉公平而遗人事。入补尚书郎,俄转著作郎。
    及赵王伦篡位, 孙秀专权, 忠良之士皆罹祸酷。尼遂疾笃, 取假拜扫坟墓。闻齐王冏起义, 乃赴许昌, 冏引为参军, 与谋时务, 兼管书记。事平,封安昌公。历黄门侍郎、散骑常侍、侍中、秘书监。永兴末, 为中书令。时三王战争, 皇家多故, 尼职居显要, 从容而已。虽忧虞不及, 而备尝艰难。永嘉中, 迁太常卿。洛阳将没, 携家属东出成皋, 欲还乡里。道遇贼, 不得前, 病卒于坞壁, 年六十余。
『辞海』《潘尼》目:
潘尼, 西晋文学家。字正叔, 荥阳中牟人, 官至太常卿。与叔父潘岳以文学齐名, 世称“两潘”。其诗注重词藻, 多应酬赠答之作。原有集, 已散佚, 明人辑有《潘太常集》。


六.荥阳郡望
乾子瑾, 为安平太守时(约公元160 年前后)迁中牟, 魏晋时中牟属荥阳郡, 遂称荥阳潘氏, 推潘乾为潘氏荥阳始祖。潘氏宗亲公认“荥阳郡”为潘氏郡望有三个原因:
1.荥阳中牟为潘氏早期聚居地、发祥地之一。
2.乾、瑾、勖、满、岳、尼从政卓有政声,施惠政而名垂載籍。
3.勖、岳、尼文章蜚声海内,并称“三潘”,在汉晋时期中国文学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勖、岳、尼之后“荥阳潘氏”名声大震,宗亲倍感荣耀,遂有“荥阳郡”潘氏郡望。

七、若干典故
中牟公:“汉末(约公元160 年前后),有出居荥阳之中牟者曰瑾”是也。
花县:今河南孟县。潘岳出任河阳(孟县)令,勤于政事,植树造林,县内林木茂盛,花开遍野,桃李芬芳,人称“花县”。赞颂岳之政绩也。
潘安:潘岳也。岳丰姿秀美,容貌出众,世称美男子潘安。潘安遂成美男子之代称。
掷果潘郎:岳少年时每乘车出游经进出洛阳的古道,总有一些女子携手绕车,投花掷果,以示爱慕之意,后人以“掷果潘郎”称之。

附.《溧阳长潘乾校官碑》:
盖汉三百八十有七载□□□于□□□□铭工著斯金石。畀诔曰:溧阳长潘君讳乾字元卓,陈国长平人,盖楚太傅潘崇之末绪也,君禀资南□之祷,有天□德之绝操,髫髦克敏,□学典谟,祖讲诗易,剖演奥艺,外览百家,众俊挈圣,抱不测之谋秉高世之,不屈私趋公,即仕佐上郡,位既重,孔武赳著,疾恶义形,从风征暴,执讯获首,除曲阿尉,禽奸芟猾,寇息善欢,履菰竹之廉,蹈公仪之挈,察廉除兹,初厉清肃,赋仁义之风,修鹳桓之迹,垂化效乎岐周,流爱双乎西祭,亲贤宝智,进直退匿,布政优优,令仪令色,狱无嗟呼之冤,野无叩匈之结,矜孤颐老,表孝节贞,重义轻利,制户六百,省无征徭,不责自毕,百姓心欢,官不失实,于是远人聆声景附,乐受一廛,既来安之,复役三年,惟潘官之教,反失俗之礼,构修学宫,宗懿昭德,既安且宁,于侯用张,箕豆用陈,发彼有的,雅容一闲钟罄悬矣,于胥乐焉,乃作叙曰:翼翼圣慈,惠我黎烝,贻我潘君,平兹溧阳,彬文赳武,扶弱抑强,□刈鲠雄,流恶显忠,咨疑元老,师贤作朋,修学童冠,琢质绣章,实天生德,有汉将兴,尚旦在昔,我君存今,即此龟艾,遂尹三梁,永世支百,民人所彰,子子孙孙,俾而炽昌.
承沛国镗赵勋字孟伯.左尉河南汲董并字公房.右尉豫章南昌程阳字孝遂.时将作吏名从掾位侯祖,户曹椽杨准.主纪史吴超,议曹椽李就.门下史吴训,议曹椽梅桧.门下史吴翔,曹户史贺□,门下史时球。
光和四年十月己丑朔廿一日己酉造
注:《校官碑》(溧阳长潘乾校官碑),汉碑名。南宋绍兴十一年(1141年)溧水(今江苏)县令喻仲远得于江苏高淳县固城湖之滨。碑现存南京博物院内,隶书。拓高156、寛76.5厚22.5厘米,22行,行26-27字。日久, 有残缺。碑文中“□”或因残缺,或因字迹不清。

《国相谱》评论汇编(一) 目   录
   
一.“两祖”论不符潘氏历史真实........................... 1
二.炎帝世系请勿随意写................................... 2
三.国相谱“俟汾氏世系表”质疑........................... 3
四.荥阳潘氏源流争论焦点................................. 4
五.广宗系潘氏姓源....................................... 6
六.莫让吕子进蒙冤....................................... 7
七.别乱了广宗系唐史..................................... 7
八.《通系史》为何不通................................... 9
九.就2003年春节浯溪会议致国相先生书.................... 11
十.答国相先生之“伪证论”.............................. 11
十一、没有依据的“中牟公原名肇字谋”说................... 13
十二、从善如流,应是国相先生明智之举.................... 15
十三. 道听途说不是研究历史的正道(评国相给富云书)..... 16
一.“两祖”论不符潘氏历史真实          一评国相谱
史书记载:潘氏出于多源,主要有以国为氏,出自季孙者,姬姓;以字为氏,出自潘崇者,芈姓;以居地为姓,出自鲜卑族俟汾氏拔略罗(破多罗)者,姜姓。
一.「潘」出自季孙,姬姓。以国为氏。
《广韵》、《元和姓纂》载,周文王后毕公高子季孙,食邑于「潘」,子孙以邑名为氏。
『姓谱』载: 周文王之子季孙, 食采于潘, 因氏焉。
『姓纂』载: 周文王子曰毕公高, 毕公高子曰季孙封于潘, 因氏焉。
据断代学最新推算,季孙封于潘为周成王时的公元前1038
    周, 古部族名, 始祖後稷, 定居于周( 今陕西歧山) 。周文王姬姓名昌, 亦称西伯。统治时期国势强盛, 迁都于丰( 今西安沣水两岸 )。公元前十一世纪, 周武王灭商纣, 建周朝。
史载季孙封地“潘”为陕西泮水,渭水畔。
二.「潘」出自潘崇,芈姓,以字为氏。
《通志.氏族谱》载:春秋时楚之公族潘崇氏也。
《辞源》注: 潘, 芈姓, 楚之公族, 以字为氏。
《潘岳家谱》载先祖潘乾。潘乾“盖楚太傅潘崇之末绪”。
『史记』载:潘崇, 楚成王时为太子太傅,楚穆王时“使为太师, 掌国事”。
芈氏潘公元前625年发源于长江流域的郢(今湖北江陵纪王城)。芈姓潘为黄帝裔孙。黄帝轩辕次子昌意,昌意子颛顼,颛顼曾孙季连。周文王时,季连之裔曰鬻熊事文王,其曾孙熊绎。周成王封熊绎于楚蛮,姓芈氏,居丹阳(归州一带)。芈姓源于公元前1038年。潘崇为楚之公族。
三.「潘」出自拔略罗(破多罗),姜姓,为鲜卑族俟汾氏所改。
《魏书.官氏志》载,北魏时有复姓「破多罗氏」随魏孝文帝南迁洛阳,定居中原,后改汉姓「潘」氏。
『魏书』官氏志九第十九载:“神元皇帝时余部诸姓内入者……破多罗氏,后改为潘氏。…” “破多罗”与“潘”音相谐,取谐音也。
『资治通鉴』:鲜卑人改汉姓在北魏孝文帝太和20年(公元496年)。
有谱曰:俟汾氏子孙居上谷潘县,姜姓。此说之潘县位于河北省西北部,汉晋时为幽州上谷, 其後称北燕,唐贞观八年改称妫州, 其地相当今张家口市、怀来、延庆、赤城、崇礼、张化、怀安、涿鹿等县治。
潘氏多源,除姬、芈、姜姓外,台湾高山族有用潘姓者。
姬、芈、姜同出于无怀氏少典之后,同为炎黄子孙,同为中国人,都是潘氏大家庭中平等一员,虽有不同历史,但绝无贵贱高低之分。“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数千年来潘氏儿孙团结奋进早已融成一体,为国家进步、民族振兴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
国相谱的“两祖论”不符潘氏源流的历史真实。违背了《广韵》、《姓纂》、《通志》、『姓谱』、《潘岳家谱》、《魏书》、等历史文献记载。 
 ( 2002/12/22)

二.炎帝世系请勿随意写              二评国相谱
资治通鉴外纪卷一上记载:神农氏,姜姓也。母曰任姒,有蟜氏女,名曰女登,为少典之正妃,登游华阳,有神龙首,感生帝魁。人身牛首,长于姜水。有圣德,以火德王,故号炎帝。初都陈,又徙鲁。又曰魁隗氏,又曰连山氏,又曰列山氏。帝魁神农炎帝名也。
神农七帝(八帝) 帝临魁在位六十年,或云八十年;帝承在位六年或云六十年;帝明在位四十九年;帝直在位四十五年;帝釐在位四十八年;帝哀在位四十三年;帝榆罔在位五十五年。帝临魁,帝承,帝明,帝直,帝釐,帝哀,榆罔七帝,426年,袭神农氏炎帝之号。炎帝榆罔与黄帝战於阪泉之野,败,子孙或居中国, 或居夷狄。
也有神农八帝、520岁之说:八帝指帝临魁,帝承,帝明,帝直,帝釐,帝克,帝哀,榆罔。
由此可知:无论神农七帝或八帝说,“炎帝”之号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时代(七帝或八帝)的集合。国相谱在帝临魁之前插入一个“炎帝”,不知所指何人?在帝克前插入节茎,节茎比他的父亲早十一年出生,更是让人感到迷惑不解。
关于少典,国相先生将少典作为炎帝之父,命之为“第一世”也是错误的,因为少典是诸侯国号而不是人名。试想:“少典娶有蟜氏女,生炎帝、黄帝”,炎黄二帝相承。炎帝少典之子,五百多年后黄帝又是少典之子,又过了几百年后“颛顼氏之裔孙曰女修,吞鸟之卵而生大业,大业娶少典氏而生柏翳”。如果少典是人名,有如此长寿之人吗?因此古代文献早就指出:“索隐少典者,诸侯国号,非人名也。”那么,将少典作为“第一世”是否太牵强?
人文初祖炎帝是中华民族共同祖先,其身世虽有传说成分,写史者仍不可随心所欲更改,不应同历史文献记载相矛盾,这才是负责任的态度。
         ( 2002/12/24于福州屏西)

三.国相谱“俟汾氏世系表”质疑               三评国相谱

何承天《姓苑》说:“俟汾氏出自炎帝,其后以尝草之功,鲜卑呼草为‘俟汾’,遂号为‘俟汾氏’,后世通称俟(侯)汾,盖音讹也。代为鲜卑单于。”亦即‘宇文’为‘俟汾’之音讹,其意为‘草’。
关于俟汾氏,《资治通鉴大辞典》第411页记曰: “俟汾氏, 鲜卑氏族之一, 即俟汾(宇文)氏。敷衍其祖先为炎帝, 有尝百草之功, 鲜卑语称草为俟汾, 故以名其氏族。原为高车氏族之一。依附鲜卑后发展为俟汾(宇文)氏。或即俟分氏的异称”。该书同一页还记曰:“俟分氏  又作俟斤氏,高车氏族之一。高车为南北朝时对于铁勒或敕勒的异称,此为高车12氏族之一,史称高车十二姓。”。
匈奴古时在华北平原与黄土高原一带, 后被迫北退, 居于蒙古高原. 唐虞夏商周时,在冀晋陕皆有分布,入侵时至豫、鲁,盖西周为其所灭。华夏族东却狄人, 西方却失于犬戎,自是陇西为胡人、鲜卑等之所在。
后东胡在大迁徙、大融合中演进:
<东胡>→<柔然>(蠕蠕)→<乌桓>→<鲜卑>→<慕容氏>→[前燕], [后燕], [南燕]。
公元1世纪末,塞外鲜卑逐渐向辽东、辽西、代郡、上谷四郡内移动,与原居其地的乌桓杂居,东汉桓帝时檀石槐(约公元157—181年)尽有匈奴故地,东西一万二千余里,南北七千余里,网罗山川、水泽、盐池甚广。他将统辖地分为东、中、西三部约60邑,各置大人为首领,归其统辖:
东部,从右北平以东至辽东,与夫余、貊接壤,共20余邑。西部,从上谷以西至敦煌,西接乌孙,20余邑。中部,从右北平以西至上谷,10余邑。
俟汾(宇文)氏始祖葛乌菟为匈奴苗裔,原居阴山。据《周书·文帝纪》载葛乌菟,“雄武多算略,鲜卑慕之,奉以为主,遂为十二部落,世为大人”,葛乌菟之后曰普回,普回子莫那(邮),自阴山南徙,始居辽西、上谷(治今河北省怀来县)。居辽河东西以后,宇文氏始以匈奴酋长的身份统治鲜卑人,与鲜卑部落杂居,加入鲜卑部落联盟,逐渐鲜卑化,遂称鲜卑俟汾(宇文)氏。俟汾氏徙居辽西后衍分为宇文部。
公元289年(太康十年),慕容廆遣使附晋,被封为鲜卑都督。娶单于段阶之女为妻,生皝、仁、昭。333年(东晋咸和八年),慕容廆卒,皝继立。337年(咸康三年)皝称燕王,建宫殿,置百官,立王后、太子,劝课农桑,发展生产。
344年(建元二年)燕以2万骑伐俟汾部,并乘胜北追,自此,俟汾(宇文)部众大都归慕容氏统辖,后属北魏。
俟汾氏居上谷者后蕃衍多部,其中有称拔略罗者,北魏时(公元493年)随魏孝文帝南迁洛阳,定居中原,494年孝文帝颁布了禁鲜卑服,限制使用鲜卑语,改姓氏籍贯、定姓族门第等一系列政令。太和20年(公元496年)俟汾复姓「破多罗氏」改汉姓「潘」氏。(注:“破多罗”与潘谐音,魏时改姓多采用谐音。)
『魏书』官氏志九第十九载:“神元皇帝时余部诸姓内入者…破多罗氏,后改为潘氏。…”
大迁徙、大融合,促进鲜卑民族吸收中原文化,汉胡交融是中国社会的大进步。自此俟汾氏先民文风博广,兵卒勇猛, 民多健美.。
国相先生所编制“炎帝世系”有许多不合情理处:
1.自榆罔至“中牟公”据说经历三十八代、2900年,若果真如此则平均代间距70年,游牧民在严酷的自然环境下,在连年征战中最大的本钱就是年轻力壮,匈奴“贵壮健,贱老弱”,鲜卑亦如此,这是生存条件决定的。史书记载鲜卑族通行早婚。故此推测,2900年间至少应衍续100代。
2.匈奴与鲜卑均为游牧民族,语言同汉民族不同(如“草”称为“俟汾”,多音节),匈奴“毋文书”,秦汉前鲜卑也没有文字,显然不可能记录一百多世祖先名字。
国相谱所列38世祖讳乃是完全汉化了的名字,俟汾氏的汉化包括文字使用是在秦汉之后,可见该祖讳乃后人杜撰的痕迹相当明显。
3.国相谱俟汾世系表没有说明先人如何自黄土高原迁徙到蒙古草原?如何自阴山下迁徙到上谷?何时何人自上谷迁入荥阳?俟汾氏始祖是谁?何时何人改用潘姓?
4.关于“俟汾氏,孙名兢”两述:浯溪谱:“兢, 字师长, 世居上谷, 是为始祖, 仕燕襄公大夫, 又为上谷郡太守”。该说法指兢生于公元前 657~618 年间的燕襄公时代,并说兢“世居上谷”。核对历史可知,其时俟汾氏生活于蒙古草原、阴山下,并非世居上谷,可见此说与史实不符。
国相谱:“炎帝子奔北方,以祖有尝草功,呼为俟汾氏,孙名兢,燕昭王时子孙居上谷潘县,遂姓潘氏,乃姜姓也”。所云“燕昭王时子孙居上谷潘县”,其一,俟汾氏移居上谷的时间约为公元一世纪末的东汉时期,其二,“上谷潘县”是汉朝才出现的地名,燕昭王时俟汾氏尚未到达上谷,其时上谷也没有潘县,可见“燕昭王时子孙居上谷潘县”说法也不符合史实。
如将“燕昭王时子孙居上谷潘县”改写为“东汉时子孙居上谷潘县”或“孙名兢(燕昭王时),子孙居上谷潘县(指东汉时)”也许大体说得通。
( 2002/12/26 于福州屏西)

四.荥阳潘氏源流争论焦点四评《国相谱》

一.乾、瑾、勖、满、尼荥阳五世源流
⑴     荥阳潘氏为姬芈氏之文献记载
在历史长河中,姬、芈、姜氏潘因社会和自然原因都有人到过荥阳,荥阳是潘氏共同的郡望。其中乾、瑾、勖、满、尼荥阳五世是荥阳潘氏杰出的一族。记载乾、瑾、勖、满、尼的族系的历史文献有:
1.《潘岳家谱》记乾为岳之曾祖,芈姓。
2.东汉光和四年(181年)《潘乾校官碑》载潘乾“盖楚太傅潘崇之末绪也”。
3.《姓源》、《姓篆》、《百家姓》等有关书籍的记载均记:潘岳家谱,芈姓。春秋时楚之公族潘崇氏也。
4.《辞源》注: 潘, 芈姓, 楚之公族, 以字为氏。
5.郑樵的《通志.氏族谱》引《潘岳家谱》:潘,芈姓。
⑵.荥阳五世不可能为俟汾氏
荥阳五世生活于公元311年之前,而俟汾氏改潘为公元496年,可以肯定荥阳潘氏不可能出于俟汾氏。
二. 关于荥阳潘氏一世祖
⑴.荥阳潘氏历五世乾、瑾、勖、满、尼荥阳五世,乾为一世祖。
也有谱将荥阳五世记为勉、瑾、勖、满、尼的,笔者推测:勉可能是乾的笔误。因为勉与乾字形相近,传抄时可能将乾抄成勉。
国相先生说一世祖号阳谷或谷阳,只是纪念先祖的意思而并无其人,这种提法难以理解,因为没有一世祖哪有二世祖?
他说潘乾居长平而非荥阳,又说校官碑“在溧阳城西古坟岗出土,与中牟县之历史沾不上边”,其实,长乐刘彝曰:“汉末, 有出居荥阳之中牟者曰瑾, 为安平太守。又太守所自出之祖曰乾者而以之为第一世祖也”就指出一世祖本就不居荥阳。
1997年11月和1998年4月笔者两次访问荥阳,当地学者介绍说:古时荥阳是兵家必争之地,年年征战,天灾人祸,百姓流离失所,人口流动性大。因此乾居长平,瑾迁荥阳中牟后历四世而外迁,正是这种战争历史的反映。
对于校官碑出于溧阳城西感到迷惑不解者主要是习惯于静态看问题,不理解战争、迁徙、为官的历史条件,认为瑾之父一定住在荥阳是违背历史真实的。如果世居荥阳,那荥阳潘氏又何止五世?
国相先生又说:“福建潘建生所提的潘乾,无历史依据”。且不说对《潘岳家谱》等文献国相先生视而不见,所谓“潘建生所提”更不符合事实。一世祖乾公的记述见于五六百年前宋元明时期的瓜山、盛美、泮洋、潘祚边等地的潘氏祖谱,并非“潘建生所提”,国相先生到过这些地方作客,也见过各版本旧谱,难道真的如此健忘?记述潘乾为荥阳潘氏之祖的还有江西、湖南、浙江、湖北等地的许多潘谱。
⑵.肇是谁?
国相先生说他“决定,以东汉潘肇公字谋号中牟公为中牟一世祖”,一世祖不是以客观事实为基础,是可以随意“决定”的吗?
说“潘肇字谋号中牟公”只是国相先生的凭空杜撰,是他的独家“创造”。有哪一份文献资料记载潘谋就是潘肇?是谁加号之为中牟公?指潘谋是瑾公之父有何旁证?国相先生为何不列举“历史依据”?
研究俟汾氏史可知:檀石槐(约公元157—181年)时,俟汾氏正向上谷迁徙中,潘谋公元187年前任中牟主簿据说达数十年,有可能来自上谷的俟汾氏吗?
各地潘谱所称“中牟公”系指始迁中牟的荥阳潘氏二世瑾。国相先生给潘谋加冕“中牟公”,似乎有移花接木之嫌。史载中牟主簿潘谋,荥阳贼犯中牟时(187年)“众皆避,谋独不顾”被害,谋是贤人,但贤人未必就是瑾公之父另外,谋生于137年,如果他是瑾公之父,其孙(三世祖勖)生于163年,祖孙相差26岁,这可能吗?
国相先生立肇否乾,真正的原因是为了否定姬芈姓说。但是,标新立异独树一帜,不能脱离历史真实。
                 (    2002.6.27于福州屏西 )

五.广宗系潘氏姓源一.国相谱说法
国相谱记:“兢, 字师长, 世居上谷, 是为始祖, 仕燕襄公大夫, 又为上谷郡太守”。又说:“炎帝子奔北方,以祖有尝草功,呼为俟汾氏,孙名兢,燕昭王时子孙居上谷潘县,遂姓潘氏,乃姜姓也”。
上述说法与史实不符已在《国相谱“俟汾氏世系表”质疑》一文中说过,但它表达的意思是明确的:浯溪潘氏为俟汾氏后裔,姜姓。
二.融合论
祖谱载荥阳六世其公迁广宗后称为广宗盛族,一脉相承姬芈姓也。浯溪潘氏称为其公之后,又为何成了姜姓?
北魏时俟汾氏自上谷始迁中原,496年破多罗氏改潘姓。原先“毋文书”也没有文字的鲜卑俟汾氏迅速汉化,融入中原先进文化。荥阳潘氏广宗世系有着令人骄傲的历史和显赫的社会地位,又位于中原地区,俟汾氏遂融入广宗系。于是形成广宗系既有芈姓潘,也有姜姓潘的事实。融合是社会的进步。
融合论只是对广宗世系两种说法的解释,它不否认浯溪潘氏为俟汾氏后裔的说法,也尊重荥阳潘氏姬芈姓的史实。
“融合“对广宗系历史造成一定混乱,常形成既是“荥阳姬芈氏潘”又是“俟汾氏姜姓潘”相互矛盾的说法。原因是在交流过程中发生错误链接。不仅俟汾氏链接了荥阳芈姓潘,芈姓潘也链接了姜姓潘的史料。
三.如何看待姜姓说
除了用“融合论”解释姜姓说外,还有一种可能是“广宗大族”出于鲜卑族。
北魏兵破后燕国都中山(今河北定县), 燕丞相慕容德率众从邺迁滑台,于398年称王。史称南燕。潘聪为南燕尚书。南燕王慕容德就是鲜卑族俟汾氏人。
潘聪是慕容德的高参和左膀右臂,跟随慕容德南征北战。他有可能也是俟汾氏人。假设此说成立,那么①“迹肇燕州始上谷”也便成立。②姜姓潘比“496年破多罗氏改潘姓”至少早一百年。③“广宗大族”必不是勖、满、尼之后。
尽管此说值得研究,但至今尚无“潘聪为俟汾氏族”的史料记载,无论浯溪、三溪、莆阳、瓜山谱均一致记载“广宗大族”为勖、满、尼之后,姬芈姓也。
四.广宗系福建潘氏姓源
荥阳潘氏21世祖殷公入闽,子孙聚居地主要有南安、长乐三溪、莆阳、瓜山等。其中长乐三溪持姜姓论,其祖谱记录有宋人刘彝、孟武等关于姜姓的题述,而南安、莆阳持姬姓论,《莆阳潘氏祖谱》记曰:“吾潘始于周毕公后,食采于潘,因以为姓”。瓜山祖谱中既遗留有接近三溪观点的“迹肇燕州始上谷”的说法,也有“出于毕氏”的记述。同是殷公儿孙为何姓氏不同?
并非姓氏不同,乃传说不同也。
如何看待传说之不同加以去伪存真?首先我们要研究荥阳潘氏历史和俟汾氏历史,对历史一团漆黑则很难辨别是非真伪。其次,应正确对待祖宗世系与传说(论述)的关系,世系与论述孰为先?孰为重?显然世系是根本。传说或论述是有可能出错的,而祖先世系则是客观存在不容臆造的。
  (2002.8.25于福州屏西 )

六.莫让吕子进蒙冤                 ……六评《国相谱》

《国相谱》中署名吕子进的“广宗潘氏历史源流序”至少有两点疑问:
一,吕文写于熙宁甲寅(北宋神宗1074年)的文章为何包含国相先生1998年“研究成果”:①荥阳一世祖“名肇,肇生瑾”;②“承叙生处常,字璘,文穆公,戍军常山,生五子:俶、佑、美、骞、琳”;③“殷为湖州别驾,后携幼子璜迁潮州别驾,秩满,路经泉州南安,病卒而葬焉”。
二,北宋神宗1074年的吕子进为何能熟练使用今人使用的地名,如“闽侯瓜山”,“洛阳南麻屯乡潘沟村”。须知瓜山北宋时为怀安水南,1912年才有闽侯县之称。
笔者查对祖谱记载的“吕子进述”,发现原文是这样写的:
谨按, 潘氏世居北燕, 其后南迁荥阳, 亦有不离幽蓟者。唐末避难, 复自荥阳而迁。支派分别, 族大以衍。如湖州别驾者迁家泉州南安县, 今子孙为温陵人;如古田令武原者迁莆田,今子孙为兴化人;如著作郎纲者迁福州, 今子孙为长乐人。文穆处常之子孙则居金陵, 中书令佑公之子孙则居江宁。郑王美之子孙则居开封;银青光禄大夫文振之子孙则居福州之怀安; 金紫光禄大夫文焕之子孙则居福州之闽县; 文亮文绶之子孙则居饶州; 尚书承佑之子孙则居豫章。永兴军住者武原之次子崇钧、兴国军住者虬之四男也, 或因事而迁, 或有故而迁, 旁诸支蔓, 无得而详。
    余与子京世契, 尝患家谱不备, 嘱余续谱。余未暇, 而子京下世。其子乃求得族中墓志碣本托余, 成父之志。余不忘其父言, 遂为之述作。是皆家存故本, 非敢加毫发润色其间也。昔欧阳永叔尝为家谱, 取法司马迁, 年表旁行。
                          开封  吕子进  述
吕“述”原文350字,而“广宗潘氏历史源流序”全文竟达2700多字。
浯溪原谱中“广宗潘氏历史源流序”本就将吕“述”改得面目全非,但毕竟没有出现“肇”,处常五子,潮州别驾等说法,今《国相谱》再加工后该文成了系统叙述国相先生“发现”、“立论”的文章,引起各方责难,有的宗亲乃至于痛骂吕子进为文痞。可是,对照“吕子进述”原文人们却发现“吕述”与国相先生“广宗潘氏历史源流序”相去甚远,吕并没有写“源流序”,署名吕子进者有伪造之嫌。
阐述自己立论和观点可以摆事实、讲道理,拿出依据,理直气壮地署上大名,何必偷偷摸摸地将其塞给古人?让吕公在九百多年后的今天代人受过,任人指责?
古代历史文献你改他改随心所欲地改,改得面目全非,还有文献价值吗?我们应以严谨的态度对待历史和历史文件,请莫伪造、篡改。
                 (2002.11.25于屏西)

    七.别乱了广宗系唐史                          七评《国相谱》

国相先生对我祖求仁、祖、源、殷公的生活年代作了“修改”,破坏了祖谱的完整性,造成史实混乱,应予以澄清纠正。
  一.“浙江潘氏之源”原文摘要
    第五期“潘氏研究通讯”登载“浙江潘氏之源”,原文摘录如下:
    求仁:字志祖,仕隋吏部员外郎屯田郎中杭州刺史,生陈宣帝太建庚寅(570年),卒唐太宗贞观戊戍(638年)。
    守德:字祖,仕隋炀帝大业间监江都仓,萧铣称帝江陵遂公避地浙江括苍,为括苍始祖。生隋文帝开皇庚戍(590年),卒唐太宗永徽辛亥(651年)。
    执中:字源,仕唐江都承(?)东徐太守,生隋大业丁丑(617年),卒唐高宗仪凤戊寅。
    殷:仕唐高宗麟德间潮州别驾,生唐贞观丁酉(637年),卒唐嗣圣长安壬寅(702年)。
    盛:仕唐杭州别驾,生唐高宗(原文如此)贞观己亥(639年),卒唐玄宗开元己未。
    谊:仕唐大理寺丞,生高宗显庆已未(659年),卒唐玄宗开元丁卯(727年)。
    璜:仕唐刑部郎中,生唐高宗龙翔(龙朔)辛酉(661年),子一存实,卒葬不明。
    为证明上述数据并非凭空捏造,国相先生在文末特意加注:“禄自祠中祖牌夹板里祖译文”(原文如此)。
  二.“浙江潘氏之源”记载各祖生卒时间可信否?
    求仁为荥阳潘氏第十八世祖。《北史.潘乐传》载:十五世祖乐生于508年,卒于天宝六年(555年),十六世祖晃生于543年而卒于隋大业初(605年)。若求仁生于陈宣帝太建庚寅(570年),晃与求仁祖孙俩相差仅27岁,这可能吗? 照此计算求仁之父仪生于哪一年?
    我们知道荥阳23世存实公为唐元和(818年)进士,按国相先生说法,存实之父璜生于661年,隔了两个世纪,父亲150多岁后儿子才中进士,难以想像也!
显然,关于求仁公生于570年,璜公生于661年,殷公生于637年的说法,经不起任何推敲,是不可信的
必须特别指出:十世聪公迁广平后正是中国历史上的南北朝时期,先祖生活在“北朝”的北魏、北齐,直至隋朝统一了中国。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出生于北朝的求仁公的生日却用南朝“陈宣帝太建庚寅”纪年?这显然违背了历史常识。
    . 求仁公是“唐杭州刺史”还是“隋杭州太守”?
    “潘史研究通讯”第五期国相先生说:“求仁载唐杭州刺史是错的,载隋杭州刺史是对的。”
求仁公是杭州刺史这是潘谱上的记载。国相先生将其改为杭州太守,据说是因为求仁公享寿69岁而在唐只活了21年。论证显然是错的,因为他首先将求仁公的生卒时间弄错了,推论也就大错特错。值得庆幸的是:许敬宗《贺杭州龙兄并庆云朱草表》、《元和姓纂》卷四, 《郎官石林题名考》和《新唐书》都有求仁记载。史料记:求仁乃唐贞观十四年(640年)杭州刺史任
《全唐诗》卷 39中有一首张文琮的《同潘屯田冬日早朝》诗。张文琮为唐贞观中侍书御史,他描述了同求仁(时为屯田郎中)于冬日早朝情景。
第六期通讯国相引《越州府志》曰“曲屯潘氏始自唐,广宗人,求仁字志祖,任临安刺史多年”,《越州府志》不也是说求仁为唐杭州刺史吗?其实,浯溪原谱“序”也说是唐杭州刺史求仁,只不过谱图中写错了,写成了隋刺史。
史料如此丰富,证据如此确凿,国相先生凭什么说“求仁载杭州刺史是错的,载杭州刺史是对的”?
国相谱云:“守德:字祖,仕隋炀帝大业间监江都仓”。这种说法更加错误,唐杭州刺史的儿子却到隋朝做官去了?时光真的可以倒流?
   . 殷公是“湖州别驾”还是“潮州别驾”?
    国相先生说:“...闽侯谱载殷公湖州别驾是错的,甫阳谱湖州别驾是对的”(原文如此)。又称: “殷:仕唐高宗麟德间潮州别驾”。我们没有必要再去谈“唐高宗麟德间”年代问题了,谈这个问题浪费时间。且说“湖州”变“潮州”吧,国相对此没有说明理由,他在“通讯”第五期中粘贴了一张小字条。字条将“潘殷”写成“潘激”,将“湖州”写成“潮州”。
    有人痛恨他人咬文嚼字,可“湖州”与“潮州”仅一字之差,且“湖”与“潮”又如此相似。不咬文嚼字何以看出正与误?国相先生既然可以将殷写成“激”,将莆阳写成“甫阳”,将湖州写成潮州应该不算特别意外。
    隋唐间潮州尚未充分开发,多为贬官与流放之地。唐宪宗元和间,韩愈因谏阻宪宗迎佛骨,被贬为潮州刺史。宋苏轼也曾贬官岭南。到岭南的路主要有江西吉州和湖南郴州两道。韩愈就是从吉州进出潮州的。唐时闽漳、汀至岭南,不仅山路阻隔,更由于“蛮夷”、盗匪而非进出潮州之常道。殷公为何成为潮州别驾?进出潮州又为何不走常道却跑到南安来? 国相先生没有举证,他断言“闽侯谱载殷公湖州别驾是错的”是否有些不讲理?要知道不仅瓜山谱、长乐谱记述殷公为湖州别驾,潘浯溪原谱也是“唐湖州别驾”。现在,凭什么说改就改?
           (  2002. 7.26  于福州屏西)

   八.《通系史》为何不通                    八评《国相谱》

国相先生将他的谱命名为《荥阳郡中国潘氏通系史》,自称“唯一正宗”,且是“潘氏五千余年之历史经典著述”(潘国相:“荥阳郡中国潘氏通系史内容介绍”)。可国相谱散发后各地反应却相当负面,批评、抗议之声鹊起,是何缘故?
  一.国相谱就是国相谱
1.《通史》?族谱?家谱?三不是
国相谱的特点是一切照浯溪旧谱画葫芦:指荥阳潘氏为俟汾氏,求仁成了隋杭州刺史,浯溪祠堂升格为潘氏总祠,就连早有国家标准的“中国历史纪年表”也采用国相错表。
国相先生名之为《通系史》者,据江西潘磬成先生统计,有国相先生专集11个版面,国相先生玉照四五十幅,国相感怀几大篇,就象是国相家谱。其实,通系史、族谱、家谱三不是也,它是国相先生的个人著述,权称为《国相谱》吧。
2. “正宗”何从谈起
国相先生声称他有18个编委,30个办事人员,258个史料员,可谓阵容强大。但在国相谱付印前,有几位编委、副主编看过谱的原稿?提出哪些意见?作过哪些修改?18位编委中有几位举手通过《通系史》?最后经哪些专家、学者或宗人代表审查核准?显然,这些事情都不做,“正宗”从何谈起。
国相先生“聘请”了许多“编委”、“史料员”,利用了广大宗亲的热情和期待,给一个虚名,只是为了无偿占有他们手中史料,而置大家的意见而不顾。
    国相谱就是国相谱,是非曲直还需靠世人评说,千万别谈什么“经典著述”。
二.《通系史》为何不通
国相先生喜欢个人说了算,对不同意见不能平心静气商讨,在他的《通讯》和“公开信”中不断抛出“攀祖”、“胡闹” 、“咬文嚼字黄婆骂街”等帽子,训斥语言屡见不鲜,激化了矛盾,伤害了宗亲,影响了团结。对问题时有不同意见本属正常,为何要形成一言堂?况且国相先生“历史是无观点的”,“炎帝榆罔后裔比季孙早一千余年”等言论,有识之士能不予反驳? 1996年笔者就曾指出《通讯》错别字太多,国相先生在第五期通讯中答曰:“在这里我再一次谨重申明从然在通讯中印错字或年代有水平的知识者一看就知道不会咬文嚼字黄婆骂街那样去争论”(原文如此),对于善意劝告也不能接受。显然,老先生缺乏学者的严谨和老者的从容大度。
唯我独尊是国相先生贯穿全过程的指导思想。讨论中对不同意见者泼污水,编写中个人说了算,利用评点骂人等说明这个问题,自称《潘氏通系史》和“潘谱唯一正宗”,指浯溪祠堂为潘氏总祠等也说明此问题,自诩“潘氏五千余年之历史经典著述”则更说明问题。唯我独尊令国相先生同诸多编委分道扬镳,造成宗亲分裂,这是通系史不通的关键。潘氏编史本应敦亲睦族,没料想却给宗亲团结造成内伤,蒙上阴影,让人深感遗憾。
    国相先生是老前辈,在潘谱问题上他的敬业精神是令人敬佩的,虽然他骂过人,虽然我们不能同意他的许多观点,不能接受他的家长作风,可是我们对他本人还是尊重的。不论是非功过、真假曲直,对于国相先生十多年劳动,笔者还是想对他说“辛苦了!”
三.潘史研究的出发点
国相先生说:“有与本书不同见解者,请提出佐证,出处何书(除去那些别人写的姓源姓篆,姓本源或某字典字源、小册子不可作佐证外),何代国史”。国相先生为何排斥“别人写的姓源姓篆,姓本源或某字典字源、小册子”等史料?因为他的许多论点、论据同这些史料和前人研究的成果相背离。
研究潘氏历史不可能局限于“俟汾氏,孙名兢”的两段叙述上,何况此两段叙述并不符合俟汾氏历史真实。我们必须以中华民族发展史为出发点,此外没有其他标准。“别人写的姓源姓篆,姓本源或某字典字源、小册子不可作佐证”可是国相先生自立的新标准?
四.关于国相谱二版
对于非议之声国相先生耿耿于怀,他说:“不善意的提出具体历史佐证,帮助修好这部《潘氏通史》而却相反地黄婆骂街了,还打起了闷棍来,这是我潘氏的道德风尚吗?”他说:“一版是初稿试用本”,有争议吗,错字百出吗,“反正计划出二版,所以就草率出版了。” 国相说“二版通史将删去一切比较偏激伤人字句,设立副主编”。
消灭语病和错别字是重要的,“删去一切比较偏激伤人字句”也是必要的,但是如果不改变唯我独尊的指导思想,不能实事求是地吸取前人和今人的研究成果,仍然坚持其错误观点,出国相谱二版有什么意义?2002年4月国相先生给笔者来信声称:“广宗谱不再讨论,不更改。”人们对他所谓“一版是初稿试用本”修改后出二版等语尚可存任何期待吗?
国相先生毕竟是80多岁老人了,要他改变思维定式,提高文字能力,消灭语病和错别字,克服家长作风不再骂人,等等,说来也难。
             (  2002. 8.12  于福州屏西)

《国相谱》评论汇编(二)

九.就2003年春节浯溪会议致国相先生书国相宗先生:您好。
来信并会议通知收到。
对于我的四评先生肯定不满意,这,我能理解。如果先生“十分满意”了,我还花大量时间来写这四评干什么?不是浪费吗?
我想说的话在四评中已经说过,不想重复了。但还须指出:先生在处理异议时的做法很不恰当。“肇”分明是先生杜撰出来的,为什么要说成是我供稿的?为什么要强加在我的头上?难道先生不知道我的观点?这种对他人极不尊重、近乎栽脏、强加于人的作风孰可忍?孰不可忍?
先生在《国相谱》中骂了许多人,已经引起广大宗亲的反感和抗议。先生骂了谁就应该向谁公开赔礼道歉,对此,不要回避,不要轻描淡写。先生这一骂已极大伤害宗亲情感,破坏了潘氏宗人团结,影响极坏。希望先生拿出勇气来,对此作出深刻检讨以挽回过失,利于宗人团结合作。只用几句“有污语”的话来敷衍是不妥的。
对我的四评先生说“您还没改,写文喜欢带点刺”,其实,我只是不想隐瞒自己观点申述自己意见而已。当然,一个人无端受到亵渎、被别人泼了污水,心中有气说话难免带刺,我想您应该理解。
先生在信中似乎很虚心,说“前书是初稿,试用本,是准备抛砖引玉的”,可是先生将这个严重混淆史实、粗制滥造、错误百出、带着伤人污语的“”抛到社会上来并广为散发,已造成什么样影响?并将为后世继续造成什么样影响?一个有责任感的人,应该本着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态度对待历史、对待宗人。如果当时先生印18份分发您的18位编委讨论,说是“抛砖引玉”,还说得过去,可你印了几百份广为散发,如果不准备收回来,这说明什么?只能说明先生对待历史视同儿戏。
当初先生发起编修潘谱,得到宗人尊敬,视先生为潘谱研究中心。事过不久,一些编委离先生而去,那是因为对先生思想方法和办事风格感到失望。此“”抛出后,各地宗亲一片哗然,抗议之声鹊起,这是为什么?是否对先生的人格感到失望?难道不值得先生深思!
先生现在还有机会亡羊补牢,那就是尽快将流向社会的几百本“”收回来,收回那些错误,也收回那些污言秽语,以免流毒后世。同时也为先生在宗亲中树立新形象奠定基础。解铃还须系铃人,这只有先生才能做到。
先生若有心“引玉”,应先把抛出的“”收回来,打扫卫生,净化环境,同时把各地的反应收集起来,认真检讨,修正错误,这是“引玉”的思想基础。有了这个基础再谈深入讨论潘史问题。弄一部真正的潘谱(潘史)精品来是大家的愿望。可在目前情况下到潘浯溪能真正讨论问题吗?千里迢迢去进行无谓争论,不仅劳民伤财,而且非常伤感情,我觉得还是避免为好。
在“”收回来前,本人不考虑参与浯溪讨论。顺告。并致敬礼!
              宗愚 潘建生  2002.11.19于福州屏西

十.答国相先生之“伪证论”

――――九评国相谱


国相先生“简析潘建生的八篇伪证论”(简称“伪证论”)已发表,今答辩之。
一、回答四个问题
⑴、潘乾的论证
国相先生认为荥阳潘氏出于俟汾氏,八评以《魏书》记载为依据证明潘岳、潘尼为代表的荥阳潘氏并非出于俟汾氏,以《潘岳家谱》关于潘乾为岳之曾祖为据证明乾为荥阳潘氏一世祖,五六百年前宋元明时期的瓜山、盛美、泮洋、潘祚边等地的潘氏祖谱如是记载,江西、浙江、湖南、湖北等地的许多潘谱也有如是记载,怎么说是“潘建生所提”?
国相先生认为乾居长平不可能生瑾,这是错误的。宋朝长乐刘彝曰:“汉末, 有出居荥阳之中牟者曰瑾, 为安平太守。又推太守所自出之祖曰乾者而以之为第一世祖也”指出瑾并非出生于荥阳,而是出居(迁居)荥阳之中牟。国相复印的溧阳县志证明刘彝记述是正确的。国相欲在中牟寻找瑾公之父,症结是将出居中牟当做出生中牟,一字之差谬之千里也。
国相先生说一世祖谋字肇号中牟公不是他的创造,依据有“广东…旧谱”“江西…谱”,其实,用A谱记载来否定B谱,这种方法有诡辩之嫌,缺乏说服力,因为你为什么不用B谱来否定A谱?你指责“闽侯谱是错的”总要拿出些依据来才行啊!
⑵、关于祖公为隋监江都仓
国相坚持唐杭州刺史求仁子祖为隋监江都仓,他的理由是“生于两个朝代交体(错别字,原文如此)年代,谁都知道这个普通常识”。笔者多次指出:求仁为唐贞观十四年(640年)杭州刺史任(见《中国文学家大辞典(唐五代卷)》p826~827),在武则天立为皇后参预朝政(655年)时求仁仍在世,有张文琮诗“同潘屯田冬日早朝”为证(见《全唐诗》卷39),可知大业间求仁不到30岁,他的父亲潘仪(子义)为隋右丞(《北史》有载)迁左丞,他的儿子可能仕隋大业间(605-618年)监江都仓吗?一句“生于两个朝代交体年代”就算论证?
⑶、谁拉兢当潘氏始祖
拉兢当潘氏始祖者是谁?非建生也,请看国相先生的浯溪老谱:“兢, 字师长, 世居上谷, 是为始祖, 仕燕襄公大夫, 又为上谷郡太守”。其实,无论兢或炎帝榆罔都不是俟汾氏潘的一世祖,(参见《魏书》俟汾氏改潘姓记述),说炎帝榆罔姓潘证据何在?
⑷、关于吕子进文
熙宁甲寅(1074年)“吕子进述”竟可以随意改成“北齐颜之推、唐范覆冰、宋吕子进、刘彝、明余晴、清潘一稳历代六人共撰”,生活于不同时代相距千年的六人可能“共撰”一篇文章吗?奇闻!奇谈怪论!分明是篡改何必百般辩解。现今有人做了“补充”、“说明”,要不要说成“七人共撰”?你改,他改,都这么改,还有没有历史文献?
二、关于伪证
上述论证“伪”在哪里?国相先生在“伪证论”中没有指明。什么是伪证?说假话,歪曲历史,不讲道理、信口开河,骂人,就是伪证。谁做了“伪证”?无须笔者明说。只闻骂声起,不见说理来,怎可服人?骂人恶习不改还有一些史学家之风度吗?
三、关于潘史研究会
国相说:“不给我知道,召开潘史研究会,成立编委会以建生为衣钵从通系史中(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剽窃我史稿为己用,视中牟公为糟粕写本潘氏伪史”,有五个问题值得商榷:
①召开潘史研究会是不是一定要国相先生“知道”?
②国相谱是不是‘经典著作’,“唯一正史”,别人写的都是伪史?
③关于“剽窃”,你国相用了笔者许多文章、书信、瓜山史料,经过谁的同意?你在你的专著中录用是否剽窃?你录用包括笔者在内的广大潘氏宗亲史料是否都已被你据为己有,成了你的私有财产?要知道先生可以收集资料,研究会为何不可以收集更多的资料?
《潘史》着眼于潘氏历史文化,其视角、品位同国相谱不同,不是国相谱二版三版,不可能抄袭国相谱。它不是发泄个人不满、怨恨的地方,不得攻击任何人,不应有任何“污语”。研究历史不能信口雌黄,免不了引经据典、抄书摘句,但不会抄袭国相谱,否则收进那么多不通语句、错别字、骂人的话和被歪曲的史实,岂不成了新的废品?
据笔者所知《潘史》目前还处在酝酿和广泛征求意见阶段,也许需要很长时间。先生要诉诸法律,控告“剽窃”太性急了,有诬告之嫌。
④“视中牟公为糟粕”是否有挑拨嫌疑?我们说过潘氏多源,无论姬、芈、姜姓同是相互平等的一员,绝无贵贱高低之分。数千年来大家团结奋进早已融成一体。写史只能促进团结,不许搞分裂。中牟公瑾是我潘氏之先祖,为何“视中牟公为糟粕”?
⑤国相所谓《潘史》“以建生为衣钵”说法虽文句不通但具攻击性。潘氏能人辈出,而建生不是史学家,何至于“以建生为衣钵”?《潘史》编辑过程必须集思广益、群策群力,不能走“个人说了算”的老路,这是国相谱的深刻教训。
四、关于国相的“收敛”与“放肆”
国相谱错误多,品位低,大家不满意。国相先生曾经表示要改,改后出“二版”。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工作如果由他自己来做,那当然好,可后来他发表的讲话、公开信,一再攻击别人意见是“打闷棍”,“人身攻击”,就连笔者关于“炎帝世系请莫随意写”的忠告也认定是骂人(寻找骂人同伴乎?),这只能证明他根本没有改正错误的意思。
笔者写“八评”,是为了弄清史实,拨乱反正。考虑到国相先生在公开信中所做的“检讨”和“道歉”,也考虑到“八评”用词有些过激,笔者做了善意回应,在发给国相的八评中附了几个字(因有气,难免有刺,用词过激见谅),本想国相先生会有善意表示,不料先生把善意歪曲为“向事实认错”,乘机大做文章。“伪证论”充斥讽刺、谩骂,把高超的骂人术发挥得淋漓尽致。他说“建生应该有所收敛,向事实认错是好的,再放肆下去乾公宗亲也不会容许的,何况是我”。老先生用了挑衅性词汇“收敛”、“放肆”,现在不知他要用什么办法让笔者“收敛”,莫非先生手中还有枪?
用词过激是对谩骂的反击,如果当初没有“黄婆骂街”,会有如今激烈的言语冲突吗?
笔者说过“国相先生毕竟是80多岁老人了,要他多看历史资料,改变思维定式,提高文字能力,消灭语病和错别字,克服家长作风不再骂人,等等,谈何容易!”笔者只是实话实说,无心攻击他人。衷心希望有事实能证明笔者这种看法是错误的。
国相先生说“要求我依某名人的授意违心地去写部潘氏伪史办不到。”他矛头所向是谁我不敢妄猜,笔者早说过“出国相谱二版有什么意义?”不会要求国相怎么去写二版。
五 推陈出新
国相谱编发前后几年,潘氏宗亲内部团结没有加强,相反却受到极大伤害,教训深刻。潘史研究会统英、可权先生在总结教训的基础上提出“《荥阳郡中国潘氏通系史》是潘国相先生个人著作”,“宗亲兄弟姐妹之间要平等、团结互助、互相尊重”等意见是正确的。
笔者不想纠缠在国相先生是是非非争论中,不想再听哪些 “蒙蔽群众”、 “煽动”、“打闷棍”、“攻击”等指责,更不想听“放肆”之类咒语。谩骂没有和谐,也没有合作,只是不断毒化研讨气氛。这场争论品位不高,太伤感情,令人厌倦。别了,国相先生,祝你身体健康!我们之间本没有个人恩怨,用不着将对方看做自己的敌人。十年前先生如果不到三明来,我们本没有这场争论。
历史是不断前进的,推陈出新是历史规律。让我们面向未来,迎接《潘史》诞生。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潘建生 2003/9/18于屏西)

十一.没有依据的“中牟公原名肇字谋”说

                函复国相先生○四年农历五月初七日信


国相宗先生:您好!
今年农历五月初七日来函收悉。函复于后:
一.‘中牟公原名肇字谋’说没有依据
先生在2004/3/20给潘功成先生信中说:据中牟县志载:“中牟公原名肇字谋,政绩优异人谓中牟公以为号(见资治通鉴汉纪五○页,汉书卷六十九页)”。
经查,《资治通鉴》汉纪五○,相关的记载只有“二月荥阳贼杀中牟令”数字。而《后汉书》卷六十九也只有“四年,荥阳贼数千人群起,攻烧郡县,杀中牟县令。”的记述。所谓《资治通鉴》、《汉书》有“中牟公原名肇字谋”的记述,完全子虚乌有。2004.6.16日我给先生的信中已经指出。
五月初七先生给笔者来信中补充说“‘中牟公原名肇字谋’原文出自广东潘谱,源出沙田荥阳楼潘氏总谱,及赣北上高,中牟县志”。
笔者再次拜读了江西上高磬成先生寄来的上高潘谱,知该谱“十九世肇”为潘崇之四世孙,与潘谋相差500年,哪有‘中牟公原名肇字谋’影子?
肇,按字面可解释为初始,潘肇也可理解为“潘氏始祖”。此“肇”与某些潘谱的“阳谷”、“谷阳”、“中牟公”有异曲同工之妙,在史实未明时设以虚位,有“虚位以待”的意思,这样处理不算什么错。但见到一个肇字就说这个‘肇’就是谋,进而成了“中牟公原名肇字谋”的依据,说得通吗?
有朋友说他不曾在《中牟县志》中查到‘中牟公原名肇字谋’的记述,他说《中牟县志》不是潘谱,不可能出现潘氏后人对先人的专用尊称。朋友的推测不必为证,建议国相先生将原件复印一份让大家看看,以证明先生所言非诓。
二.“两族互相赞赏”说的错误
潘尼公《獻長安君安仁詩十首》中:“卓公化密。國僑相鄭。名垂載籍。勳加百姓。今在潘後。實有惠政。豈羨在昔。于茲亦盛。”先生说:“这样的文章诗词两族互相赞赏的很多,何必作佐证”,此言差矣。
请注意这样的史实:公元1世纪末,塞外鲜卑逐渐向辽东、辽西、代郡、上谷四郡内移动,与原居其地的乌桓杂居,东汉桓帝时檀石槐(约公元157—181年)尽有匈奴故地,东西一万二千余里,南北七千余里,网罗山川、水泽、盐池甚广。公元360年鲜卑人南犯中原腹地荥阳、长平,北魏太和20年(公元496)俟汾复姓「破多罗氏」改汉姓「潘」氏。
潘尼诗写于公元300年之前,诗赞先祖“名垂載籍”,赞潘氏后人“勳績維明”,而此时尚未出现俟汾氏潘,何来“两族互相赞赏”之说?
明明白白颂扬祖先的诗词,先生偏要曲解为“两族互相赞赏”,可又说不出任何理由。谋是贤人,如果他是尼公“真”祖,为何不在诗中赞颂他?
三.诚实为学问之本
先生明知《资治通鉴》、《汉书》没有“中牟公原名肇字谋“的记述,为何要我们“见资治通鉴汉纪五○页,汉书卷六十九页”?明知赣北上高潘谱没有“中牟公原名肇字谋“的记述,为何要引之为据?公然说假造假,面不改色心不跳,也是世间一道风景。
潘氏先贤谋公面对荥阳贼视死如归,令人肃然起敬,但他是中牟主簿不是中牟令(见《后汉书》)。先生说是《后汉书》弄错了,让人啼笑皆非。
任何证据都将经过历史检验,俗话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一定要实事求是,理论和观点必须建立在真实基础上。凡是作假都难以避免被揭穿。
先生2004/3/20给功成先生信中说:“后四年乾公出往中牟为县令了(与建生说法相同)”,五月初七先生信中写道:“溧阳长(不是先生说的文化官),是县令”,本人何时何地说过乾公是中牟令,溧阳长是文化官?先生习惯信口开河,制造一个错误说法,强加在别人头上,这种做法很不地道,也极不友好。近年来我同先生只有笔墨往来,都是白纸黑字,尽可引原文作为证据,不可无中生有,君子说话做事当光明磊落。
四.潘乾为潘岳、潘尼之祖的证据链
先生五月初七信中说“最可靠之有力证据,莫过于该宗历代传记的潘崇宗谱了”,先生的话说了一半,不知要证明什么,批判什么。为方便讨论现将潘乾为潘岳、潘尼之祖的证据链归纳如下:
1.《潘岳家谱》。
2.潘尼诗:《獻長安君安仁詩十首》
3.东汉光和四年(181年)《潘乾校官碑》。
4.《姓源》、《姓篆》、《百家姓》等有关书籍的记载:潘岳家谱,芈姓。春秋时楚之公族潘崇氏也。
5.《辞源》注: 潘, 芈姓, 楚之公族, 以字为氏。
6.郑樵的《通志.氏族谱》引《潘岳家谱》:潘,芈姓。
    7.福建瓜山、盛美、泮洋、潘祚边等地潘氏祖谱,长乐红门潘谱,荥阳高窑潘谱,湖南岳阳潘谱,等等。
8.『魏书』关于公元496俟汾复姓「破多罗氏」改汉姓「潘」的记载。
9.宋朝长乐刘彝『潘谱绪言』曰:“汉末, 有出居荥阳之中牟者曰瑾, 为安平太守。又太守所自出之祖曰乾者而以之为第一世祖也”
先生曾说过:“有与本书不同见解者,请提出佐证,出处何书(除去那些别人写的姓源姓篆,姓本源或某字典字源、小册子不可作佐证外),何代国史”。规定了许多不可作佐证的框。但什么可以作证,我们的看法与国相先生不同。
五.五月初七先生信说“我未尝不想修一部统一的潘氏源流谱,但没有确实的证据,故此最后征求意见。”
先生感慨“没有确实的证据”应是真话。先生花了十多年的时间、精力和大量金钱,为何非得坚持“没有确实证据”的“决定”(谋为一世祖)?这个“决定”乱了潘史,也使先生的努力失去了光彩。
其实,先生如何“决定”并不十分重要,先生已经“决定”过许多次了,史实不会因为先生“决定”而变化、定格,讨论还将继续,总要拨乱反正的。
笔者看过江西松林先生“给国相先生的公开信”,也看过上高磬成先生对此进行的“评论”和“再评”文章,先生错误的“决定”是《国相谱》不被广大宗亲接受、遭到口诛笔伐的重要症结,对此先生是清楚的。从善如流,改变“决定”应是先生的明智之举。先生“最后征求意见”,应是先生“最后”的机会了。

顺祝康安!
              瓜山  潘建生  2004.7.20于福州屏西

十二、从善如流,应是国相先生明智之举国相宗先生:05.5.20日来函收悉,谢谢!
1.“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先生表示“人要有格,说了话要算数,有错必改”,愿意接纳不同意见,本人欣赏先生的勇气。
2.乾、瑾、勖、满、岳、尼荥阳五世,姬芈姓,但潘氏多源,有资料表明,以“荥阳”为号的“荥阳潘氏”也有俟汾氏姜姓者。建议不刻意突出区分姜姓、姬芈姓,更应避免武断,多留出讨论空间。我写给可权先生的两封信谈过我的观点,现寄上,供参考。
3.关于“历代序言出自姜姓者废之”的说法,值得斟酌。“历代序言”是历史文件,不应随意删改,删改了就不是历史文件。“历代序言”不一定都是正确的,它只反映当时的认识水平。所以我不赞成“出自姜姓者废之”。
4. “通史”虽是先生个人作品,但印发各地必然造成影响,在付梓前应慎重修改:
a.希望能体现“尊重史实,团结奋进”的精神,避免造成分裂;
b.删除所有不利于团结、不尊重同志的语言。
c.删除与史实无关的信函、文件、照片。一来避免作品过于臃肿,二来避免将争论中各方某些过激语言散播或留给后人。如果一定要采用,可请作者按照“尊重史实,团结奋进”的精神作进一步修改。
d.集思广益,邀集有关宗亲(如委托潘氏文化研究会)对初稿进行讨论修改,不同意见尽量在出版前消化,避免出版后遭到激烈反对。
e.建议先生聘请文字高手(如潘统英先生)对作品进行润色,消灭语病和错别字。
潘建生 2005.6.6于福州屏西

附:2005/5/20国相先生写给建生的信件
建生宗先生:您好!《潘氏通史二次正式出版将在九月付梓,根据近五年来所查实之资料证实,二次出版之潘史者(出二千部)将源出季孙公乾裔下,历史不能写错,这是我一贯之原则,历代序言出自姜姓者废之,先生看如何?电视剧已写好,题目是《宋史赵氏十八世史记》配(?)六部四百七十集,已由文化部回信转给广电总局办理拍摄,我想先赶拍第一部《让历史说话》,潘美之一生伟业,在○八年潘氏大会上放映,目前是搞投资问题,由广电总局帮助负责,如果赶不上○八年浯溪潘氏宗亲大会,可能大会延期不一定。
建生宗先生,人要有格,说了话要算数,有错必改,(只要有实证),先生如果有建议及资料,请准备好,我将在本月五月三十日赴三溪参加潘氏庆典时给我以备修入通史,先生也一定参加吧。此致再谈。
祝安好,工作如意。
         宗愚 潘国相 书  ○五年五月二十日


十三. 道听途说不是研究历史的正道

评国相给富云书


    2005年10月17日国相先生给湖南武岗潘富云先生的信,散布所谓瓜山潘“没名望”,“拜文振为始迁祖”,瓜山潘氏族谱是“翻”三溪的,等等,本文答复于下。
一、关于“祚及子硕”、“飞英及子子韶”
    国相先生说祚及子硕“由三溪迁瓜山”,又说飞英子子韶“三溪迁瓜山”,后,“以子贵,赠银青光禄大夫”。
    瓜山始祖潘文振,宋银青光禄大夫。国相说瓜山“祖源有错未查清”,并说子韶“以子贵,赠银青光禄大夫”“迁瓜山”,意指子韶才是瓜山始祖。
    潘谱载:“飞英,师孔子,字元杰。绍兴二年(1132年)进士。知肇庆府。迁黄州。”子子韶,孙周伯。关于子韶“以子贵,赠银青光禄大夫”,迁瓜山之说,无从查考,不见于谱,不见于地方志。
    周伯的堂兄弟景伯、颢伯、显伯(都是师孔曾孙)均为绍熙元年庚戍(1190年)进士,子韶若能“以子贵”当在1190年前后。
    硕与子韶同为闽潘十五世,世代应相差不多。谱载:“潘硕,祚子,迁怀安”。并非‘由三溪迁瓜山’,须知怀安不等于瓜山。
    瓜山潘氏六世潘志道字天随绍圣元年(1094年)毕渐榜进士,比潘飞英早38年,瓜山九世潘士表字伯仁为淳熙八年(1181年)黄由榜进士,比景伯兄弟登榜早十三年(见《三山志》)。仅从年代看,说“祚及子硕”、“飞英及子子韶”是瓜山始迁祖,岂不是想入非非?
二、关于“拜”潘公文振为始祖
    《瓜山潘氏宗谱》载:潘公文振字国华号粹庵行十三,宋赠中书令、太师佑公之次子。官银青光禄大夫。迁瓜山为始祖。夫人李氏; 子四: 畎, 明, 朝, 荫。卒, 葬仙坂(今闽侯南通潘祚边)。
    《三溪潘氏宗谱》:“文振: 佑次子。银青光禄大夫。迁瓜山为始祖。”
   《莆阳潘氏族谱》:“文振,佑公四子。迁福州侯官瓜山为始祖。”
    潘公文振墓园至今保存完好。
    文振公修建的“文振桥”“仙坂桥”(宋时怀安八桥之二)至今尚存,其记述见于宋福州地方志《三山志》和《福州府志》(万历版)。
    1999年出土的《宋故潘公三郎张氏五娘墓志铭》云:“五代之世银青十三公讳文震从王氏以入闽,寻乃避地于福州之水南,子孙因家焉。及宋兴国其地属怀安县。祖父世为怀安人,银青公之来孙四七公讳宠之子也。”铭刻于宋绍兴十八戊辰(1148年),执笔者为瓜山潘氏七世潘滋(海)。海为宋名儒理学家潘植、潘柄的父亲。墓志铭比孟武修三溪谱早27年。相同的记载还见于《钦定四库全书》“勉斋集”。
    瓜山始祖的历史真实性,岂容否定?
三、关于“瓜山潘氏族谱是‘翻’别人的”
    瓜山潘谱中,文振公排行第13,其五世孙觉公行47,六世孙宗公行50。这在《宋故潘公三郎张氏五娘墓志铭》中得到印证。宋儒理学家潘植排行百二,朱熹的女婿、宋儒黄干诗作中称“潘百二兄”即潘植也(见《中国文学家大辞典》)。两百多年间一百多号的排行,可见瓜山潘氏族谱在宋绍兴十八(1148)年前就已经相当完备。说“瓜山潘原先没谱”,不是违背事实吗?
    宋淳熙间三溪孟武重修宗谱,他“闻于伯父叔父之论与吾先君之所言”(见“孟武潘氏族谱辨述”)对宗谱进行增删。“自古田而降悉附于谱者, 明吾派之所由分也”。“古田”指闽潘三世、瓜山先祖古田令武原。孟武为淳熙二年(1175年)进士。自武原至孟武历经十三世三百多年,武原的儿孙分布南安、瓜山、莆阳乃至全国各地,如果“古田而降”没有宗谱,只是孟武“闻于伯父叔父之论与吾先君之所言”,岂能将之“悉附于”三溪谱?
    孟武这么做,他解释说“俱南安裔也”(见“罗默春书孟武潘氏族谱”),淳熙丁酉( 1177年 )朱熹赞曰:“一以见世数之远, 一以见族属之大, 一以见人文之盛。”基于同样理由,瓜山十三世得宁重修宗谱时将户部郎中存实的谱系附于瓜山谱。
    瓜山与三溪潘氏宗谱相互交融,正是族属联合, 支庶蕃衍, 本固叶茂、源深流长的表现。
    说瓜山潘谱是借三溪的族谱去“翻了翻”是否可笑?尽管瓜山谱与三溪谱有过许多交流,但还是有许多不同的,比如说荥阳潘氏,瓜山谱记乾、瑾、勖、满、尼五世,而三溪谱记为四世,且其中只有三世的记述相同。这用“借三溪族谱去‘翻了翻’”能解释得通吗?
    捕风捉影,道听途说,听信谣言,可悲也。
四、关于“没名望
    国相先生给富云先生的信,布置任务是幌子,核心是说瓜山潘氏“没名望”,“没谱”,“文振为始迁祖”(意即假的祖宗)。瓜山宗亲A评说:“国相此举实属造谣中伤,矛头所向不仅是文振公,更是广大瓜山潘氏宗亲。谣言广为散播,影响极坏,用心险恶。但是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想否定瓜山历史文化,他国相办不到。地方志、宗谱、墓园、桥、墓志铭,这些铁的事实,国相否定得了吗?”
    三溪宗亲B对国相先生用“三溪族人”名义攻讦瓜山潘氏感到吃惊和气愤。他说:“这不是挑动宗亲矛盾?挑拨离间,嫁祸于人,国相坏水耶。”B说:“个别人由于历史知识缺乏,讲些不恰当的话是可能的,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不和谐之音在所难免,问题是有人对瓜山心怀鬼胎,流言蜚语成了他攻讦瓜山的炮弹。”B争辩说:“‘三溪族人’会说‘福建潘氏史是说不好清楚的’吗?此话不仅否定瓜山潘氏历史,也否定了三溪、全福建潘氏历史,‘三溪族人’岂能亵渎祖宗?而且‘福建潘氏史是说不好清楚的’这语气也决不是福建人的说话语气。我怀疑所谓‘三溪族人’说的话是国相杜撰的。”
史学家钱穆在《国史纲要》中说过:你要研究历史吗?首先,你要对历史怀以温情,对祖先怀以敬意。“没名望说”是温情还是敬意?是敦祖还是睦族?瓜山宗亲的愤怒理所当然。攻讦者理当反思自省。
国相先生说他走过的地方“最多”,充满了自豪感,其实,如果你到一个地方只是热衷于道听途说,热衷于散布流言蜚语,而不去认真地研究历史,我们该如何评说?
五、靠证据别靠谣言
    2005年5月20日,国相来信说“根据近五年来所查实之资料证实,二次出版之潘史者(出二千部)将源出季孙公乾裔下”,还说“历代序言出自姜姓者废之”,表示“人要有格,说了话要算数,有错必改”。这些话言犹在耳,白纸黑字,墨迹未干。时间刚过五个月,国相给富云的信中说:“乾生瑾,这是瓜山潘建生之论断”,“附:建生先生,前信是给你一个启机”。‘启机’之说诚属谎谬,自欺欺人而已。
无论是乾还是肇,无论是姬、芈还是姜,都只能依靠证据来说服人。2005年6月6日笔者给国相先生复信中提到广宗盛族,原文是:丽水浯溪、长乐三溪所谓姜姓说也许并非空穴来风,一种可能是‘广宗盛族’出于鲜卑族。南燕王慕容德乃鲜卑族俟汾氏人。而南燕尚书潘聪为慕容德高参和左膀右臂,跟随慕容德南征北战。他有可能亦为俟汾氏么?假设此说成立,那么①“迹肇燕州始上谷”也便成立。②姜姓潘比“496年破多罗氏改潘姓”至少早一百年。问题是要有史料依据,我始终关注浯溪、三溪宗亲所提供的资料。然而,浯溪、三溪同莆阳、瓜山各谱一样,均记潘聪为勖、满、尼之后,并无“潘聪为俟汾氏族”的史料记载。尽管如此,“姜氏说”仍值得研究,要多留出讨论空间。我这么说,是不希望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
在乾与肇问题上我同先生争论十年,唇枪舌战,不可谓不激烈矣。但争论只是为了探索,为了“去伪存真”,并不能将观点强加于人。笔者明白:先生的思路根深蒂固,说改就改谈何容易。其实,先生观点如何是先生个人的事,不改也无妨。现在先生观点反复,应属情有可原,不必勉强,不过笔者还是建议先生重读一遍潘勖公写的“魏公九锡策命”,文中谈到后汉对鲜卑等“狄夷”采用镇压与怀柔两手政策,请想一想(根据基本历史知识),潘勖有可能是鲜卑(俟汾氏)族人吗?  

(2005.11.11于福州屏西)

    已有1评分我要评分查看所有评分

    最后编辑潘麒元 最后编辑于 2010-08-02 16:44:25
    分享 转发
    天长地久人和顺,水盈米丰田阡陌
    TOP
    2#

    受教了!顶礼膜拜!!向建生宗亲致敬!!!
    TOP
    3#

    回复 2# panic 的帖子

    文中所提:"周成王时(公元前1038年)封毕公高季子季孙食采于潘, 因氏焉,季孙为潘氏始祖"。
          冒昧问一下:公元前1038年封季孙食采于潘,根据是什么?
        季孙公究竟是受封于成王时期还是康王时期?
    成周九鼎 河洛潘氏
    TOP
    4#

    这里我转载来自新浪博客 屏西堂 的潘建生宗亲的研究成果

    http://blog.sina.com.cn/pjs2007


    潘氏渊源
    [color=#
    潘麒元 发表于 2010-8-1 23:55:00
    潘氏文化值得研究,向前辈们学习致敬!
    广东省茂名市(潘氏)惟贤公益协会[茂名市民政局注册登记]
    TOP
    5#

    回复 3# 中天 的帖子

    作者的原话是:“据断代学最新推算,季孙封于潘为周成王时的公元前1038年,距今已三千多年。”
    依据的是对史料的研究和当时前后各种证据的推算吧。若中天宗亲有自己的研究,可以引经据典地把自己的成果也晒一晒,呵呵
    天长地久人和顺,水盈米丰田阡陌
    TOP
    6#

    回复 5# 潘麒元 的帖子

    所谓“断代学”是指“夏商周断代工程”,是国家的一项文化工程。该工程于2000年10月公布的《夏商周断代工程1996-2000年阶段成果报告》确定的是:将公元前1046年定为武王克商的首选之年。本人在季孙公受封时间上仅仅是收集了一些有价值的历史资料,不敢妄下下结论。
        对文章的争议已经有所耳闻,之所以提问是想有机会向作者本人请教一下,以便证据更加可靠。
        
       我的邮箱cross369@163.com
    成周九鼎 河洛潘氏
    TOP
    7#

    赞赏建生 、中天两位宗亲的研讨方式,亮亮观点 、晒晒论据 、换换心得 。善哉 ,如此才是:结亲亲之情,树明明之德,尚和谐之礼。要的 、要的。
    TOP
    8#

    回复 5# 潘麒元 的帖子

    久闻屏西堂宗亲的大名,心存仰慕之情。如果不麻烦的话,敬请告知屏西堂宗贤的联系方法。多谢!
    成周九鼎 河洛潘氏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