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氏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南京柳树湾高石坎,是云南人说不完的话题,是云南人心里的牵挂,... [复制链接]

1#

中文名称

柳树湾

外文名称

Willow Bay

地理位置

南京柳树湾高石坎

古书记载

应天府城内坊厢图等

目录

1.     1 人口迁徙

2.     2 寻根问柳

3.     3 移民云南

4.     4 寻根南京

5.     5 古迹记载

人口迁徙

[url=]编辑[/url]

中国人一向是守礼义、重亲情的,因为在每一个中国人心中,家乡的山水永远是最动人的风景。寻根问祖,落叶归根,是华夏民族永远抹不去的一种故乡情结。

走遍云南39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只要询问云南的汉族人来自哪里,大多数人都会根异口同声地说,来自南京应天府柳树湾高石坎。对于云南的汉族人是来自南京柳树湾高石坎的传说,虽然历史学家们没有一个具体的说法和定义,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从祖籍关系讲,现今居住在云南省内的汉族人,大多数都是来自于南京地区。因为从云南汉族人与南京人风俗习惯上的很多相同之处,就可以证明这一点,就连弥勒县的汉族灶台灼力样和装饰花纹,都和今天的南京郊区农民的锅灶相似。

寻根问柳

[url=]编辑[/url]

1983年秋天,云南省弥勒县给南京有关部门写来一封信,说他们那里有许多汉族同胞称先祖是从南京柳树湾迁去的,恳切要求帮助查找柳树湾。南京的有关专家反复查阅了解放前后各种图籍史料,并无高石坎的地名,只是现在城东南有一处叫石门坎。石门坎是否即高石坎呢?如果是的话,柳树湾应在其附近地段内。专家们一方面继续查阅史料,一方面到石门坎至明故宫一带实地访问踏勘。后在明故宫的遗址上看到有一块明万历四十年九月初九立的大石碑,这块碑的一段碑文帮专家解决了难题。碑文曰:

看得疏通沟渠,乃王政要务。除十三门内大小渠陆续疏通外,惟洪武冈口(以)东,从口口关首下北东城兵马司门首下北标营,柳树湾、关王庙,太医院等处过西下各沟,向来不得下流之处,所以虽经疏浚,水仍不。

从这段碑文说明:柳树湾的地名在明代确实存在,而且就在明宫城附近。于是,专家们又查对了《明宫城图第十》,上面标有东城兵马司太医院。将碑文与宫城图一对照,说明柳树湾的位置原在东城兵马司与太医院之间,正与现在的石门坎相去不远(筑城后由城墙隔开)。至此明白,高石坎应为今石门坎",柳树湾即在今天的城东南角。

金陵旅游网还有一篇文章提到:在南京举办的一次学术座谈会上,南京史学界的人说:明故宫遗址内有一块明万历四十年(1612)立的石碑,碑文中有柳树湾地名的记载,也就是说,在明代确有柳树湾这个地名。从南京的水道资料及《明应天府城内坊厢图》对照,柳树湾应该在标营太医院大中桥的区域内,具体位置在当年太医院的上游,东城兵马司的下方,即今天南京市的蓝旗街御道街一带。云南祖辈们流传下来的高石坎实际上是一种口传之误,现在该处称作石门坎

移民云南

[url=]编辑[/url]

在关于云南现今居住着的汉族从何移居而来,有很多文章都这样提到:

明太祖朱元璋曾经命令大将傅友德、蓝玉、沐英等大将从南京率大军30万出征云南。平定云南后,朱元璋很赏识沐英,又念其功劳无比,便派沐英留在云南镇守疆土。为了巩固疆域,促进云南的发展,洪武十五年前后,沐英亲自回到了南京,在南京广招工匠,随着自己远赴云南屯田垦荒,兴修水利。在沐英所带的明朝军队及带来的工匠中,有部分官兵带着家属随往,有些官兵则与云南的当地人通婚,从此开荒垦地,生儿育女,世居云南。

其次,又因柳树湾紧靠明朝皇宫的东南部,属于皇城禁地。因此,在这一片驻扎的军队以及居住着的居民,成为朱元璋的心头之患。还有一些让朝庭很不放心的官员、商贾以及那些犯了罪或被强行加上罪名的人,统统都被发配充军到了云南这块不毛这地。就这样,居住在柳树湾一带的居民就自然成了移民的主要对象了。 当时的柳树湾正紧靠着明朝皇宫的东南部,在宫城禁地范围内,于是住在这里的老百姓遭遇了必然的拆迁,因此住在柳树湾的很多人就跟随沐英去了云南。

清朝以后,柳树湾一带曾经改为驻防营,顺治后又分驻满洲八旗(蓝旗街因此得名)。成了军营用地后,柳树湾一带老百姓迁出的更多。这样一来,目前在云南、四川、贵州等西南省区,至少有数十万人是南京过去移民的后代,而其中大多数在南京的祖宅位于柳树湾,可以说,柳树湾是南京移民的大本营。

南京市地名办对柳树湾进行的资料整理也显示,柳树湾本为一个地片,名字已经废止,曾经位于南京城东南隅,明皇城东南边,是如今的蓝旗街、光华东街西口一带。柳树湾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它地处大阳沟河弯处,当年种了很多柳树而得名。

目前,南京公布的第一批老地名保护名录共计23个,包括位于现玄武区内的苑城、黑墨营;白下区的花牌楼、吉祥街、柳树湾、寿星桥、望仙桥、升平桥;秦淮区的东府城、长干里、永昌里、上江考棚、万竹园、沙湾、颜料坊、铜作坊、铁作坊、杏花村、凤凰台;鼓楼区的四望山;栖霞区江乘、黄天荡和雨花台区的新林。

寻根南京

[url=]编辑[/url]

在南京市地名办公布的第一批23个老地名保护名录中,有个叫柳树湾的地方,名字听起来很美,老南京李先生告诉记者,柳树湾在现今的蓝旗街一带,如今是一片居民区,在明朝时曾有数十万人从那里移民到云南、四川、贵州等地,近年来就有不少云南等地的人回来寻根,在他们的记忆里,他们就是从柳树湾出去的。

如今,柳树湾高石坎(即今石门坎)已经是处于南京城繁华的闹市区了,听说,每一年都有不少云南人去南京寻根呢。而很多云南人从小就对南京这两个字很耳熟,见到南京人也自然地有一种亲切感。

我想,作为今天的云南人,虽然可以寻根,但我们不应该过多的去依念南京。无论我们来自哪里,无论是谁把我们的先祖带到这里,我们都应该看到:云南是一个美丽的地方,云南是一块肥沃的土地,云南正在与发达的南京及中国东部地区一样,随着中国的改革前进方向,一步一步地走向深入。对于先祖居住过的柳树湾高石坎(石门坎),我们可以为它今天的发展摇喊助威,并亲切地说一声——南京,你好!

古迹记载

[url=]编辑[/url]

据《方麓集》南都官舍篇记载,在南者有二,一曰尚书巷,在长安街,吏户兵三部之宅在焉;一曰柳树湾,在正阳门之东,礼工二部之宅在焉,由此看来,柳树湾的位置很清晰了,工部主要是管理工匠手艺人的部门,在工部门前集聚远徙云南的应以工匠为主。 [1]

祖籍源流是南京应天府高石坎柳树湾之谜解

石坎只有石门坎”,柳树湾所处的位置,正与今石门坎处一个地段,只是因为筑城,才被城墙及护城河隔开。因此,“高石坎似即石门坎”,为什么名称不尽相同,这是因为时代久远,一种可能是去边疆的人世代相传讹了,另一种可能本来就叫高石坎,而本地人传走了样。张正祥的文章说:“现在的石门坎是明代地坛外围墙西天门的入口处,天地坛的四周都有门,各门均有石门洞,明亡坛废,门毁后留下石门洞()。是否明初之石门坎,因此为后人叫高石坎

三、柳树湾人如何来云南?

济民的文章及查证说明与沐英征云南有关。

《明太祖实录》卷138:“洪武十四年八月,上谕在建文武诸臣曰:云南自昔为西南夷,至汉置吏,臣属中国,今元之遗孽匝刺瓦尔密自持险远,桀骛梗化,遣使诏谕,辄为所害。负罪隐惹,在所必讨,辟臣合辞以赞上,于是命诸将简练士卒,先给以布帛纱绽为衣装之具,凡二十四万九千一百人……所系南京发兵之数(似多为柳树湾发兵之数,分遣都督胡海洋等帅兵五万由永宁趋鸟撒共二十九万九千一百人,故号三十万。

明洪武十四年九月(公元1381)明太祖朱元璋命颖川侯付友德为征南将军、永昌侯蓝玉为左副将军、西平侯沐英为右副将军统率将士征云南。结束了元朝在云南的统治,大部份军队就地留戌,明代有更多的汉族进入玉溪,元代以前玉溪是否有汉人定居,史籍没有明确记载,据《元史、兵志、屯田》记载,元至元三十年(1294)梁王由乌蒙(今昭通)700名汉军(南宋军)到新兴州(今玉溪市)

屯垦,“梁千户翼军屯。这是关于汉人成批迁入玉溪的第一次记载,明代有更多汉人进入玉溪,当时新兴有左、中、前、后、广、南等五卫的士兵屯田,他们的家属也随军迁来,成为世籍军兵,世代为军,父子相继。明武十七年(1348)朱元璋移中土大姓充实云南。明武二十五年到三十一年(1392—1398)又从江南移民三十万到云南,这批移民中有一部份来到玉溪屯田。康熙《新兴州志、赋役志》记载明民户三百二十,丁一千七百五十四”,明嘉靖十一年(1532)任浙江道监察御史的陈表的曾祖父,就是明洪武十七年自楚徒滇,上籍新兴的移民,玉溪汉人追溯远祖时,民间普遍流传的说法是来自南京应天府的高石坎柳树湾”,实际上确系南京籍的只是小部份。从明史记载看,从明洪武到成化之际,先后征调过河南、安安徽、江西、陕西、湖北、湖南、四川等地的军队(包括家属)和移民戌防和屯垦云南。玉溪至今尚留下许多驻军和屯垦的地名,如卫、所、屯、哨、庄、塘、营。明清时期,汉族因游官、经商、授艺、贬谪、流放而入境的,更是来自四面八方,汉族大量进入玉溪后,原居住在玉溪平坝的彝、傣等少数民族一部份移上山区,剩余逐步融和到汉族之中。小石桥、大石板、大凹村等地的汉族,则系清末和民国初年由东川等地逃荒而来,其祖先仍然是来自中原。

四、元、明时期进入玉溪的汉族,带来了中原发达的文化和先进生产技术,促进了玉溪的经济、文化的发展,对玉溪的开发和社会进步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玉溪汉族继承了内地汉族男耕女织的传统。在旧社会,城子村80%以上的人家,都有木制的织布机,织的都

是三二布,织布从头到尾的工作都由妇女所为,男子只管种田,体现了男耕女织的特点。

到明代中期无论是农业、手工业和商业都已接近内地水平,汉族成为玉溪经济发展中的中坚力量,他们与各兄弟民族和睦相处、平等互助、团结一致、共同奋斗,为发展玉溪、建设玉溪作出了重要贡献。

五、明洪武十六年朱元璋命付友德、蓝玉班师回京,留沐英镇守云南。因此,随沐英等留下镇守云南的柳树湾将士也同时被留下,为促进云南的边疆开发,沐英还在南京征招了一批工匠来云南,再就是洪武后期柳树湾一带建立了许多明朝的中央机关,官吏中因有罪窜戌者”,也充军来云南,他们中的很多人,也可能来自柳树湾。

据查阅有关资料中得知:明制遣成之军都必须有妻室,并同往驻所。应起解者,皆拘妻佥解,津贴军装、盘缠。如原籍未有妻室,听就彼完娶,有妻在籍者,着令原籍就属送去完娶。《明会典》根据这一规定,随沐英留镇守云南的将士,又从南京迁入大批家属来滇。

在明朝洪武十四年期间,据说:有一位名叫张留玉,又说叫张一统的将军带着部下官兵,领着一个皇妃和家人征南到云南新兴州(今玉溪市红塔区)就地留下,这个将军是弟兄二人,哥在排山营、弟弟在长岑村,号称南京应天府高石坎柳树湾人氏,留在排山营的张留下就在排山营村北边50米处建盖一幢土木结构的房屋叫官房子”,带来这个皇妃为张留玉将军之妻,以她们的身份,建房用棵都为七架,并建有书房,原来建设的房屋都是四合院,原张文顺家住这道院就很典型,张家福家这道都是四合院,村子四面设有方圆百来米的土城墙,

墙厚约801米左右,2米多,东有东扎子,南有后扎子,西有西扎子(扎子就是一道出入的大门),北面是村前,设有更大的大木门,门上面是鼓楼,全村户籍轮流值班守夜防盗,并按时声打更,鼓楼下面是全村户老休闲的地方,大门前是一条大路,通往村子前后左右,正对大门处设有一堵照壁墙,并画有吉祥物,东南西北有小水井环绕整个村子,东面大路较宽,名叫图布墙,这条大路专供妇女牵布的地方,把浆好的纱线拿到此地拉伸,用草根刷子刷开理顺,卷起来拿回家再一根一根的把纱线穿在纵上和扣上,这叫穿经线”,再上布机,纬线装在梭里面,一梭一梭地来回把纬线送到经线里织成布。全村几乎家家有织布机,妇女个个都是织布能手,所谓男耕女织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织布的减少了,织布机也当柴烧了,这种手工艺在玉溪民间也就跟随社会进步发展自然失传了。

村子照壁墙背后是一片秧田和菜地,菜地的东头有一大土堆,正方形,方方约八米左右,上面平坦,高约四米左右,边上有树,东边有一条小路上去,后人不知是用来做什么的?离村子百多米的西面盖有张氏宗祠、大四合院,正堂为大殿,设敬香台,专供张氏门中历代祖先牌位,香台中央有一块较大的牌位,供有征南将军五安侯之灵位几个大字,宗祠大门头上有一大块匾,刻有张氏宗祠四个大字。每年清明节或是七月半”,全村老幼都集中在宗堂祀祖,村上的红白喜事都在宗堂举办。离宗堂的西边80米左右,有一条大河,河宽10米左右,架有一座石凸桥,名叫凤凰桥”,上营和城子村赶大营街都要经过此桥,这条河的源头我不知在哪点,但是它通过大米萝、凤凰山,下到排山营西边,直到张古坟转到猪咀就分成左右两条小河,1958年凤凰水库修起来,这条河就消失了,后改为一条大讲,由宗堂西边直下。

远在3040年代,官房子里面还保留着一把铁铸的大刀,小碗口粗,长两米左右,重约5060公斤,是将军用的。解放后,在互助组期间,吃大锅饭,就把大铁刀换成一杆大称使用,征南将军的其它遗物都不见有,不知流落在哪一代后人手里,由此可见,征南将军是一名武官。城子村远在一二十年代是个富裕村,田地多,由宗堂起到张古坟、大夜蒿、猪咀、小坝也有田,东到尹家大树、董家村房背后,西到周家塘,这些都是很好的良田,山林多,有大作子、张家窝铺、后头山、红山南段、马官营、西山、张氏门中文盲多,缺人才,后世还出了几个败家子,远在二三十年代就穷下来了,许多人家几乎饥不得食,衣不护体。为了生活,远走他乡,帮工度日,许多人流到个旧,进洞背锡矿,有的帮人家挑担走长途,肩头磨成狗屎疮,脚底磨起凉浆泡,有的还把老命送在他乡,有的在昆明拉黄包车”,如张家忠等,早已不知是否有后代,受尽人间苦难。张氏门中历代祖先在九泉之下,难以冥目啊?

征南将军故后是葬在西山半山腰,立有一块较大的单碑。3040年代清明节张氏门中家庭都去扫墓,张绍能大叔每年都带我去烧香,我们常记得碑的中央刻有征南将军五安侯之墓几个大字,但不知皇妃姓氏名谁,这些坟都给它们挂点纸钱、上点香。张家的坟地,除红山外,在大跃进时期祖坟新坟全部铲光,开成良田,还被其他队划去,征南将军的大石碑不知去向,据说是修水库抬去用了?文化大革命,因扫四旧,连张氏宗祠里面多个时期的祖先牌位和历史资料等全部扎光,包括多家多户分支后的先人牌位都毁了,没有历史资料,后人根本无法查证,也说不清。

为了进一步了解征南将军弟兄的史情,公元1987年我们又亲自到玉溪编篡办查阅县志,至以明朝时期的资料一无所获:○1只查有新兴州志共10,任中宜修于康熙54(7115)刻本,增刻康熙;○2新兴州10卷是徐正恩增修于清乾隆14(1749)增刻康熙54年本,在中华民国初年又铅排印本;○3新兴州乡土志共三卷抄本;○4续修玉溪县志14,是李鸿祥修(chn8),民国二十年(1931)后印本,清朝以前的历史资料当时没有查着。

南京应天府高石坎柳树湾人是如何到云南的,前面已经谈过,我们城子村的这个征南将军又是如何来呢?为什么带着一位皇妃为妻呢?现在是个破不开的迷。这要等待历史学家来论证了。假如他不是个将军,怎么会有条有理的在这块土地上建设一个土城呢?所以把这个村的名字取为名副其实的城子村。解放前这个村的面貌就有些改变了,住房、城墙不知多少代没有维修,搞得破浪不堪,城墙全部倒塌,照壁也没有了。自从三中全会以后,村民生活提高了,有钱人家也多了,把村前的大片秧田和农田划来建盖洋式房子,村内只有少数困难户,无力建盖新房,还是住着年久失修的旧破房外,原来的村貌完全变了样。城子村在旧社会没有杂姓,以姓张的为体,不知是哪一代,一家没有生男孩,生的姑娘长大后招甸梭肖家人为婿。自古以来,长子立氏,次子归宗,就有了姓肖的香火,现在只了解到肖和文、肖和清弟兄这一代,是肖庆会、肖庆贵、肖庆太的祖父,是肖世芳、肖世美之父,世芳、世美是堂兄弟,在以前的事就不清楚了。招来的女婿原居住在张士相、张士和家这道院,人丁发展了,就另外起房盖屋、分家。张肖两姓真是血脉相连、同属一祖”,都为征南将军五安侯的后裔。远在一二十年代又如王家人,也是来张家上门的姑爷,改名叫张士王,原配张家的姑娘,生有张绍林、张绍福二子,原配早故,后娶柴氏为妻,只生一女,长大配张绍林为夫,同父异母,本来是不必讲的一个例子,顺便随便说说。但是:一提起张绍福,这个家伙不是人,罪该应得,本来他是1947年参加革命,在朱家壁队伍里,是个通讯员,解放后在玉溪军分区,由于张士王老了,把他叫回家,53年以后当了一段新民乡的副乡长,跃武扬威,态度恶劣,凶神恶杀。于1954年春心术不正、丧尽良心,在光天化日之下把自己如花似玉的妻子杀害,杀妻灭子,惨无人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时辰一到,最终没有好下场,成为历史的罪人,他不识字,否则他是一个张氏门中的功臣。所以说:“善事可作、恶事莫为、为善最乐、为恶难逃的真理。城子村99%的人是好人,贤惠、温柔、善良、尊老爱幼这是做人的美德,但是有即为个别的,内强中干,以为自己不得了,欺人太甚,损人利己,早晚会得报应。劝这类人早改恶习,以人为善,全村团结和睦,共建和谐社会。再讲早过世的老一辈,也有这种人,在村子里称王称霸,欺压人,损人利己,搞得张氏门中不团结,一盘散沙,各自为政,这是张氏门中穷下来的主要原因,有些事是我亲眼见过看过的,我回忆这些是给后人借鉴,大有好处。

城子村张氏宗祠在1996年由张巧树之母张朱氏和张有礼等人提议全村捐资重修宗祠,由于肖姓家族已大,为两姓一祖团结和睦,故改宗祠匾额为张肖宗祠”,也是理所当然的,共立祖先牌位。至以李有堂家是大矣子人,因修东风水库,淹没村子,玉溪县政府安排来落户的,他家是1972513日由大矣子搬来定居,另还有其他姓氏,招来的姑爷有几家,如果按照长子立氏、次子归宗的话,杂姓就多了,那也很好,他们总是有张家的血缘,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不管你姓什么,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和本村张肖两姓和睦共处,全心协力,共建和谐家园,把城子村建得更加美好!我们在异地定居的,可能也会来到衣胞之地看看乡亲们。

我所讲这些,多为历史和现代,请将来的子孙后代要传承下去,不要忘记你们自己的祖先,是一个了不起的将军。

张幼臣

公元二O一一年十一月于武定县

8

2017-03-22  君子养源  来源  阅 1944  转 10

[url=]转藏到我的图书馆[/url]

[url=]微信[/url]分享:

  
  

许多云南人,认为祖籍是明代的南京应天府——

  

柳树湾与明朝的屯民实边

  

江从延

  

南京蓝旗街是柳树湾故地

  

明太祖朱元璋向云南大规模移民

  

黔宁王沐英负责在云南推行移民屯田

  

相传,宾川县小江股的江氏,原籍是南京应天府大坝柳树湾。其实,许多云南人,也认为祖先来自南京应天府柳树湾。这一现象,与明初上百万汉民以南征、流官、军屯、民屯、商屯、谪戍、流寓等不同方式,从中原、江南等广阔地域迁徙入滇,散布在云南各地有关。

  

洪武平云南

  

1368年,朱元璋称帝,国号大明,建元洪武,是为洪武皇帝。洪武十四年(1381年)九月,朱元璋派颍川侯傅友德为征南大将军,永昌侯蓝玉和西平侯沐英为左、右副将军,调集30万大军进攻云南,消灭了元朝在云南的残余势力,于年底攻入昆明,元朝镇守云南的梁王把匝刺瓦尔密赴滇池死。洪武十五年(1382年),明军又分兵两路,一路下临安(今建水),一路向滇西,于1382年三月攻克大理,俘获元大理路总管段世,鹤庆路总管高氏出降。明朝平定云南后,决定把征云南的军队留下屯田永驻。洪武十七年,朱元璋命令把留戍云南的军士家属,全部从内地送到云南,落籍为军屯户。还从内地人口稠密的地方如江南、江西等地,大量移民到云南充实边疆,实行大规模移民垦殖。

  

云南平定后,明廷在云南实施了定租赋、筑城隍、兴学校、立卫保等措施,迅速平息战乱、医治战争创伤,恢复经济,发展生产,并在各地兴建书院,开展汉文化教育,对云南地方经济和文化发展产生了重大的促进作用。

  

明朝置宾川州,隶属大理府。同时设大罗卫指挥使司(军事建制,不归州管),州治筑大罗城(今宾川州城)。至今,宾川州城东门外一里,有俗称孔明营盘的古迹,实际是明初驻军的兵营遗迹,农田中的深沟高垒仍依稀可辨。

  

南京柳树湾

  

20065月,笔者利用出差机会,到江苏省南京市探访过柳树湾。但柳树湾在何处,许多南京人都说不清楚,当地的地图也无此地名。其实,此前的1983年,应云南省弥勒县之请,南京市志办的同志用了4个多月的时间到处访查,在明故宫遗址前找到一块明万历十年(1612年)的石碑,碑文中有柳树湾地名的记载,也就是说,在明代确有柳树湾这个地名。其具体位置在当年太医院的上方,东城兵马司的下方,位于明故宫的东南角,当年是皇城前的宫禁要地,是明中央行政机关所在地。即今南京市蓝旗街、御道街一带,是繁华的闹市区。

  

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傅友德、蓝玉、沐英率30万大军征云南,柳树湾正是部队集结和出发之地。洪武年间柳树湾一带为东城兵马司、羽林左卫、金吾前卫的驻地,南征军在此集结并接受检阅后出发,故云南汉民来自柳树湾的说法是有一定根据的。皇家直属部队羽林军驻扎在柳树湾,洪武年间朱元璋的皇宫卫队有17个卫近10万人,沐英为朱元璋义子,有可能抽调部分羽林军加入南征军。云南平定后,沐英留下镇守,其亲兵卫队的一部分定居云南也是合乎情理之事。

  

云南各地的汉族和白族、彝族等一些少数民族,认为祖籍是南京应天府柳树湾,反映了明朝平定、镇守云南及在滇屯田的历史。但是南京柳树湾,不一定真正是他们的祖籍。史载:戍云南的官兵是江西、浙江、湖广、河南四都司及沐英所率亲军。他们的真正祖籍,遍布于江苏、安徽、浙江、江西、湖南、湖北、河南、河北、山东、山西乃至陕西、四川等广大地域。据考证,平定云南的入滇部队后勤兵站也设在柳树湾。明军平定云南之后实行军屯,云南士兵与家乡联系多由兵站中转,几代之后,就只知祖籍是南京应天府了。南京柳树湾应是他们的集结地和出发地。

  

例如,宾川小江股江姓祖籍就是江西浮梁,是明洪武十六年(1383年)明军平定云南后,留镇云南四个都司之一的江西都司的军屯者。其于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从南京应天府柳树湾出发,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明军攻取大理、鹤庆后,被派驻鹤庆(今黄坪乡)为屯军百户长,屯守之地称江官屯,后又演化成江(姜)营——江(姜)寅。今姜寅的江氏祖先,明初随军平定云南后,遂安家于滇,至今已有629年,子孙繁衍24代。

  

屯田与移民

  

明朝平定云南后,积极发展生产,恢复经济,采取的主要措施就是寓兵于农,屯民实边的政策,即在云南地区实行军屯、民屯和商屯。明朝实施的移民实滇政策,向云南境内大规模移民,解决了江南地区的人口压力,对云南进行经营和开发。

  

明朝云南的屯田大体上可分为三类:一是军屯。军屯系军队就地屯种,即让入滇的军队就地屯垦戍边。二是民屯。即迁移江南一带汉民入滇屯垦。三是商屯。即招商入滇屯垦。屯田制度在云南取得了很大成绩,从洪武十五年(1382年)到二十五年(1392年),云南全省军民屯田总数达到97万余亩。此外,明朝统治者也深刻认识到,开国需要武功,而长治久安需要文治,因而修建了众多庙宇,设立庙学和书院,开科取士,以巩固政权。

  

大理是明朝在云南实行军屯的重点地区之一,洱海以东的宾川、鹤庆、祥云、弥渡一带是屯兵的重镇,曾设置过大理卫、洱海卫、蒙化卫、大罗卫等,现在大理州博物馆就收藏有洱海卫前千户所百户印大罗卫千户所管军印大罗卫千户所百户印8枚明朝颁发给军屯的铜印。

  

按照明朝军制,军队实行卫所编制:每112人编为1个百户所,10个百户所编为1个千户所,有1120人。5个千户所编为1个卫。卫是军事建制,大致相当于军分区,不管地方政务,只管屯田和防务。大理卫的驻屯地在今大理市、洱源县和弥渡县的红岩一带;洱海卫的驻屯地在今祥云县、弥渡县和宾川的一部分;蒙化卫的驻屯地在今巍山县一带;大罗卫的驻屯地在今宾川县、大理海东一带。通常,每卫下辖前后中左右5个千户所,有军卒5600人。但据明万历《云南通志》记载,大理卫就下辖有10个千户所,有军卒10314人;洱海卫下辖有6个千户所,有军卒7358人。以此计算,屯军伍卒加上家属,当时进入大理地区的军屯人数是非常多的。这些明初迁入的军屯移民,有一部分后来融入到当地的少数民族中,所以,世居云南坝区的汉族及部分少数民族,都有祖籍是南京应天府柳树湾的说法。

  

明朝在云南实行的军屯制,后来随着战事的消弭,卫所的军卒不再世袭更替,军卒变成了农民,卫所变成了农村。今在云南及大理的许多地方,仍有前所右所中所三营刘家营豆腐营等地名,就是当时明朝的军屯之地。如宾川坝区一带有九官十八营的称谓,就是当时明军在坝区屯驻后形成的。这说明,明代宾川的军屯主要集中在坝区。宾川坝区除军屯外,也安置了许多商屯和民屯户。来宾川参加民屯的农民,以四川人为多,至今宾川坝区汉族口音还带有川腔,就是屯田遗韵。

  

在洪武至永乐年间,明王朝曾多次将江浙等地的豪族大姓强制性迁徙云南,同时在人口稠密地区的农户中抽丁到云南屯垦,还发配罪徙者或招募流民迁徙云南。据《滇粹》记载,云南都督沐英、沐春父子,曾两次回江南招募汉民入滇,对入滇的农民发给种子、资金,分给田地: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携江南江西人民250余万入滇,给予种子、资金,区别地亩,分布于临宁、曲靖……各郡县。[]春镇滇七年(13921398年),再移南京人民30余万入云南屯种。这些迁来的江南移民,当时多是整村或是整个宗族的集体性搬迁,他们到云南后多数还是以原来的村子或宗族为单位来屯垦。大理州鹤庆县是重要的民屯、商屯地区,故留下大量以屯命名的地名。如辛屯赵屯苏屯等,这些人当时都是由一个宗族或是整个村子迁居来的。所以,现今居住在云南省内的汉族人,祖籍大多数是今天的江浙一带。对此,诸葛元声在《滇史》中说:余入滇,见卫军每伍半是同乡,盖族大丁多,易于勾摄,归取军装,出入有伴,所以,民亦忘其之徙。由此可见,经过明朝大规模移民后,当时的云南到处都是汉族村镇,到处是江南士民云集,到处是吴腔越调。

  

明朝的移民实滇,是云南历史上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一次内地汉民向边疆地区的迁徙。明朝政府推行的军屯、民屯、商屯之制,虽然目的是巩固封建王朝的统治,但在客观上却缓和了地主与农民的阶级矛盾,调动了农民生产的积极性,解放了生产力,使农业生产逐步得到恢复,社会经济日渐好转,边防巩固、赋税增加,经济社会迅速发展。

  

(作者单位:大理白族自治州供销社)

  在南京举办的一次学术座谈会上,我们为是否有“应天府柳树湾”这个历史地名,向南京史学界的同志请教,他们说:明故宫遗址内有一块明万历四十年(1612)立的石碑,碑文中有柳树湾地名的记载。南京市文物研究所还特意派了两位年轻人领我们到明故宫,实地察 看了立于午朝门区内的这两通碑。由于年代久远,风雨侵蚀,加上碑面被灰浆涂抹,难以从头到尾通读。但是经仔细辩认,还是找到有“东城兵马司首下□□行营、柳树湾、关王庙、太医院……”等字样;碑末的立碑时间是清晰的:“明万历四十年九月初一建立。”碑文说明,在明代确有“柳树湾”这个地名,但具体方位在何处,我们只能从地方文献中去进一步查找。幸好这两通碑的碑文录文还能找到。从全文看,碑文内容讲的是水利建设中的“疏通沟渠”问题。把这两通碑内出现的小地名连起来,再从南京的水道资料及《明应天府城内坊厢图》对照,判断出柳树湾在“标营”、“太医院”、“大中桥”一块弧形区域内,具体位置在当年太医院的上游,东城兵马司的下方,即今天的蓝旗街、御道街一带。现在该处尚遗留有“石门坎”的小地名,云南流传的“高石坎”、“大石坎”均为口传之误。如果祖籍是应天府枊树湾、高石坎的云南人到南京“寻根”,只能到南京明故宫跨越的东南角这一片为止,现在这里已经是繁华的闹市区了。
          
      
      
        
        方位虽然已经找到,但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需要探讨:难道明代数以百万计的移民来滇,都是南京人?并不一定全是。柳树湾位于故宫东南角,当年最皇城前的宫禁要地,是
中央行政机关所在地,六部除刑部以外,吏、户、礼、兵、工部都在这个地区,兵部的兵马司是部队集中驻地,还有个大校场是训练兵士和比武的地方。明洪武十四年(1381),朱元璋傅友德蓝玉、沐英率30万大军征云南,从南京出发的部队集中地就在柳树湾,随沐英征滇的皇家直属部队“羽林军”就驻扎在柳树湾。朱元璋的部队组成和兵源并非全部来自应天府一地,江苏、江西、安徽、都有,所以只能理解为征云南的军队系从柳树湾集中出发。明军平定云南之后实行军屯,几代之后就只知祖籍是“南京应天府”了。还有另两种情况:一是因为洪武后期中央机关多建在柳树湾,官员中因“有罪遣戍云南者”不少,就是民间说的“充军”。还有富商和令朱元璋认为“不放心”的人,被加上罪名强行发配来云南,往往是连家属甚至家族都被“扫地出门”。这两类人的籍贯是江苏为多,并不确指枊树湾。典型的如沈万三一案。沈是江苏“第一水乡”周庄人,他的祖上以躬耕垦殖为业,到他这一代善于“治财”,做外贸发财,“富可敌国”,“资巨万万,田产遍于天下”,在南京置有大是产烽,这就引起朱元璋的忌妒。沈万三不知道,竟然还出钱来“助筑都城三分之一”,又“请犒军”,这就犯了僭越之险。朱元璋大怒:“匹夫犒天下之军,乱民也,宜诛之。”要杀沈万三的头,后经皇后说情:“不祥之民,天将诛之,陛下何诛焉!”沈被释放后,被“戍云南”。  

下面是各姓氏家谱的记载!

  

南京应天府柳树湾张氏    我是大理宾川的,姓伊,祖籍应天府柳树湾,曾居四川会里

6

我姓徐名胜字辈祖籍南京应天府高石坎柳树湾,迁移云南,老家谱下落不明,

南京籍高石坎柳树湾的胡姓   我信徐,也来自南京柳树湾,清末来的

寻根问祖,我姓李,祖上是南京应天府大石板柳树湾人,老祖奉旨挂帅出来攻打大理国时在腾越五宝街安家落户,后又移居永昌薛家屯,我是国字辈,父亲是明字辈,爷爷具光字辈,祖是元字辈,请教有谁知道这一支李氏的家谱,急!

云南省富源周氏家族来自南京柳树湾,太租在富源县娶了两个太太,生了九个儿子,后面从杨家抱养一个,凑十个。

你好,我是白族,云南楚雄的白族,姓杨,自小村里的长辈们就教我们一句话“南京应天府,大坝柳树湾,桥头第三家”,说我们的祖先是从南京搬过来的,如今到了我们这辈,是第二十九代,

南京应天府大坝柳树湾贺氏家谱

我家族也是南京应天府高石坎来云南通海的,一世祖王应泰,有对上族谱的请发2

我是云南楚雄人据家中老人辈辈相传。 我们祖籍也是来自南京应天府柳树湾

我家祖籍也是南京应天府大坝柳树湾,姓陈,传说是4兄弟一起来到四川攀枝花,有3个留在了攀枝花,还有一个去了楚雄,就再无联

我是云南昭通吕氏,家谱记载,是南京应天府白马街柳树湾柳树巷人,前后迁过曲靖,宣威威宁银炉河坝,安宁,七家寨,等,寻根

南京柳树湾高石坎是我们的老家听说过

你看吧这上面就讲,洪武十五年前后傅友德、蓝玉、沐英等大将出征云南的30万士兵绝大部分来自浙苏皖等朱元璋管辖的旧地,湖南四川等地原是陈友谅的地盘,陈友谅虽被朱元璋打败,可当时湖南四川等地的老百姓民心还不稳!朱元璋征讨云南梁王叛乱所用的士兵不可能是湖南四川人,朱元璋怕这些地方招来的兵到时阵前倒戈

潘从来昭阳区田坝父亲留下的他记有“要知我祖真妙法,须记古人八句诗:羋公高为文王后,后代儿孙凭祖先。若然不认当雷打,认为瓜瓞福绵绵。江南穽''好风流,做得华厦胜他洲。惟愿儿孙代代盛,留传万世福悠悠。有人记得诗八句,十轮子孙不分离。”

昭通潘氏字派表:

1、昭阳区永丰新民潘氏字辈:南京迁徙云南曲靖府陆良州河头居住数代,至始祖潘彤公于雍正九年奉拨昭通府恩安县管辖西关外大天梯居住至今,彤公有四子,国金、国余、国银、国顺。潘彤支系谱写于1891年。字派:士起朝兴,克绍文明,世学永茂,汝润江清。

2、云南昭通威信县:龙销余良衡,有升自世凤,肇正庭师尔,发孝为先杨,俊美叙虹胤,柯俞柏品贞,厚宣沿帝彦,衍则炫威军。

3、云南镇雄:金草庭仲思,三世文水大,永学朝廷志,心怀定明杨。

4、彝良县奎香:金草庭仲思,三世文水大,永学朝廷仕,云正显经高。

5、昭阳区一支潘姓字辈:运、崇、国、政、天、兴、顺、世、代、庆、云、中。潘中涛提供

6、鲁甸一支潘姓字辈:...奇、方、文、永、顺、明。潘明华提供。7、昭阳区田坝潘姓字辈:朝芝应成永启世,崇今宣科正广才,选举登文立仲傍,福禄善耀定家邦。先祖南京应天府双獅子柳树港白马街,三兄弟,潘珙、潘祯、潘瑛(回南京)

8、昭阳区旧圃一支潘姓字派:志大国鳌一,芝文尔应士,朝绍光明远,元世显家庆,必阳正茂威,昌祥黔发达,和顺永徳兴,起运开鸿伟。

9、昭通大关县一支字派:世志有元昌,朝廷定仕安,正大光明、显,万代永忠良。

10、昭通大关县一支字派:世朝廷登桂,汉范佐贤君,德义光先耀,仁忠启绪兴。

11、昭通大关县一支字辈是:世(仕)啟忠正,永绍利光,纯修德富,益泽久长。

12、昭通炎山潘仁康一支字辈:江西吉安府太和县迁居湖广,潘文学自湖广恒州江安县到贵州毕节威宁县回水塘。字辈:文仕朝大永、兴开仁正伦、新科洪自远、启发定刚常。

13、永善桧溪潘姓字辈:玉明廷耳君月朝,文登联凤正华荣,万寿福多光宗宇 ,乾坤柏世松长青,燦德庆祥祯瑞應 ,享亮源河一泰林

出川带上来的原字辈:玉明廷君耳月朝,文登联凤正兴宏,福仁举多万寿太,一光宗荣华享亮。潘华通提供。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