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氏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潘氏的郡望荥阳郡及有关问题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荥阳郡魏正始三年(242年)割河南郡自巩、阙以东置(见《水经注》卷七),治所在今河南郑州市西北古荥镇,统中牟、荥阳、开封等“八县”《晋书·地理志》上卷)。

   北宋初乐史(930-1007年)撰有《太平寰宇记》,其卷九《郑州》中载:“荥阳郡四姓:郑、毛、潘、阳,”潘氏人物“潘岳、潘尼”。

   唐抄本敦煌遗书中,关潘氏郡望的记载有三:卷后有“今贞观八年(634年)八年五月十日”高士廉奏疏和诏敕的《天下姓望氏族谱残卷》有“荣(荥)阳郡四姓(郑州):郑、毛、潘、阳”;学界推断抄录唐大历十四年至元和元年(779-806年)间的《新集天下姓望族谱》有“郑州荥阳郡出六姓:郑、潘、毛、阳、牟、郏”;另有前后均缺的一份抄件有郑州,阳郡,四姓: 郑、毛、潘、”。

   “郡望”是魏唐时期门阀制度的产物。“郡”是地方行政区划;“望”是有名望的家族。“郡望”合用,指一郡之中显贵的、为当地人所仰望的名门大族。《辞海》也说:“魏晋至隋唐时每郡显贵的世族,称为郡望。”

   唐代史学家柳芳《姓系论》在谈到魏晋至隋唐中说:郡姓者,以中国士人差第阀阅为之制,凡三世有三公司马、司徒、司空者曰膏粱,有令尚书令、仆射(尚书射)者曰华腴,尚书、领(领军)、护军)而上者为甲姓,九卿(朝廷行政长官若方伯地方长官者为乙姓,散骑常侍西晋三品、太中大夫隋、唐为从四品者为丙姓,吏部正员郎五品丁姓。凡得入者,谓之四姓(《新唐书·柳冲传》)

   所谓“四姓”,当泛指名门贵族。由此可以看出,魏晋到隋唐时期,官五品以上是望族与庶族的分界点。尽管一个家族在郡中能够成为“望族”的要求内容很多,但三世有五品以上官员是先决条件

   唐代官方曾三次大规模的官修谱牒,第一次在贞观年间。贞观六年(632年)唐太宗诏令高士廉、令狐德等人,“棻责天下谱谍参考史传,检正真伪,进忠贤,退悖恶,先宗室,后外戚,退新门,进旧望,右膏粱,左寒畯勘正姓氏,当时黄门侍郎崔民干的博陵崔氏民间声望最高,被高士廉等人推举为天下第一家族。对此,唐太宗极不满意,令“不须论数世以前,止取今日官爵高下作等级"(《旧唐书·高士廉传),还“今三品以上,或以德行,或以勋劳,或以文学,致位贵显”,以“今朝品秩为高下,于是以皇族为首,外戚次之,降崔民为第三,凡二百九十三姓,千六百五十一家,分九等,颁于天下”(《资治通鉴》一九五卷)。贞观十二年(638年)修,号曰《氏族志》。

   所谓氏族,也即士族、望族。《氏族志》没有完全打破门阀制度只是巩固皇权的门阀集团增强了庶族地主势力,皇姓为首,外戚次之,大姓崔氏等降为了第3

显庆四年(659)九月,唐高宗下诏修改《氏族志》。原因是唐高宗继位后的永徽六年(655)废王皇后,改立武昭仪为后。武后和当时曾经赞成废王立武的宠臣许敬宗二人,以贞观《氏族志》“不叙武后世,又李义府耻其家无名”(见《新唐书·高俭》,建议修改《氏族志》。

   本次修改“仕唐官至五品皆升士流”(见《新唐书·李义府》),还“当时军功入五品者,皆升谱限”(见《新唐书·高俭》),规定“凡二百四十五姓。二百八十七家,以皇后四家、酅公、介公、赠台司、太子三师、开府仪同三司、仆射为第一等,文武二品、及知政事者三品为第二等,各以品位为等第,凡为九等,并取其身及后裔。若亲兄弟,量计相从;自余枝属,一不得同谱”(《唐会要》36《氏族》)。改《氏族志》为《姓氏录》。

   《姓氏录》以官职高低为划分标准,使旧士族未在当朝任五品以上官职的均被摒弃于外,进一步削弱了旧士族势力。同时标准从过去正员五品放宽到军功五品,一些通过科举或起于军功五品官员,便由此也获得了与士族并列的待遇

   本次修谱的“若亲兄弟,量计相从;自余枝属,一不得同谱”告诉我们,郡望魏晋至隋唐某一个家族“独享”的“地望标志”“荣誉”,而不是一个姓氏共享的“姓望标志”“荣誉”。

   第三次是唐中宗复位之后开始。从《氏族志》到唐中宗时近百年,门第兴替的变化,左散骑常侍柳冲请求修改《氏族志》。《新唐书·柳冲》载:唐中宗下诏令魏元忠、柳冲等“录取有德行、有功劳、在当时享有声望、曾载入国家名册的家族,按等次编排。夷蕃酋长世袭官职的,析出另外著录”。几经波折,至唐玄宗先天年间(公元712年-713年)该书才得以完成,名叫《姓系录》。开元初年(714),唐玄宗下诏令柳冲和薛南金又加以修改和最终定稿。因受士家大族的影响《姓系录》二百卷仍以“四海望族皆右姓”。

   “右姓即大姓或曰着姓。从上柳芳《氏族论》唐代三次大修氏族谱牒情况看,当时的法律层面而言,望族不是自封,须得到官方认可。

   纵观中牟的潘岳、潘尼一族,先后有潘瑾、潘勖、潘芘、潘满、潘岳、潘释、潘豹、潘据、潘尼、潘滔等名载史籍。

   《晋书·潘岳传》载:潘岳,字安仁,荥阳中牟人。祖瑾,安平太守。父芘,琅邪内史。岳才名冠世,为河阳令,转怀令宰二邑勤于政绩。调补尚书度支郎,迁廷尉评,为太傅主簿长安令征补博士,为著作郎,转散骑侍郎,迁给事黄门侍郎。兄释侍御史,弟豹燕令、据司徒掾。

   《晋书·潘尼》:岳从子尼。祖勖,汉东海相。父满,平原内史。尼以学行称,与岳俱以文章见知。出为宛令,在任宽而不纵,恤隐勤政,厉公平而遗人事。入补尚书郎,俄转着作郎。赵王伦篡位,尼遂疾笃,取假拜扫坟墓。齐王冏起义,引为参军,兼管书记,封安昌公。历黄门侍郎、散骑常侍、侍中、秘书监中书令永嘉中,迁太常卿。

   东晋史学家裴松之《三国志·魏书》时,在卷二十一的尚书右河南下引西晋著名谱学家挚虞《文章志》

   “勖,字符茂,初名芝,改名勖,后避讳。或曰勖献帝时为尚书郎,迁右丞。诏以勖前在二千石曹,才敏兼通,明习旧事,敕并领本职,数加特赐。二十年,迁东海相。未发,留拜尚书左丞。其年病卒,时年五十余。魏公九锡策命,勖所作也。勖子满,平原太守,亦以学行称。

满子尼……少有清才,文辞温雅。初应州辟,后以父老归供养。……尼尝赠陆机诗,机答之,其四句曰:猗欤潘生,世笃其藻,仰仪前文,丕隆祖考。位终太常。

   尼从父岳……其所著述,清绮绝伦。为黄门侍郎,为孙秀所杀。尼、岳文翰,并见重于世。

   尼从子滔,字汤仲。《晋诸公赞》:滔以博学才量为名。永嘉末,为河南尹,遇害。

   《全后汉文》卷八十七说:潘勖,陈留中牟人。献帝时为尚书郎。迁右丞。除东海相。未行。留为尚书左丞。有集二卷。

   《晋书》列传第三十二:越府有三才,潘滔大才,刘舆长才,裴邈清才。

   上述中牟潘岳、潘尼之族,什么时间由何地迁于中牟,我们不清楚。按有史可查的人物排列:

   第一代、潘瑾,潘岳之祖,东汉安平太守。

   第二代、潘勖,潘尼之祖,东海相,拜尚书左丞。以才学、品行著称。

         潘芘,潘岳之父,琅邪内史;

   第三代、潘满,潘尼之父,平原太守,以才学、品行著称。

        潘岳,给事黄门侍郎 ;与侄潘尼俱以文章著称。

        潘释,潘岳之兄,侍御史;

        潘豹,潘岳之弟, 燕令;

        潘据,潘岳之弟,司徒掾;

   第四代、潘尼, 中书令迁太常卿,与叔潘尼俱以文章著称。

   第五代、 潘滔,潘尼从子,河南尹,颇有文学才识。

   中牟潘氏,魏晋名门,以文才显。自东汉未潘瑾、潘勖起,到西晋潘尼及子侄潘滔的百余年间,五代七人官在五品以上,且有潘勖、潘满、潘岳、潘尼、潘滔等以文学才识著称。潘氏成为了荥阳郡令人称羡的显姓大族,是潘岳、潘尼家族几代人奋斗的结果。

   这也说明,郡望是在姓氏起源之后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的,是一个家族发展繁衍过程中的发祥地、兴起地,也是一个家族独自享有的地位标志和荣耀象征。

    潘氏的郡荥阳郡外,《广韵》“潘”字下注“毕公之子季孙食采于因氏焉出广宗河南二望”;《太平寰宇记》卷一百十二“江夏郡三姓”中有“潘”氏。我们知道,广宗郡开基始祖是潘才,河南郡开基始祖是北魏太和十七年(公元495年)迁入洛阳(今河南洛阳)的潘威,《元和姓纂》上江夏潘氏名人是唐代秘书监潘肃仁。由此,不管广宗河南江夏是何时哪一支形成的郡望,也都是晋代中牟潘岳、潘尼一族在荥阳郡成为郡望之后的事。

   郡望是魏晋至唐代特定时期“选官论郡望,婚姻论门第”门阀制度下的产物。入唐以后,以才选人的科举制推行和完善,限制了门阀士族的势力及其影响,尽管唐王朝出于提高皇族地位和压抑旧士族的需要,由官方主持编修氏族总谱,但选官不问郡望,婚姻不分阀阅,使门阀政治逐渐走向衰落。唐末农民大起义后,残存的士族势力受到沉重打击,五代时门阀制度及观念被进一步清除,北宋时郡作为一级行政区划宋代后消失,门阀士族就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家族独自享有的郡望特权已不存在,标榜郡望已没有了实际意义。

   但宋初官方对官员封官进爵标榜郡望的现象仍然存在,如:潘美平南汉后封“荥阳郡开国候”(见《大宋新修南海广利王庙碑》);文彦博封“平阳郡开国公”、庞籍拜“始平郡开国公”、宋庠拜“广平郡开国公”等(《宋大诏令集》卷第五十五)。还有《宋史》职官十中,咸平四年(1001年)朝廷还下诏“群臣母、妻所封郡县,依本姓望封”。《宋史》六十五卷说:“天水,国之姓望也。”

   另外,宋代民间私修家谱盛行,郡望作为寻根的重要依据得到了保留和继承。甚至家之嫁娶名帖、或牌匾等标志文字,也常常在自己姓氏前冠以郡望、堂号。通过郡望标举自己祖先文化地位,也以此激励后人。因而“郡望”由唐代前区别贵贱的手段,转换成了一种家族名誉尊显的象征,受到后裔的推崇。

   在这样的背景下,姓望一个士族家族独享“地望标志”转化成一个姓氏共享的姓望标志”,并作为寻根的重要依据姓氏文化现象被保留和继承。但由于“唐末五代乱,衣冠旧族多离去乡里”以致“世系无所考”《宋史·刘温叟传》;“世人惑于流俗,不究本宗源流,执唐所推望姓,认为己之所自出”(南宋赵彦卫《云麓漫钞》卷3)成了一种普遍现象。执唐所推望姓”的结果,宋代之后,大部分姓氏都只剩下一个统一的郡望潘氏也不例外。

   前引唐代抄本敦煌遗书中,潘氏的郡望只有荥阳郡。荥阳郡潘氏是最早、最著名的郡望,于是很多的潘氏族人自然而然地就把荥阳郡当作了自己的郡望。原本为潘岳、潘尼家族享有的“家族地望标志”郡望,转化为了大多数潘氏共同拥有的姓望,并在宋代后走向统一和固定。这就是宋代之后诸多姓氏族书的“潘”姓下注“荥阳郡”的原因。

   对此,诸多姓氏族书在“序言”或凡例中有说明。如:

   宋代邵思景祐二年(1035年)《姓解》序中说:为启迪华源,恢张世胄”,以历代功臣名士布在方册者次第书之,其余“疏族异望一皆削去”

    明代凌迪知《古今万姓统谱》凡例中也明确:每姓下先注郡望和五音”;“姓之有望以其著名于郡……如刘则二十五望,王则二十一望馀,或五望四望二三望者,然惟取其显者”。

   《尚友录凡例中也说:望族必拔其尤至于僻姓有一善者亦绿

    也有些姓氏书中每姓之下所标注的没有说明是郡望,如大家熟悉的中国古代幼儿的启蒙读物《百家姓》中,第一姓的“赵”姓注“天水郡”,毕公高封于毕的“毕”姓、毕万封于魏的“魏”姓分别注“河南郡”、“巨鹿郡”。比较可知,书中所标注的“天水郡”、“河南郡”、“巨鹿郡”等也是郡望。表明姓下的“荥阳郡”也是郡望。

   顺便指出,南宋邓名世《古今姓氏书辩证•卷八》说:潘“豫章潘氏,南唐散骑常侍处常,生内史舍人佑,今为大族”。查文献可知,潘处常不是豫章人,二人生活在五代未至宋代初,故而诸多姓氏书中,依《古今姓氏书辩证》将豫章列为潘氏郡望值得商榷。

最后编辑高坡 最后编辑于 2023-05-04 13:56:02
分享 转发
TOP
2#


资治通鉴载:

五年(辛未,公元311年)

春正月壬申,苟晞为曹嶷所败,弃城奔高平。

石勒谋保据江、汉,参军都尉张宾以为不可。会军中饥疫,死者太半,乃渡沔,寇江夏,癸酉,拔之。

乙亥,成太傅骧拔涪城,获谯登。太保始拔巴西,杀文石。于是成主雄大赦,改元玉衡。谯登至成都,雄欲宥之;登词气不屈,雄杀之。

巴蜀流民布在荆、湘间,数为土民所侵苦,蜀人李骧聚众据乐乡反,南平太守应詹与醴陵令杜弢共击破之。王澄使成都内史王机讨骧,骧请降,澄伪许而袭杀之,以其妻子为赏,沉八千余人于江;流民益怨忿。

蜀人杜畴等复反,湘州参军冯素与蜀人汝班有隙,言于刺史荀眺曰:“巴、蜀流民皆欲反。”

眺信之,欲尽诛流民。流民大惧,四五万家一时俱反,以杜弢州里重望,共推为主。弢自称梁、益二州牧、领湘州刺史。

裴硕求救于琅邪王睿,睿使扬威将军甘卓等攻周馥于寿春。馥众溃,奔项,豫州都督新蔡王确执之,馥忧愤而卒。确,腾之子也。

扬州刺史刘陶卒。琅邪王睿复以安东军谘祭酒王敦为扬州刺史,寻加都督征讨诸军事。

庚辰,平原王幹薨。

二月,石勒攻新蔡,杀新蔡庄王确于南顿;进拔许昌,杀平东将军王康。

氐苻成、隗文复叛,自宜都趣巴东;建平都尉暴重讨之,重因杀韩松,自领三府事。

东海孝献王越既与苟晞有隙,河南尹潘滔、尚书刘望等复从而谮之。晞怒,表求滔等首,扬言:“司马元超为宰相不平,使天下淆乱,苟道将岂可以不义使之!”

乃移檄诸州,自称功伐,陈越罪状。帝亦恶越专权,多违诏命;所留将士何伦等,抄掠公卿,逼辱公主;密赐晞手诏,使讨之。

晞数与帝文书往来,越疑之,使游骑于成皋间伺之,果获晞使及诏书。乃下檄罪状晞,以从事中郎杨瑁为兖州刺史,使与徐州刺史裴盾共讨晞。

晞遣骑收潘滔,滔夜遁,得免。
TOP
3#

“尼从子滔……遇害”,录自潘滔同一时期的太常卿挚虞(?—311)之《文章志》。
三百年后,唐代写《晋书》,《晋书.苟晞》载:“晞使骑收河南尹潘滔,滔夜遁。”
北宋史学家司马光《资治通鉴》照录了唐代《晋书》说。

“遇害”释义有“遭逢祸患”和“被杀害”。而“遭逢祸患”中的“祸患”又释义为“灾祸、祸害“。
最后编辑高坡 最后编辑于 2023-04-22 09:22:06
TOP
4#

怕被误解,
TOP
5#

那谢谢你了。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