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氏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族人应该清楚的几个历史问题 [复制链接]

1#
                                         1、潘氏舜裔的三种说法都不可信

    潘氏舜裔说有潘子“舜裔”说、潘正“舜裔”、上世纪八十年的延庆东北之舜帝古潘都说。

    对照史料,潘氏舜裔的三种说法都不可信。

    第一、潘子“舜裔”是误读《左传》的结果

    宋人罗泌《路史•国名纪丁•有虞氏后》中说:“潘:故县属上谷。《左传》获潘子者,本北燕州。贞观改曰妫州,今妫之怀戎,亦曰妫虚。”

    查资料,古北燕州的治所保岱、古潘县、古怀戎县、贞观时的妫州均在均今河北涿鹿县境内。

    潘子是楚国将领,首见于《左传》楚灵王昭公十二年(前531年),次年在“豫章”(今安徽淮南、江北一带。汉高帝时治所南昌县)为吴国所擒。

    今河北涿鹿县在春秋战国时属燕国,而《左传》潘子是春秋时的楚国将领,且北燕州与豫章两治所相距千余公里,明显将楚国的“潘子”当作燕国人得出的潘氏“舜裔”说不符史实。

    第二、潘正“舜裔”说是误读《路史国名纪》的结果

    明朝陈士元《姓觿十四寒》中说:“《国名记》云古潘国,舜裔,文王诛潘正是也。”

这里作者以《路史•国名记》为据,将其“潘子”变为了“文王诛潘正”。

  《路史•国名纪》所说的古潘县(国)在今治今河北涿鹿县境内。只要稍有历史知识的人都清楚,周文王只是西周的奠定者,灭商的是周武王。文王时从政治、军事势力都达不到怀戎(今河北省涿鹿县)一带。

    显然,周文王诛杀了古潘国(今河北省涿鹿县)的舜裔“潘正”的说法不可信。

    第三、延庆东北有舜都“潘”误读《括地志》潘城记载的结果  

    综合相关文章观点,虞舜生于今延庆县,相传舜都在“潘”潘即妫州,妫水源出城中贞观时“将延庆命名为妫州”是因为延庆有妫水妫水在今延庆县城东北。故舜都“潘”在今延庆县的东北。

    其实上述舜都“潘”在今延庆县东北的推断不符史实。

    首先、古妫州州治不在延庆县

    延庆东北有古潘都之说见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而《旧唐书·妫州》条记载:妫州 隋涿郡之怀戎县……贞观八年改名妫州,取妫水为名长安二年,移治旧清夷军城”。

    据资料,旧清夷军城,军镇名,取清夷水为名,治在在今怀来县清夷军。结合古怀戎县治在河北省涿鹿县的史实,可知贞观八年(634年)的旧妫州和长安二年(702年)移治的新妫州都不在今延庆县境内。

    其次、源于潘城(妫州)的古妫水在河北省涿鹿县境内

    成书于贞观十六年(642年)的《括地志·妫州》“怀戎县”一条载:“潘,今妫州城是也……妫州有妫水,源出城中”。

   《水经注•卷十三》载:漯水“又北径潘县故城,左会潘泉故渎,渎旧上承潘泉于潘城中,或云,舜所都也……《地理志》曰:王莽更名树武。其泉从广十数步,东出城,注协阳关水……关水又东北流,注于漯水……(漯水)又东过涿鹿县北……又东南,左会清夷水,亦谓之沧河也”。

    光绪年间席之瓒纂《怀来县志山川》“妫水”一条所引《通志》“本古清夷水,今讹为妫河也”。

    不难看出,634年时旧妫州得名的妫水发源于潘城河北省涿鹿县境内流经于新妫州(今怀来县)且发源于延庆东北的今妫水河,在702年前称清夷水或沧河。

    再次、舜都潘城在延庆东北是以旧妫州妫水套新妫州、新妫水河(清夷水)的结果

    由前已知,旧、新妫州都不在今延庆县境内。634年前妫水源于涿鹿县的古潘城,今源于延庆的妫水河在702年前称清夷水。自然以702年后的妫水(古清夷水)当作634年前的妫水,去对应《括地志·妫州·怀戎县》之潘城的妫水“源出城中”,得出的传说之舜都“潘”在延庆东北是不符史实的。

    上述证明,舜都“潘”在延庆东北是以旧妫州妫水套新妫州、新妫水河(古清夷水)的结果。这也正是现在诸多姓氏书称舜的潘都(或都潘)在延庆东北而又不能交待具体位置的根本原因。

                  2、周文王诛潘子国之潘正的故事不足作信史

    现在诸多文章称:潘氏起源于“古潘都”(北京延庆县东北),“古潘都”移陕西兴平北建“姚姓潘子国”,周文王所杀的潘正就是此国人。

    事实上,周文王诛潘子国之潘正的说法并没有可信度。

    由前已知,“古潘都”在北京延庆县东北是误读《括地志》“怀戎县”一条的结果。自然所谓“古潘都”从北京延庆县东北移陕西兴平北建“姚姓潘子国”也就不能成立。

   “文王诛潘正”见于《孔子家语•始诛第二》,而《荀子•宥坐第二十八》为“文王诛潘止”,《说苑•指武》则是“太公诛潘址”。且都与孔子“诛少正卯”之事有关。

    三书中,杀“潘”的理由都是“有异心”。但不同的是杀潘者分别为文王、太公,被杀者潘分别是潘止、潘正、潘址(或潘阯)。表明“文王诛潘正”这个故事是演绎而成的。

    孔子“诛少正卯”的故事,已有诸多学者从孔子的思想、所处历史、历史文献记载等方面作过全面考证纯属虚构。明显,由一个误读的“古潘都”、一个虚构的事实、一个演绎的故事,所形成的“周文王诛潘子国之潘正”的说法不足作信史。

                   3、番氏即潘氏的说法纯属猜测

     “番氏”即“潘氏”,这是当今诸多专著、文章的观点。其实这种说法纯属猜测。

    第一、番氏是西周至今客观存在的姓氏

    西周时期,番氏人物有番司徒;已见文物有“番生簋”、“番菊生壶”、“番生鼎”、“番妃鬲”;春秋时期,已见文物有“番子伯酓匜”、“番昶伯”鼎、“番叔口龠”壶等;战国时期,已见玺印有番角印、番□印,出土青铜器有“番仲戈”,出土楚简文记载的人物除封君“邸阳君”番勒贞(也有称番胜贞、番乘)外,还有番戌、番戌子番步等汉代,《史记》上有河东郡守番系,《资治通鉴》有都尉番辰,碑文有“尚书郎番寻”,玺印有番忘之印”、“番年之印”、“番俊私印”、“番贺”印、“番护”印《三国志·薛综传》吴国有“番歆”和其弟番苗;三国到两晋时期,已见的出土的番氏砖(墓志)屡见不鲜。

    以上足以说明,番氏曾经是西周到两晋时期的一个辉煌姓氏。《续资治通鉴》卷65中的“监番、棸、蹶、楀之盛以保安外戚”(其意思为“以古代番氏、聚氏、蹶氏、橘氏的兴盛为鉴”)左证了这一史实。

    当代云南、河南、江西、广西、广东、贵州、台湾等有番氏

    潘氏历史人物自春秋以来的屡见不鲜,也是当今客观存在的姓氏。

    第二、番氏、潘氏的起源不同

    番氏从西周青铜器“番妃鬲”和春秋时期的“上鄀公簠”之铭文上看为“己”( 妃)姓之后;潘氏从《汉大鄞都永济县太平乡洪道里潘公(庸)墓铭并序》等墓志铭看为姬姓之后。

    从史书记载看,东汉初王符《潜夫论•志氏姓第三十五》中载番氏“御姓”;同书《五德志》潘氏“姬姓”。东汉郑玄《毛诗传笺》注番维司徒周幽王后族党“番姓始此”, 唐代司马贞《索隐》说番维司徒“番,氏也”;北宋官修《广韵》载潘氏“周文王子毕公之子季孙,食采于潘,因氏”。

    不难看出,史料中虽番氏起源说法不一,但可肯定的是番氏与潘氏起源不同。

既然番氏和潘氏一样都是西周至今客观存在的姓氏,又两姓的起源不相同。自然将番氏认定为潘氏不符历史实际。

                  4、固始有古潘国的说法不可信

    自河南固始县侯古堆一号墓出土了铭文“乙唐(汤)孙宋公辔乍(作)其妹勾郚夫人季子”的铜簠和铭文“鄱子成周”的编钟后,有学者依《楚相孙叔敖碑》的潘国(乡)“即固始”为据推断:宋公辔即宋景公,墓墓主人勾郚夫人即宋景公的妹妹吴国夫差夫人,“鄱子成”即《春秋左传》中的“潘子臣”其人,是固始的守将或小国之君,《史记》的夫差“取番”即“取潘”,进而断定固始县北山口的故城就是潘国故城。

    上述固始有古潘国的说法实际上并没有可信度。

    第一、孙叔敖碑的潘国(乡)的说法不足作信史

     首先、先秦诸书记载孙叔敖其子封地在寝丘

   《列子•说符第八》、《淮南子•人间训》、《吕氏春秋•异宝》等都记载:孙叔敖死后,其子封于“寝丘”或曰“寝之丘”。

    关于寝丘,现有今临泉县说和今固始县说。如果“寝丘”在今临泉县,自然孙叔敖其子封地与固始无关。如果“寝丘”在固始,既然秦代之前的诸书说的是“寝丘”而不是潘国,《楚相孙叔敖碑》的孙叔敖其子封地是潘国(乡)“即固始”的说法以史无据。

    其次、《楚相孙叔敖碑》的“潘”不排除是“寝”的可能

   《列子•黄帝》的“鲵旋之瀋为渊”和《左传•哀公三年》中的“犹拾瀋也”之“瀋”,在诸多版本中都写作“潘”;清代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说“假沈爲瀋”,晋代学者杜预在《左传•宣公十二年》的“沈尹将中军”注“沈或作寝。寝县也。今汝阴固始县”。由此,《孙叔敖碑》中的“潘国”之“潘”不排除就是沈(瀋)“作寝”的可能。

    再次、《楚相孙叔敖碑》明显存在有史实错误

    孙叔敖去世大约在公元前593年,楚庄王去世于公元前591年,楚灵王又是楚庄王之曾孙,五(伍)举是楚灵王时期的历史人物。明显碑文所称孙叔敖继“五举、子文之统”又“生于季末,仕于灵王”不符史实。

   《孙叔敖碑》碑立于东汉延熹三年即160年。时距孙叔敖公元前593年去世已750多年。由碑阴的期思长光“访问国中耆年旧齿……可立碑祀”可知,碑中所说事实有的来自于“访问国中耆年旧齿”。史书有记载的《孙叔敖碑》的作者都搞错了,距孙叔敖去世750多年又是“访问国中耆年旧齿”而得的潘国(乡)“即固始”明显不能作信史。

    第二、固始侯古堆一号墓是吴国夫差夫人的说法难以成立

   《河南固始侯古堆一号墓发掘简报》告诉我们:固始侯古堆一号 “这座墓出土青铜器的形制.其时代当在春秋末至战国初年”。由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尽管墓中的一些青铜器制作年代在春秋末期或更早些,但其中最晚的已“至战国初”。诸多学者考证,该墓若干铜器制作年代最晚已到战国初年也证明了这一事实。

    夫差是春秋时期吴国末代国君,前495年~前473年在位。如此,如果说该墓葬于夫差继位的公元前495年之前,墓中青铜器的形制最晚当在春秋未年而不是战国初年;如果该墓葬于夫差继位的公元前495年之后,则一国之君的夫差不能葬于远离吴国的固始。

      由此,仅凭铭文“宋公辔乍其妹勾郚夫人季子”并不能证明该墓墓主人就是“宋景公的妹妹勾郚(夫差)夫人”。

    第三、潘子臣是固始守将或固始潘国人的说法都只是猜测

    关于潘子臣,《左传》定公六年(前504年)中记载:四月己丑(十五) “吴大子终累败楚舟师,获潘子臣、小惟子及大夫七人……子期又以陵师败于繁扬”。

    这里清楚告诉我们,潘子臣既不是楚陵师(陆师),也不是申师、息师之类的番邑之师,而是“楚舟师”(水师)。如此,舟师潘子臣在繁扬(即繁阳,今河南省新蔡县北)一带被获,又怎能断定他就是固始的守将或小国之君?

    第四、《史记》的夫差“取番”定位在固台不合常理

   《史记•吴太伯世家第一》记载:十一年“吴王使太子夫差伐楚,取番。楚恐而去郢徙鄀”。这个“番”之地在哪里,学术界有不同的说法,都没有其他可靠资料可左证。

   如果这个“番”即固始,“郢”在今湖北江陵县北,“鄀”在今湖北宜城县东南,“楚恐”应该是都城南迁或西徙才是。既然“楚恐”将都城北移使其距固始更近,明显将夫差“取番”定在固台不合常理。

    综上所述,古潘国在固始的推断不符历史事实。

                    5、潘氏起源芈姓的说法以史无据

    唐代《元和姓纂•二十六桓》》中,先是肯定了潘氏为姬姓毕公高之后,又说“(潘)岳《家谱》云:‘潘氏,楚公族芈姓之后’”。南宋史学家郑樵的《通志•氏族略》则认为“潘氏,芈姓,楚之公族,以字为姓,潘崇之先,未详其始。或言毕公高之季孙采食于潘,谬也。潘岳家风诗自可见。晋亦有潘父,恐自楚往也”。这是诸多学者断定潘氏起源芈姓的证据。

    其实,上述两种说法都以史无据。

    第一、两书的潘氏芈姓说都没有可信度

   《元和姓纂》的潘岳《家谱》潘氏“楚公族芈姓之后”之说不见于其他任何资料上。《通志》的潘岳家风诗从现在能看到该诗上并没有潘氏“芈姓”的说法。

   《元和姓纂》成书于元和七年即812年,书中明显存在援引间有讹谬、考稽失实、颠倒时代现象,宋人洪迈《容斋随笔》说“《元和姓纂》,诞妄最多”;该书至宋“已颇散佚”,是后人以宋邓名世《古今姓氏辨证》等所引录各条补其阙佚而成,而《古今姓氏辨证》中说的潘“出自姬姓”。

   《通志》否定了《元和姓纂》潘氏起源毕公高之季孙的观点,承袭了其中的潘氏“芈姓”的说法。但由《通志》的“潘崇之先,未详其始”可知,作者对潘崇的先祖是谁并不清楚,明显他的潘氏“芈姓,楚之公族,以字为姓”自然也只能是猜测罢了。

    第二、潘氏芈姓和潘父“恐自楚往也”之说都难以成立

   《史记•晋世家》载:昭侯七年“晋大臣潘父弒其君昭侯而迎曲沃桓叔”。《史记•楚世家》载:楚成王四十六年,楚穆王“告其傅潘崇……穆王立,以其太子宫予潘崇,使为太师,掌国事。”

    昭侯七年即公元前739年,成王四十六年为公元前626年。潘父早于潘崇百余年,显然潘崇不是潘氏的最早历史人物。

   《史记•魏世家》载:“魏之先,毕公高之后也……高封于毕,于是为毕姓。其后绝封,为庶人,或在中国,或在夷狄。其苗裔曰毕万,事晋献公。”又“献公之十六年……以魏封毕万,为大夫。”

    毕公高的后裔(魏氏始祖)毕万与史记载的最早潘氏人物潘父都生活在晋国,结合宋代《潘君(择师)莫志铭墓》的潘氏“周文王子毕公高之后,食采于潘,遂以为氏”, 我们有理由推断,毕国被西戎所灭后,毕国国民(包括毕氏、潘氏)散居各地,其中毕、潘都有迁于晋国的。从而证明了潘氏芈姓和潘父“恐自楚往也”说都是难以成立的。

     第三、《潜夫论》的芈姓之后中无潘氏

   《潜夫论·五德志第三十四》里是“潘、养……王氏,皆姬姓也”。 该书志氏志三十五中,芈姓之后有阳氏、蒍氏、善氏、阳氏、昭氏、景氏、严氏、贺氏、咸氏等,但无潘氏。

                   6、炎帝姜姓潘氏说不可信

    据当代文章介绍,潘氏之先姜姓,燕昭王时,子孙居上谷潘县,遂姓潘氏。其地即今之北燕州,五代之妫州是也。汉末,有出居荥阳之中牟的安平太守潘瑾,其祖即潘乾,为第一世祖。

    第一、史料文献上俟汾后裔中不见有潘氏

   《潜夫论》有“高氏、……卢氏,皆姜姓也”,其中没有潘氏。《路史》卷十三载“姜之派又有列氏、厉氏……莫贺弗氏、李氏”,也同样无潘氏的记载。

    第二、唐代前的碑文表明潘乾、潘瑾是楚国潘崇之后

   《潘乾校官碑》铭文说潘乾“陈国长平人。盖楚太傅潘崇之末绪也盖楚太傅潘崇之末绪也”。《吏部常选广宗郡潘智昭墓志铭》铭文有潘智昭之先“远国流芳,楚大夫汪之绪也,洎乎晋业,黄门侍郎岳之允矣”。两碑已清楚记载,潘乾、潘瑾是楚国潘崇之后。

    燕昭襄王(前335年-前279年)燕国第39任君主,晚于《史记•楚世家》的潘崇(公元前626年左右)近300年。明显“燕昭王时,子孙居上谷潘县,遂姓潘氏”不可信。

    第三、潘乾先祖生活在上谷潘县的说法纯属猜测

    众所周知,潘崇是楚国人。《潘乾校官碑》清楚记载,潘乾“陈国长平人。盖楚太傅潘崇之末绪也”。

    查资料,汉高帝时置有淮阳郡,章和二年(公元88年)改曰陈国(治在河南省淮阳县)淮阳县距古上谷潘县直线距离700多公里。明显潘乾先祖居上谷潘县的说法只是猜测。

                   7契族潘氏说以史无据

    当代相关姓氏书介绍:潘姓为殷族始祖汤契后裔。《括地志》的潘“今妫州城也”在今河北怀来县为古之潘邑,是汤契的故封也。居住在这里的“契”其后裔则以祖先封邑为氏,故为“潘”氏。

    第一、史料上契之后中无潘氏

   《史记•殷本纪》论云:“契为子姓,其后分封,以国为姓,有殷氏、来氏、宋氏、空桐氏、稚氏、北殷氏、目夷氏。”《索隐》按:子姓无稚氏为“髦氏,又有时氏﹑萧氏﹑黎氏”。

    据资料:殷民六族有“条氏、徐氏、萧氏.索氏、长勺氏、尾勺氏”;殷民七族有“陶氏,施氏、繁氏、绮氏、樊氏、饥氏,终葵氏”。

    上述说明,殷契族中均无潘氏。

    第二、古潘邑治所在河北省涿鹿县不在怀来县

    由前已知,妫州有旧妫州、新妫州之分。旧妫州治在古怀戎县(古潘邑,河北省涿鹿县),新妫州治在旧清夷军城(今河北怀来县)。明显以新妫州当旧妫州断定古潘邑在怀来是不符史实的,自然由此而得出的殷契居在怀来有潘氏的说法不可信。

                   8、季孙受封为荥阳候的说法难以成立

    现在诸多族谱载:毕公高之子季孙“食采于潘因氏,封荥阳侯,号荥阳郡”。

事实上季孙“封荥阳侯,号荥阳郡”难以成立。

    第一、《史记•魏世家》载:毕公高“封于毕,于是为毕姓。其后绝封,为庶人”。既然潘氏是毕公高之后,自然绝封的也包括了潘氏。

   查资料,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全国建立秦朝后,在荥阳设置三川郡,辖荥阳、巩、京等县;西汉时改三川郡为河南郡,辖荥阳、成皋(今荥阳汜水镇)、故市(今郑州西北)、密县、中牟、新郑、苑陵等县。西晋泰始元年(265年),改河南郡为荥阳郡,郡治仍在荥阳。既然荥阳郡在265年才设置,毫无疑问西周时期也就不会有季孙“封为荥阳侯,号荥阳郡”的事发生。

    第二、我们知道,毕国是西周时期的一个诸侯国,诸侯国可以说是最高统治者天子对封地的称呼或赐予的侯爵爵位。而“食采”按《中国古代名物大典(下)》中的说法就是“古诸侯分封给卿、大夫世禄的地邑”。由此,结合《史记•魏世家》的毕公高“其后绝封”不难看出,季孙的地邑只能是毕国境内。

                  9、季孙是潘氏始祖不应怀疑

    现在有文章认为:姬荀(季孙)不是名不是号,只是一个乳名或昵称,季孙的名字中没有“潘”字,官位中没有“潘”字,封爵中没有“潘”字;他受封于陕西兴平北的姚姓潘子国之前,这里已有了潘子国的国君潘正因此周文王的孙子“季孙不能作为潘氏始祖”。

    第一、现在看到的最早、最权威的史料上都记载潘氏是姬姓之后

   《潜夫论·五德志》载:“方、昂、息、潘……皆姬姓也。”作者东汉思想家王符(约85年~约163年),这是目前关于潘氏起源的最早记载。

    北宋时代官修的一部韵书《广韵》之《桓》中载:“潘,姓。周文王子毕公之子季孙,食采于潘,因氏。”这是当今关于潘氏起源的最权威记载。

    唐代潘翔墓志铭有“昔我本系,始自文王之少子毕公”;后汉潘延韫为其祖父潘庸所作墓志铭并序中说:潘氏“周文王之胤也”;宋代潘择师墓志铭也说“潘,姬姓之别,周文王子毕公高之后,食采于潘,遂以为氏”。三碑文也左证了潘氏为毕公高之后的事实。

    第二、陕西兴平北有姚姓潘子国和其地在毕国的说法都不能成立

《咸阳市志》第一章“第三节   程、毕”中载:“咸阳市区东北16公里渭城区韩家湾乡白庙村附近,是吴回后代的封邑……商代封其后裔于此,称程邑……毕地在程地之北。周武王伐纣之后,将此地封给与周同姓(姬)的毕公高,称毕国。”

    同书同章第四节“犬丘”载:“今兴平县东南5公里甫佐村附近,是商代犬征族的聚居地,名犬方。周时称犬丘……秦因其久废于戎而改名废丘……西汉更名槐里县……后秦皇初元年(394年),姚兴称帝于槐里。北周大象二年(580年)撤入始平县。”公元前221-公元前207

    又据资料,安史之乱爆发后,唐在此地置兴平军,因该军平叛有功,肃宗至德二年(757年)以该军之名改名为兴平县。

    比较上述记载可知:

    一是程邑在咸阳市区东北,毕国又在程地之北,今兴平县在咸阳市区西南,故将今兴平县定位在毕国内不妥。

    二是兴平县商代名犬方,周时称犬丘,秦时叫废丘,西汉更名槐里县。姚姓之姚兴在这里称帝已是394年(十六国)的事。明显季孙受封于陕西兴平北的姚姓潘子国和此前已有国君潘正的说法都不符史实。

    第三、不论“季孙”之名是乳名或昵称都不影响其“以邑为氏”的事实

    众所周知,“以邑为氏”是中国诸多姓氏起源的一种。《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载:崔氏“出自姜姓”,齐丁公伋嫡子季子让国叔乙,采食于崔,遂为崔氏。《广韵》:崔“姓。齐丁公之子食采于崔,因以为氏”。

    这个丁公伋的嫡子“季子”之名,是号、是乳名、是昵称我们不得而知,其中也既没有“崔”字,且“崔”字也不是官位、封爵。但这都不影响崔氏因季子“食采于崔”因氏的事实。

    同理不管被史书认定为潘氏始祖的毕公高之子的“季孙”二字,是名是号,或乳名或昵称,也不会影响他“食采于潘”因氏的事实。

    由此,以“季孙”不是名不是号、名字中没有“潘”字、官位中没有“潘”得出的“季孙不能作为潘氏始祖”之观点是不正确的。

                   10、西周时潘氏之潘国迁到潘候集的说法根本没有可信度

    有文章称:潘氏一族之潘国西周时曾迁“河南商丘西北之潘侯集”,又于春秋时迁入楚国,为楚国所吞并。

    事实上,潘氏一族西周时“潘侯集”说法根本没有可信度。

    潘国春秋时,楚国有潘国的说法仅见于东汉《孙叔敖碑》。此说没有可信度,前面已作考证不必赘述。

     《河南省商丘县地名词条选编》“潘口集”一条记载:潘口集“在商丘县城关镇北l 8公里,北倚黄河故堤,属李庄乡。唐称丰乐衬,明正德年间(1 5 0 6~l 5 2 1)村民潘侯二姓系望族,后有集市,称潘侯集”。

    既然潘侯集唐代时称丰乐衬,是明朝时因有潘、候二姓且有集市而名。故潘国西周时曾迁“河南商丘西北之潘侯集”之说是否可信不辨自明。

最后编辑高坡 最后编辑于 2017-12-15 08:33:14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