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氏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寻根始末记 [复制链接]

1#

           寻根始末记


           关于我们寻根的问题,我于198几年就开始追查了。刚开始,广东吴川县(那时还未设市)宗亲派人来合浦与我们联系,我也曾先后两次到吴川王村港参加他们的三月朷三祭祖(祭高州三贤祖)活动,场面热烈隆重,受到广东宗亲的热情款待,並在振文镇宗亲家住了一个晩上,翻阅了他们的老谱,老谱上确实注明有迁居人及迁居地是廉州合浦众江口(众应为总)。这是清代时期的老谱,应该是确实的。但经我推算差了几代,所以我就不再追查了。

        在此之后,常乐宗亲又与我们联系,并带来了他们的老谱抄件(这抄件是某房老谱的抄件或复印件)上面也提到他们二房德祐公迁居廉州总江口西片江落业。于是我和承铎六叔及荫杰都认为可信,因为该谱是光绪十五年编的,比我们一贞公编的族谱还早十年,并且六叔说解放前他们还经常到马子嶂拜过祖山,这就证实了此说非虚不假了,因此我们就从那时起毎年都参加祭祠和拜祖山,还捐资共几千元(具体数字我不记得了,也许荫杰记得)
维修宗祠并决定合编六房族谱。于2000年完成族谱刋印以后,我因家庭有老人要照顾,不便经常参与宗族事情为由辞去总会长职务,从此不再去过江埠埇和抱鸡窝了。
      
        在这之后我学会电脑上网,在网上发布寻根信息,查阅全国各地资料,十余年过去了,却一点头绪都没有。正当我想放弃追根的念头时,忽然接到三房宗亲要求我召开六房头族老座谈会时,我翻出了有关法广公的资料时,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也许胜装不是来廉之祖而我以胜装公是来廉之祖去追根,当然是追不到了。我又把一贞公编纂总江潘氏族谱写的序言详细阅读思考了起来,果然从字里行间找到了疑点,"初居禁山后分居贤子山"这个"分"字让我得出:胜裝不是来廉之祖!再联系常乐老谱小引记载的细节一再推敲,並回忆起法广公支系的族老说过抗租斗争,六兄弟一夜之间逃离家乡旳故事,因此我得出了一个结论,胜装是法广公之孙。但文玉公十三岁能生子吗?于是我推算了一下文玉公的生卒年岁,再翻阅2000年版族谱一看,原来是我们编印时搞错了文玉公的出生年份,文玉公应该是1574年生而错印成1577年生。那么胜裝公是法广公之孙确定无移!

        由法广公的老谱记载,我再三思索和推想,既然老谱上有记载,当然也有当时现实的存在,于是我又回忆想广东振文的老谱记载及法广公另一本老族谱上的记载,说法广公是在广东与兄弟分手到此落业的。于是我再次认真推算一下年代,果然找到他们契合点:广东十四代用兴用琼两兄弟刚好是明朝嘉靖年间生人,再翻查法广公生年也刚好是嘉靖年间生人!
        请大家想一想,这难道是巧合还是真有其事联系在一起?
        这时我心里宽敞起来,也兴奋了起来!苍天有眼,终于不负我这寻根有心人的多年努力,数十年的寻根梦终于圆了!
最后编辑珠浦潘裔孙 最后编辑于 2018-01-17 23:42:50
分享 转发
珠浦潘裔孙
树有根,水有源!
树无根,是枯木;水无源,是死水。
为寻根,廿年劳;问祖难,愁白头!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