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氏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南京守备、司礼监太监潘真墓志》南京博物馆藏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南京守备、司礼监太监潘真墓志》南京博物馆藏




宦官潘真墓志,1985 年 11 月出土于南京市雨花台区油坊桥贾东村的油坊砂石厂。志石方形,边长 68 厘米。志文共 35 行〔图 3〕,标点如下 3





      明故南京守备司礼监太监潘公墓志铭」赐进士第资善大夫太子宾客南京兵部尚书奉」敕参赞机务前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掌詹事府事」经筵日讲官修国史玉牒四明张邦奇撰」赐进士第资德大夫南京工部尚书前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奉」敕巡抚云南等处地方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南昌胡训书」赐进士出身通议大夫南京户部右侍郎前奉」敕总理粮储兼巡抚应天等处地方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涪陵夏邦谟篆」今天子嗣大历服,建极自躬,端则自宫掖,一时监卿寺伯,任职授禄,率惟其人。予昔仕南京,见吕公宪、晏」公宏实为守备,以清德雅操得军民心。越十余岁,予承乏参赞,再入南京,则潘公、萧公克循前轨,民」士感颂,不异畴昔。予方自庆,谓得相寅协,共翊」隆平之治。曾未数月,而二公乃相继捐馆。呜呼!惜哉。潘公讳真,字克诚,别号实菴,湖广会同人。父讳全辅,」母宋氏。公自髫龄选入掖庭,以专慤称。成童侍」宪庙,给事」乾清宫。弘治间,历升至太监,管御马监事。正德丙寅署丙字库事,戊辰承」敕监督临清仓储,戊寅承」敕提督太岳太和山,兼分守荆湖、陕、洛三边地方。嘉靖甲申,被」简命镇守湖南。至则易直以交诸司,宽慈以御庶姓,弭盗赈饥,荆邦赖之。督修」显陵,大工告成,民不知扰。辛卯,召还京,中途以疾告,得」旨就南京调治。甲午,」命守备南京,改掌内官监,寻改掌司礼监,守备如故。公益感」恩遇,笃意绥怀,质任恬泊,不喜华缛,事存大体,不屑为苛细,性坦荡无畛域,然不取一毫于分之外。悃愊」无外饰,而于故典时宜,能言其肯綮。平居若无所事事,而」陵庙垣墉,汛除修缮,与凡」内府工作,京畿水陆备御之具,罔不饬治。九载之间,都廛靖谧,关河晏清,归公德焉。嘉靖癸卯八月初」十日,卒于位,距生成化丙戌三月初三日戌时,享年七十有八。从子四人,皆兄阿保、嫂□氏出也。长」永福,早卒。次永寿,居奉祠。次永康,亦先公卒,娶张氏,生子一,曰子隆 ;女一。俱幼。继娶王氏,生子兴,」亦幼。次永宁,随任,娶李氏,生子四:子卿,娶秦氏;子相,聘陈氏,俱国子生;子臣、子俊,俱幼。女三:淑德,配」袭指挥袁衡 ;淑贤、淑英,俱幼。是年九月二十五日,永宁等葬公于京城南安德乡许家山之阳。先期,」奉司礼太监何公所为状以墓铭请,予以冗未克成。后数月,工部尚书南山胡公复为速铭。铭曰:」皇德之隆,谨在贽御。箴儆自中,封培必豫。泄迩启宠,有处非据。恣厥劻勷,民乃凋瘀。公生魁硕,□豁」慈恕。出守荆湖,柔绥简御。」天子曰嘉,爰陟留寄。以辑以怀,以妪以煦。以奠南邦,人慕且孺。相昔冥昏,作威倚势。翕赩几何,倏尔颠踬。」公起髫鬌,大耋在位。蟒玉辉华,」四朝恩遇。胡福考终,荣名靡既。天道神明,式彰厥类。太史勒辞,昭示来世。」
     传主潘真,系活跃于明弘治、正德、嘉靖三朝的大珰,其事迹屡见史载,而以曾透露明孝宗生母的名讳及其身世秘闻为人瞩目,1尽管明代史学家王世贞等对出自潘真之口的闲言并不以为然,但从墓志所载潘真早在成化九年(1473 年)以髫龄即入侍乾清宫来看,能获得一些内幕谈资是很自然的,何况成化十一年(1475年)宪宗与孝宗父子于皇宫西内相认之际,孝宗生母纪氏尚安在,时潘真已随侍宪宗左右,并很可能是亲历其事者,在见闻上自亦属时近迹真而非道听途说。此外,潘真墓志还为嘉靖朝革除镇守中官、明显陵的督造等史事提供了一些有价值的材料。为潘真墓志撰文的张邦奇,为弘治末年进士,改庶吉士,授检讨,充经筵官纂修《孝宗实录》,以亲老求便地迎养,遂出补湖广提学副使,以孔、颜、曾、闵之学行为标则,时兴献王朱祐杬世子即后来的明世宗亦问学于张邦奇。明世宗登基后,与皇太后忆及兴献王朱祐杬昔年对张邦奇的器重,遂招入掌吏部事,然以骨鲠无私,夙为朝臣所忌。九载考绩,晋礼部尚书。仍以母老欲便养,改任南京。世宗犹念念不忘,权奸严嵩则回以“邦奇性至孝,母老,不乐北来”1。潘真墓志之所以求铭于张邦奇,彼此同官南京固然是一方面,但二人早年都曾任职湖广,并因此而皆与明世宗的父亲、兴献王朱祐杬颇有因缘,恐亦是很重要的前提。潘真墓志存录于张邦奇《张文定公靡悔轩集》2,今以潘真墓志原石(下简称《石本》)对照《张文定公靡悔轩集》所录潘真墓志志文(下简称《集本》),校读如下 :

(1)《石本》首题为“明故南京守备司礼监太监潘公墓志铭”;《集本》在“司礼”与“监”之间尚有一“等”字,而据志文所述,可知潘真守备南京之初,一度寄衔内官监,继改掌司礼监,故《集本》谓其“南京守备司礼等监太监”,无疑更为切合实际情形。
(2)《石本》正文第 4 行“二公乃相继捐馆”;《集本》无“乃”字。
(3)《石本》正文第 5 行谓潘真“母宋氏”;《集本》则谓潘真“母朱氏”,以常理揣度,似当从《石本》。《石本》此行又云“公自髫龄选入掖庭”;《集本》无“自”。
(4)《石本》第 7、8 行谓潘真“(正德)戊辰承敕监督临清仓储”;《集本》无“承”字。
(5)《石本》第 18、19、20、21 行谓潘真“从子四人,皆兄阿保、嫂□氏出也。长永福,早卒。次永寿,家居奉祠。次康,亦先公卒,娶张氏,生子一,曰子隆;女一。俱幼。继娶王氏,生子兴,亦幼。次永宁,随任,娶李氏,生子四 :子卿,娶秦氏 ;子相,聘陈氏,俱国子生 ;子臣、子俊,俱幼。女三 :淑德,配袭指挥袁衡 ;淑贤、淑英,俱幼”。《集本》作“从子四人 :永福,先卒,永寿、永康、永宁,皆兄阿保、嫂卜氏出也。从孙六人,子卿、子相,俱国子生,子隆、子兴、子臣、子俊,俱幼”。两相比较,可见《集本》原先对潘真养子、孙的介绍颇为精简,而潘真养子潘永宁等在志文镌石纳圹之际,对这一段特别是涉及自身的相关内容作了近于冗赘的增补。
(6)关于潘真的窆葬时地,《石本》第 21行谓“是年九月二十五日,永宁等葬公于京城南安德乡许家山之阳”;《集本》谓葬地在“京城西安德乡许家山之阳”,之前的日期则留空待填。据与潘真墓所在同一地点出土的正德朝南京守备太监余俊墓志记载,身为夔州(今奉节)人的传主余俊,因成化初年爆发的饥荒流落至郧县,又迭遭变故,遂以 龄入宫。而据潘真墓志所载,潘真原籍湖广,亦于成化年间入宫,说明潘真的净身入宫,很可能有着与余俊相同的社会背景。有意味的是,潘真与余俊并不曾同官南京,但位于南京的墓葬却彼此毗邻,揭示出两人曾经的密切关系,而相同的入宫背景乃至相似的身世理应是这种关系得以维持的重要前提。
    关于潘真墓志铭的撰造始末,作者张邦奇在序文末尾这样交代 :“先期,奉司礼太监何公所为状,以墓铭请予,以冗,未克成。后数月,工部尚书南山胡公复为速铭。”但蹊跷的是,据志文所云,潘真的卒葬时间分别为嘉靖二十二年的八月初十日和九月二十五日,间隔仅一月有
余,也就是说,则潘真墓志撰造以迄书刻,于例都应在此期间完成,则张邦奇何以延宕至“后数月”才完成志文的撰造?更何况还需再交付书丹、镌刻。对这一矛盾之处,最便宜的解释便是张邦奇所谓“后数月”之说,只不过是不切实际的自矜之语而已。但如果张邦奇的“后数月”之说属实,则只能说明,潘真于嘉靖二十二年九月二十五日下葬后数月,其墓葬又因放置墓志而被开启。据墓志记载,潘真在出任湖广镇守太监期间,曾“督修显陵,大工告成,民不知扰”,亦值得留意。显陵,位于今湖北省钟祥市东北 15 公里的松林山,是嘉靖帝生父母兴献王朱祐杬和蒋太后的合葬墓。朱祐杬卒于兴王之位,以亲王之礼下葬,嘉靖帝以外藩入继大统后,其墓也被荐上陵号曰“显陵”。史载,嘉靖三年(1524年)八月丙午,显陵司香太监杨保言陵殿门墙规模狭小,乞照天寿山诸陵制更造。工部尚书赵璜等言“陵至当与山水相称,恐难概同。今殿墙已易黄瓦,但宜添设明楼、石碑,及改司香衙门为神宫监,设置护卫曰‘显陵卫’。其余未备房屋,应创新者,别为添造;应仍旧者,止加修饰,不必大为改作”1。至次年三月,赵璜的各项建议便已付诸实施。2嘉靖六年(1527 年),明世宗又“特敕修理(显陵),各项规制俱照天寿山,添设石像生、碑亭,八年工完”3。值得注意的是,潘真在显陵司香太监杨保奏乞依照天寿山诸陵制更造显陵稍早之时,已经出镇湖广,至嘉靖十年(1531 年)被“召还京中”。也就是说,潘真自始至终地参予了显陵在礼制上从王墓升格为皇陵的全过程,亦即墓志所谓“督修显陵,大工告成”云云,因此,潘真墓志对于探究明显陵的建置而言,亦可谓一新发掘出的重要史料。据墓志,潘真于嘉靖十三年(1534 年)掌南京留钥。按,嘉靖朝革除镇守中官,除南都、中都等地因先皇陵寝所在而得以保留守备太监外,其余各地的镇守中官一度悉被革除殆尽。潘真在从湖广镇守太监任上遭革除仅两年后,复又被任命为南京守备太监,固然是再好不过的优遇了。究其原委,或不排除世宗感念潘真出镇湖广期间曾参与督修显陵之故。
                            


     收集整理分享:江苏潘明山



最后编辑潘明山 最后编辑于 2024-04-27 12:38:55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