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氏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舜裔潘氏”说考辨 [复制链接]

1#
        “舜裔潘氏”说最早见于南宋罗泌的《路史》。800多年来共有四种不同的说法,即:南宋的“北燕州舜裔潘子说”、明代的“潘国舜裔潘正”说、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延庆妫水舜裔潘氏”说、本世纪的“延庆东北舜都潘氏”说。
   为什么同为“舜裔潘氏”会有四个不同的说法?各种说法的可信度又怎样?为探讨事实真相,笔者利用现代网络资源广泛收集资料,班门弄斧完成了本拙文,就教于有关专家学者和对此感兴趣的潘氏宗亲 。
   一、南宋的“北燕州舜裔潘子”说不能作信史
   南宋人罗泌的《路史•国名纪丁•有虞氏后》说:“潘:故县属上谷。《左传》潘,获潘子者,本北燕州。贞观改曰妫州,今妫之怀戎,亦曰妫虚(魏土地記下雒城西南故潘城也)。”
   1、关于潘氏起源,罗泌在《路史•后纪八》中说:“潘,本毕公后。又有出于楚者。故岳家风也。诗云:楚公族,姓之后,潘崇子生党也。”
  
这里氏的起源中只有毕公后”说、“楚公族”说,没有舜裔”说。

   2、路史•后纪八》说:文公薨,毕公高入职焉。子季孙邑潘

   “古代诸侯分给大夫的封地
        众所周知。毕公高受封毕地其地在今陕西省咸阳北。按周代分封制度,其子季孙”的封地只能在,不可能在下雒城西南故潘城

   3、《路史·后纪十二》又云:“帝舜,有虞氏,姚姓,其先國于虞始為虞氏。”“庶子七人皆厘降于齐人…….潘、饶、番……衡山、长沙,皆其裔也。”
    这里虽有“潘、饶”皆舜裔,但与“衡山、长沙”等地名并列,说明文里的“潘”指的是地名或地域而不是姓氏。本卷罗列的几十个姓氏中并没有潘氏。
   4、《左传》中,带“子”的潘氏人物有两人。即:潘子、潘子臣。
   潘子见于昭公十二(前530年),原文载:冬“楚子狩于州来(今安徽凤台),次于颖尾,使荡侯、潘子、司马督、嚣尹午、陵尹喜帅师围徐以惧吴”。潘子臣见于定公六年(前504年),文中说:“四月己丑,吴大子终累败楚舟师,获潘子臣、小惟子及大夫七人。楚国大惕,惧亡。子期又以陵师败于繁扬(今河南新蔡县北)。”
   “楚子”即楚灵王(?―前529年),春秋时楚国国君,潘子无疑是楚国人;“楚舟师”潘子臣是楚国人不用多说。
   《旧唐书 • 地理二 • 妫州》记载:武德七年(624年)“置北燕州”,贞观八年(634年)“改名妫州”。唐代杜佑《通典• 州郡八》说:“妫州(今理怀戎县),春秋、战国并属燕。”


   楚国、燕国都是春秋战国时个诸侯国,且两国并不相邻。对此,相信自少力学”的罗泌不会不知道。既然潘子、潘子臣是楚国人,北燕州妫州)又属燕国潘子者本北燕州之说吸能是笔误或臆断。自然舜裔说也就不能作信史。
   二、明朝陈士元的“潘国舜裔潘正”说是虚构的故事
   明朝人陈士元在《姓觿•十四寒•潘》说:“《国名纪》云古潘国,舜裔,文王诛潘正是也。”
   这里作者将南宋罗泌的“潘子”改为了“潘正”,使“舜裔潘氏”的故事与周文王联系在了一起。然改后的结果错误更明显。
   《路史•国名纪》上关于“潘县(国)”,除前面《国名纪丁•有虞氏后》的“潘,故县属上谷”一条外,还有一条在《国名纪戊•周氏》中。原文为:“潘(番):魏王地記云下洛城西南四十潘城是。”相比较两条虽表述有别但实为一地,即治所在今河北省涿鹿县保岱镇的故潘城。
   稍有常识的人都清楚,灭商的是周武王,周文王只是西周的奠定者。假定周文王在位时,今河北省涿鹿县曾有个古潘国且也有“潘正”其人,周文王不论从政治、军事等方面都不可能由丰京(今陕西西安市)跑到《路史》所说的“潘国(今河北省涿鹿县)”地去杀了“潘正”。
   “文王诛潘正”的故事见于《孔子家语•始诛第二》。而《荀子•宥坐第二十八》为“文王诛潘止”,《说苑•指武》则是“太公诛潘址”。
   三书中,杀人者分别是文王、太公;被杀者潘分别是潘止、潘正、潘址。表明“文王诛潘正”是演绎而成的虚构故事。
    一个不可能存在的事件和一个虚构的故事,所构成的“舜裔潘正”说是否真实可信不言而喻。
   三、“延庆妫水舜裔潘氏”说不可信
   南宋罗泌的“北燕州舜裔潘子”说、明朝陈士元的“潘国舜裔潘正”说都存在显而易见的问题,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并没有引起学界和族人的关注。
   上世纪七十年代未“文革”结束和八十年代的思想解放运动,文化界、学术界出现了空前活跃的局面,中华民族源流史和中国姓氏源流史的研究也随之进入了繁荣的时代。在这样大背景下,何光岳先生于1990年8月、2000年8月先后出版了涉及到潘氏起源的《东夷源流史》、《舜裔源流》等专著。
   两书的《有虞氏诸支族》中都说:“潘氏,《路史·国名纪丁》云:‘潘,故县属土谷,《左传》潘获,潘子者,本北燕州,贞观改日妫州,今妫之怀戎亦曰妫虚。’罗苹注:‘《魏土地记》:下雒城西南故潘城也。’则舜之后潘氏曾南迁至下洛,后被周武王所灭,又封周宗子于潘。”
   两书的《有虞氏妫姓的名义》中又认为:“《水经注·漯水》之清夷水即唐之妫水,有虞氏妫姓为东夷族,故清夷水、妫水实即标志着东夷人妫氏之居地,……延庆之妫水乃有虞氏妫姓的发源地。”又:汉“置夷舆县,在今延庆县东北。潘县在今河北涿鹿县保岱乡。是自古以来,皆承认舜最早的都城是潘,怀来、涿鹿、延庆三地相连,据此看来,则有虞氏发源于延庆之舆夷……后分布于妫水而建根据地于潘”。“有虞氏之后自潘南迁,经豫北而至山西永济”。
   不难看出,作者是以《路史》的故潘城有“舜裔潘氏”为前提,推断出“舜之后潘氏”自“延庆之舆夷”或“妫水”南迁至下洛“故潘城”的。
   那么,“舜裔潘氏”与延庆舆夷、妫水的果因关系是否能成立呢?
   1、关于“舜裔潘氏”与延庆的关系
   史料真实性是研究历史和复原历史本来面目的根本保证。由前已知,《路史》的故潘城有“舜裔潘氏”本身是“潘子者,本北燕州”这一错误判断的结果。以这样的结果为依据得出来的潘氏与延庆关系是否可信应该是清楚的。
   2、关于今延庆妫水与有虞氏妫姓发源地古妫水的关系
   (1)《水经注》等古文献的妫水在今山西永济市
   汉代孔安国(前156-前74年)在《尚书正义·卷二尧典第一》说:“妫水在河东虞乡县历山西,西流至蒲坂县,南入于河,舜居其旁。周武王赐陈胡公之姓为妫,为舜居妫水故也。”
   《太平御览》卷六十四《地部二十九•妫水》:“《地理记》曰:河东郡首山之东北山中,有二泉,水南流者曰妫水,北流曰汭水,二水西经历山下,异流同归浑流而注入于河。”
   郦道元(?-527年)《水经注•卷四河水》在水"又南过蒲坂县西”下注:“郡南有历山,谓之历观。舜所耕处也,有舜井。妫、汭二水出焉,南曰妫水……孔安国曰:居妫水之内。王肃曰:妫汭,虞地名。”
   上述的河东郡晋时移治蒲坂。蒲坂地在即今山西省永济市。
    (2)今延庆的妫水在唐代702年前称清夷水
   《水经注·漯水》记载:“漯水又东南,左会清夷水,亦谓之沧河也……(水)西南流,谷水与浮图沟水注之,水出夷舆县故城西南……又西径居庸县故城南”
    《旧唐书•地理二》记载:妫州隋涿郡之怀戎县(后汉潘县),贞观八年(634年)“改名妫州,取妫水为名。长安二年(702年),移治旧清夷军城。
又:怀戊后汉潘县,属上谷郡。北齐改为怀戎。妫水经其中,州所治也”

   《唐会要》卷七十八:清夷军城“垂拱二年(685年),妫州刺史郑崇古奏置”
   《读史方舆纪要》卷十八载:废妫川县“汉沮阳县地。武后垂拱(685年—688年)初,置清夷军于州界……契丹得其地,改曰怀来县”。
   光绪年间
《怀来县志山川》卷引《通志》说:妫水“本古清夷水,今讹为妫河也”。
   2005年的《延庆县志》载:西汉时“夷舆、居庸二县均在本境”。
   上述说明,古文献上北魏(386—534年)之前的妫水在河东虞乡县即今山西永济市。今延庆的妫水古称清夷水,是702年妫州治所由怀戎县(潘城)迁到清夷军城之后才改为妫水的。
   据此,以702年后才得名的妫水当作北魏之前的“妫水”去讨论延庆与有虞氏妫姓、有虞氏妫姓与潘氏、潘氏与延庆的关系能否可信不辨自明。
   3、关于延庆清夷水、夷舆县与有虞氏东夷族、虞夷的关系
   据文章介绍,上世纪八十年代北京市的文物工作者对延庆的玉皇庙、古城村、葫芦沟等军都山沿线方圆近百里范围进行了科学勘探发掘,出土的大量文物特征显示延庆区春秋战国时期曾是山戎族活动地区。
    1984年,当时的延庆县相关部门在文物普查时,对夷舆县城址的进行了较详细调查,从出土的大量汉代瓦片及陶器残片认定该城址时代为汉代,其位置与《水经注》记载的夷舆县故城相符。
   《史记·匈奴传》载:“唐虞以上有山戎、猃允、荤粥居于北蛮。”“燕北有东胡、山戎。”可知山戌在唐虞时期就已经是北方一支强大的少数民族部落。
   《后汉书东夷列传》则说:“《王制》云:‘东方曰夷。’……。夷有九种,曰畎夷、于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故孔子欲居九夷也。”这里的东夷中没有包括《史记·匈奴传》上的“山戎”。
   《孟子•离娄下》说:“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东汉赵岐注:“诸冯、负夏、鸣条,皆地名也。负海也,在东方夷服之地,故曰东夷之人也。”
   《史记正义》引周处《风土记》载:“舜东夷之人,生姚丘《括地志》说:“姚墟在濮州雷泽县东十三里。”
   由此,尽管历史多方面原因,各部落在生存和发展过程中不断发生迁徒是客观存在。但夷舆县汉代才置,其地春秋战国时期又是山戌的居住地。如此,又怎能证明延庆的清夷水“实即标志着东夷人妫氏之居地”、“有虞氏发源于延庆之舆夷”的呢。
   四、当代诸多姓氏族书的“舜都潘氏”说难以成立
   继“延庆妫水舜裔潘氏”说之后,进入本世纪又有了“舜都潘氏”说。2002年2月版《中国姓氏:群体遗传和人口分布》(袁义达、张诚著)一书认为:“舜建都潘,古城大约在今北京延庆县东北。后来舜部落南迁于山西永济,潘地也移到今陕西兴平北,接近古毕国之地。在商朝时,舜的后裔在潘地建立了潘子国,直到商朝末被周文王所灭,子孙以国为氏。”
   2002年12版《中国姓氏寻根游》(责任编辑周宏)、2005年10月版《中华姓典》(胡庆财著)等也有相同观点。
   1、传说的“舜都潘”在今河北涿鹿县境
  《水经注•漯水》载:漯水又北“迳潘县故城,左会潘泉故渎。渎旧上承潘泉于潘城中,或云舜所都也”。
   《三家注史记》之《集解》引皇甫谧话说:“舜所都,或言蒲阪,或言平阳,或言潘。潘,今上谷也。”
   《晋太康三年地记•广宁郡》:“潘县更属广宁郡。”
   《晋书·皇甫谧传》:“太康三年(282年)皇甫谧故去。”可知皇甫谧去世之年,潘县才改属广宁郡(郡治下洛县,北魏改名广宁县,今河北涿鹿县)。
   又:《括地志•妫州•怀戎》载:潘“今妫州城是也”,并引张守节《史记正义》说“涿鹿山,在妫州东南五十里,山侧有涿鹿城,即黄帝、尧、舜之都也。”
   不难看出,不论《水经注•漯水》的潘城“舜所都”,还是《括地志•怀戎》的涿鹿城“舜之都”,都在今河北涿鹿县境内。
    2、把传说的舜建都潘定位在今北京延庆县东北不符史实  
   在谈到今北京延庆县东北的“舜都潘”时,各相关文章和姓氏族书都没有向我们直接介绍其证据。但通过查寻舜帝与延庆的相关文章,我们还是能找到其主要依据有三。即:唐代妫州是因延庆妫水而得名;舜帝是北京人,舜最早的都城是潘;汉置潘县在延庆。
   (1)妫州得名的妫水不是今延庆之妫水
    有专著认为:“唐初于清夷水旁置妫州,在今北京市延庆县境妫水河,《括地志》:‘潘,今妫州城是也’”
    也有学者认为:“贞观时将延庆命名为妫州是因为原来就有妫水和舜庙。”
    也有人有人说:“‘妫州’定名以前延庆就已有妫水了”且“妫州的妫水源头及流经的大部分区域均在延庆”。
    其实上述三种说法都存在有不妥。
   《旧唐书 • 地理二 • 妫州》清楚记载:武德七年(624年)“置北燕州……贞观八年(634年),改名妫州,取妫水为名。长安二年(702年),移治旧清夷军城”
    结合《括地志》的“潘,妫州城是也”、“妫州有妫水,源出城中”可知:
   一是贞观八年(634年)是把“北燕州”改名为“妫州”,而不是“将延庆命名为妫州”;
   二是贞观八年(634年)妫州定名的妫水是源于汉潘县县城的妫水。今延庆的妫水在长安二年(702年)妫州州治移到清夷水旁(清夷军城)之前叫清夷水。故“‘妫州’定名以前延庆就已有妫水”的说法不符史实;
   三是《括地志》成书于642年,比702年妫州州治移到清夷军城(已废的旧怀来县城)早60年。因而《括地志》所说的妫水与702年后由清夷水改名的今北京市延庆区境的妫水河没有关系。
  
笔者注意到,某名胜古迹辞典关于“阪泉”一条也说:“唐《括地志》云:‘阪泉今名黄帝泉,妫州怀戊县东五十六里。古怀戊即今怀来县(其旧城已没入官厅厍)’。按旧城计,正是延庆上下阪泉一带”。

   这里编者将642年成书的《括地志》之妫州城定位在702年妫州州治移到清夷军城(今怀来县,其旧城已没入官厅厍)是不妥的。或许这也正是诸多文章认为唐代妫州是因延庆妫水而得名的根本原因

  事实说明,妫州得名的妫水不是今延庆之妫水。以今延庆之妫水对应60年前《括地志》的潘城“妫水源城中”,将潘城定位在今延庆东北是错误的。
  (2)虞舜是延庆人难以成立
    也有学者认为:“妫是地名,是舜的原居住地。”“《括地志》说:‘妫州有妫水,源出城中。耆旧传云即舜厘降二女于妫汭之所。外城中有舜井,城北有历山,山上有舜庙,未详。’ 孔颖达认为 ‘虞’与‘妫汭’为一地。……按照《史记正义》、《括地志》等的说法,妫州命名出自妫水和妫氏族,本虞舜和娥皇女英成婚之地,亦即出生草莽的虞舜是延庆人。”
   虞舜真的是延庆人吗?
   查《括地志》原文,其“妫州”下第一行曰“怀戎县”(今河北涿鹿县),第二行说“潘,今妫州城是也”。明显书中所说“妫州有妫水,源出城中”的“妫水”,指的是今河北涿鹿县贞观八年(634年)时的“妫水”,而不是长安二年(702年)妫州州治移到清夷水旁(清夷军城)之后由清夷水改名又源于延庆东北的妫水。
    再看孔颖达(574—648年)的《史记正义》,卷二 《尧典第一》确有“‘虞’与‘妫汭’为一地”的说法,但他同时又告诉我们:“妫水在河东虞乡县历山西,西流至蒲坂县,南入于河,舜居其旁”。明显他文中的“妫水”不可能是他去世54年(即702年)之后由清夷水改名的今延庆“妫水”。
   结合《孟子•离娄下》的“舜生于诸冯”、《风土记》的“舜东夷之人,生姚丘”的记载,可以推断“虞舜是延庆人”说法难以成立,进而以此推断舜最早都城在延庆也不足为信。
   (3)汉设潘县在延庆不符史实
   某权威地理工具书说:延庆“县名。在北京市西北。汉设潘县,元为龙庆州,明改今名。”
   然查《汉书•地理志》,上谷郡有“潘”、
夷舆”、“居庸”等“县十五”。
   张烈主编《汉书注译》(第二册)注:潘“治所在今河北省涿鹿县西南”。2005年《延庆县志》的西汉时“夷舆、居庸二县均在本境”左证了汉代潘县不在今延庆的事实。
    如此,以延庆“汉设潘县”推断舜所都潘城在延庆也就不能成立。
   3、延庆县东北潘都移今陕西兴平北建潘子国的说法以史无据
  第一、延庆县东北有舜建潘都和潘都移今陕西兴平北建潘子国的说法不见于任何古文献中。
   1989年9月出版的《北京名胜古迹辞典》(北京市文物事业管理局编)上也没有延庆县东北有古潘都的说法。
   据1994年8月出版的《兴平县志》(兴平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记载:武丁时期(前13世纪)兴平县称犬丘,是犬戎部族聚居地。商武丁派商王子率征西大军征服犬丘后,在岐京地(岐地即今彬县、旬邑、长武、岐山县)垦荒种田。武乙、太丁时期(前12世纪),周太王率族众迁周原(今岐山县),后向东发展至犬丘北及其以东地区。周懿王元年曾迁都于此。平王东迁后,成秦地。汉高祖二年(前205年)改槐里县。唐肃宗至德二年(757年)赐名兴平,沿用至今。
   查资料,历史上确有个叫姚兴的人在槐里(今兴平市)称帝(见《晋书卷一百十七•姚兴上》),但那是后秦皇初元年(394年)的事。也就是说,商朝时舜姓后裔曾迁兴平县并在此建有潘子国的说法可信度不大。
   第二、史料文献上所说的“舜所都,或言蒲阪,或言平阳,或言潘”,意思是舜的都城在蒲阪、或说在平阳、或说在潘县,而不是说舜都叫蒲阪、或叫平阳、或叫潘。
   现在江苏省南京是吴、东晋、宋、齐、梁、陈六朝古都,相信没有人说吴、东晋、宋、齐、梁、陈的都城叫南京。
   第三、《史记·殷本纪第三》记载“自契至汤八迁”。清代学者梁玉绳在《史记志疑》说其八迁为“砥石、商、商丘、殷、商丘、邺、蕃、毫”,除一个返回商丘的外,其地名并不相同。前面所述的舜都或蒲阪,或平阳,或故潘城,或故涿鹿城,也并未相同。
  上述说明,假定今北京延庆县东北有舜建都潘,这支舜裔历数百年上千年迁陕西兴平北后建潘子国的证据不足。
   五、舜所都的潘(或瀵)与潘氏起源没有关系
   1、汉代之前潘县地名是“潘”或“瀵”具有不确定性
  《三家注史记》中,《集解》引皇甫谧话说:“舜所都,或言蒲阪,或言平阳,或言潘。潘,今上谷也。”后世诸多学者在编辑整理《帝王世纪》和其实相关书籍中,也多都采用了这一说法。
   然而我们注意到,北魏晚期的郦道元《水经注·卷四·河水》原本为:“皇甫谧曰:‘舜所都也,或言蒲坂,或言平阳及瀵者也。’”
   对此,有学者认为《集解》的舜所都之“‘潘’当作‘瀵’”;也有学者认为《水经注》的“平阳及瀵者也”的“‘瀵’当作‘潘’”。
   2、汉代之前潘县地名是“瀵”或“潘”都与潘氏无关
   《字汇》说“水之盘旋曰潘”;又“水源自底沸涌而出者名瀵”
   《中华字海》载:潘“音盘,回旋的水流”;瀵“地下喷出的泉水”。
   《河北省地名志·张家口分册》“潘县”一条说“潘城中有一泉,名为潘泉。系由泉水回旋流潘之势而得。潘城之名则又随城中潘泉而称。”
   《汉语大字典·潘》说:“(一)pān《广韵》普官切,平桓滂,元部。①……⑤姓。《广韵桓韵》:‘潘,姓。周文王毕公之子季孙食采于于潘,因氏族焉……”;“(二)pàn《集韵》普半切,去换滂。①古泉水名。在今河北省涿鹿县西南潘县故城中……。②汉县名。故治在今河北省鹿县西南。”
   颜师古《汉书•地理志第八下•上谷郡》的“潘”中注:“音普半反”
   比较可知:当汉代之前潘县地名是“瀵”,音“fèn”,不论义与音都与潘氏没有关系;当汉代之前潘县地名是“潘”,虽与潘氏之“潘”同形,但不同音也就不同义,自然也与潘氏不存在因果关系。
最后编辑高坡 最后编辑于 2019-04-04 02:13:37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