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氏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抗战老兵潘崇会:最自豪的事情是接受日军投降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最自豪的事情:接受日军投降
部队曾一路追击日伪军到浙江,一次伏击战歼灭几千人

潘老说:“日本已经投降,战争已经结束了,过去的一切是他这辈子的难忘回忆。”
70年前,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当时,永春抗战老兵潘崇会在江苏省徐州市,与战友一道,接受日军投降。“这是我这辈子最自豪的事情!”说起当时的情景,潘老的右手用力一挥,“打了几年,终于把日寇赶出中国,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老兵档案】
姓名:潘崇会
出生年月:1922年12月
现居:福建省永春县达埔镇达中村
所属部队: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军80师239团3营8连

从壮丁到抗日战士 “三操四讲堂”练习枪法
其实,潘崇会祖籍并非永春,而是被卖到永春的。
他于1922年出生在莆田一户人家,因父母在永春打工,给人缝鞋卖鞋,7岁时他便随父母来永春生活。然而平静的生活并没有过得太久,11岁时,母亲不幸去世,家庭生活陷入困境。为了维持生计,父亲不得不把他卖给永春达埔人老潘。到了新家,他成了老大,养父母让他念书,直到初中毕业。
抗日战争打响几年后,国家急需征兵。1942年九月二十三日(农历),20岁的潘崇会被抓壮丁。起先被关在永春县新兵招待所大半年,之后,连同关在一起的100多人被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军80师接到福州,接受新兵训练。
潘老回忆道,在福州训练每天都要进行“三操四讲堂”。天刚亮,不吃饭就要进行第一操,跑步、跳远、单杠等是主要的训练项目,2小时后才能吃早饭。开始听课,开讲堂。军官给他们讲当时抗战的形式、抗战的指导方针。午后是最辛苦的一操,部队全副武装,被拉到野外,背上武器步枪、子弹跑山头,进行枪法训练。当时潘老用的是比利时步枪,刚拿到枪的他非常幸福,好奇地把玩手中的“玩具”。

日军“海陆空”侵略福州 全团奋勇抵抗连长牺牲
就这样,潘老在福州又训练了大半年。1944年春,被编入第80师239团3营8连。当时的师长是李良荣、团长肖兆庚(湖南人)、营长黄昇辉(永春县湖洋镇人)、连长陈晋坤。
“我个子比较矮,但有点文化,部队就照顾我,让我在连部担任文书助理上等兵,负责抄送文书,上送营部书记官,下送排长。”潘崇会说,比起冲锋在一线的战友,他算比较安全的。
但战火一到,每个人都不能置身事外。连部驻扎在福州郊区新店五凤山,1944年下半年,日寇第二次进攻福州,“海陆空”全部出动。“那炮弹铺天盖地,像下雨般的。”全团的火力跟日寇没办法比,只好撤退至大、小北岭。
潘老说,遇到鬼子就要打,当时鬼子攻占山头,不仅用的枪比国军先进,且有空军支援,他们的团队山头根本守不住。
“我个子矮,只能背掷弹筒,一个炮弹可以打几十米远,每投掷一个,鬼子的部队就开了花。”潘老说,那个时候,大家根本没考虑个人的生死,而是勇往直前,一个战友倒下,一个战友又顶上去,但这次战役也损兵折将,连长陈晋坤因此牺牲,全团损失惨重。

一路追击日军到浙江 伏击战灭掉日伪军数千人
后来,日军占领福州。为了保存实力,潘崇会的部队就跟日军玩起“游击战”,组织快速小分队,将小股的日军干掉,让小鬼子胆战心惊。
239团在福州郊区驻守了一年余,日军开始败退。因闽江口被国民党军队封锁,江中布满鱼雷,日军的大型战舰不敢靠近,日军自然无法从闽江口坐战舰逃跑。于是日军沿着陆地公路,从福州向浙江方向逃窜。潘老所在的部队乘胜追击。
“我们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追,因为日寇有飞机。”潘崇会说,他们就专门抄小路走,日军白天走,他们晚上追。山路崎岖难行,荆棘密布,每个士兵拄着拐杖勉强前行,常常被划出一道道血口,只为了赶在日军前面伏击。
潘老记得,有次在罗源县和连江县交界处,日军正在休息,他们提前埋伏好,在山上用炮弹猛攻日军,日军猝不及防,损伤惨重。“估计他们死了几千人!”这次战役是潘老打过的最大的胜仗。
239团一路追击歼灭日军。“他们太坏了,每到一个地方,就欺负老百姓,将他们的猪、牛等牲畜杀光来吃。他们拣好的部位煮,差的扔在地上,我们后面赶到,经常能捡到他们不要的。我们如获至宝,洗干净煮来吃。”
追击时,每人背个大包,每天走五六十公里。追击战持续了大半月,后日军逃进浙江境内,潘老的部队奉令撤回福州休整。

接受日军投降最为自豪 永远不会忘记日军的暴行
部队不久接到命令,全师步行到浙江。到达杭州时,日本刚刚宣布投降,但守城的日军张贴告示表示,天皇虽已宣布投降,军队尚未收到投降通知,中国士兵不得进城,否则将开战。之后部队奉命驻扎在杭州笕桥机场,防止日寇故意搞破坏。
不久,部队奉令北上,直达江苏徐州,驻九里山。后到九里山附近的一个日军据点,接受他们的投降。潘老回忆,日军的营房连绵数公里,一栋营房可驻一个营数百人。此时住有大批日军等待遣返,营区由中国军人把守,每栋营房每天只准两个日本兵上街,佩戴着白色袖围,见到中国军人要敬礼。
潘老得意地说,投降后日本兵非常老实,但他们心里还是恨死了日本人。投降后的日军一律按潘老他们的部队的待遇对待。投降前,日军的伙食很好,吃白米饭,有肉罐、猪脚罐、鸡肉罐,有时还有糕点。投降后,饭菜没有以前的好,日本兵吃不惯,就拿笔、手表等值钱的东西,隔着铁丝网跟营房外的老百姓交换食物,改善伙食。
“能见证日寇投降,接受日寇投降,是我这辈子最自豪的事情。”潘老说,谁都不会忘记日本给中国带来的苦难和惨绝人寰的屠杀。

数十年后与老领导重逢 如今面对遗像回忆烽火岁月
1946年3月,239团驻东海县,靠近连云港,潘崇会时为准尉事务长。至1948年八九月份,全团奉令开至徐州集合,行至大运河附近时部队被打散,潘崇会被解放军俘虏送往山东,解放军对他说:加入欢迎、回家欢送。
潘崇会选择回家,在路上遇国民党部队,路条被没收,又进入国民党的40师119团1营,因营部一名副官阵亡,潘崇会接任升至中尉。1949年,40师退至金门,全营驻守在大嶝岛。一个月后,他看见对岸出现了解放军,不久,营长陈慨文阵亡,潘崇会又一次被俘虏,押至安海龙山寺,次日被释放回家务农至今。
如今,在简陋的住房里,一幅遗像挂在墙壁上,闲时,潘老常常凝视,喃喃自语。这幅遗像的主人公是林济,在最初当兵时,林济是他的老领导,祖籍永春。据查询,林济后升任国民革命军“陆军八十师”少将参谋长,后到台湾。
上世纪80年代末,政策开放,林济几乎每年回永春老家探亲。回家时都会先写封信让潘老到永春县城接他。
每年回来,林济当年的勤务兵南安人吴贻流(音)、警卫员三明人林针允(音)都会一起相聚,4人相聚甚欢,无所不聊。临走时,林济都会给他们每人几百元。潘老也很记恩,平时都会到林济老家照看老领导的老房子,林老的房子的修葺工作也是由潘老负责。
2003年林济在台湾病逝,潘老跟林济永春家人也是收到信件才知道的。过后,林老的亲人趁着回家探亲,将林老的一幅副遗像送给潘老,以示纪念。每每看到这幅遗像,潘老就会想起与老领导那段共同抗日的烽火岁月。

94岁高龄仍能种菜吃 写春联不用戴眼镜
如今94岁的潘老晚年悠然自得,经历过风风雨雨的他,心态平和。虽已进入高龄,但生活仍能自理。潘老与老伴两人住在老房子里,每天自己做饭,洗衣服,在家门口种点小菜。
潘老的大女儿向记者透露,家里的春联都是父亲写的,到现在老人家自己写东西,都不用戴眼镜。
除此之外,潘老还很喜欢看电视,尤其爱看有关抗日的电视剧。他说,到现在都不能原谅日本兵,“太可恨!”当从电视上得知日本在争夺中国固有领土钓鱼岛时,潘老就十分气愤。
今年9月份,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将全国直播。潘老说,他一定会观看。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