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氏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潘家铮院士:建坝还是拆坝 [复制链接]

1#

建坝还是拆坝
中国国家电网公司 潘家铮
开发水电离不开建坝,水坝也是其它水利工程中最重要的建筑物。有史以来,人们不断在河道中建坝,到上世纪而大盛。至今全球到底已建有多少座水坝,恐怕无人能说得清。中国是“水坝大国”之一,而且为了充分开发水电和解决其它水利问题,中国还在修建和即将修建更多的大坝、高坝。据中国大坝委员会资料,至2003年底,中国在建的水电大坝(坝高大于等于30m)有164座,最高的云南小湾拱坝高达292m,为世界最高拱坝。龙滩的碾压混凝土重力坝高216.5m,水布垭的面板堆石坝高233m,是相应坝型中最高的。其它如三峡、拉西瓦、溪洛渡、构皮滩、瀑布沟等工程的水坝也是世界上不多见的大坝。至于待建和规划设计中的大水坝更是屈指难数了。
世界上有一部分人士一直反对建坝,要求“让江河自由奔流”。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一呼声逐渐高涨,形成势力,发源于美国,波及到全球,包括中国。由于很多大坝的修建是为了开发水电,从而又声称水电不是可再生的清洁能源,而是一种落后的生产方式。通过这些人士的呼吁和媒体的宣传,正在中国的群众和领导层产生影响。在建坝问题上,中国在新世纪中将向何处去?
凡事一分为二,修坝建库在带来巨大效益的同时,也要产生某些负面影响,尤其中国早年在“控制自然、改造自然”的指导思想下,存在忽视生态环境和移民权益的情况,在新世纪中更要引以为戒,坚决纠正。但把事情说过头,以偏概全,有理也成为谬误。像某些极端“反坝主义”者,罗列了水坝的种种罪行,从破坏生态到侵犯人权,罪大恶极。三峡大坝也荣膺“世界上最大的坟墓”之桂冠。在一位麦考利先生的笔下,水坝、水电被描绘成万恶之渊薮,是人类所干的最愚蠢的事情,人权、污染、腐败、贫困、浪费…,所有的社会丑恶和经济危机都和水坝连在了一起,(见《沉默的河流》,此书在中国翻译出版时,巧妙地改名为《大坝经济学》)这就令人难以信服了。无论如何,水电是目前人们唯一能大规模商业化开发的可再生清洁能源,能持续地、积累性地减少燃烧矿石资源产生的环境污染,影响之巨大和深远无可否认。避不谈此,偏面夸大负而作用,有失公正。
现在,“反坝主义”者不满足于反对建新坝,而且要拆除已建的坝。中国有一些人士和媒体也就跟进,以反坝为时髦,宣传这几年美国已经拆除了500多座水坝,“人家都在拆坝了,我们为何还要建坝?”有的记者就问我三峡大坝何时拆除?怎么拆除?
关于水电是否可再生的清洁能源,联合国有关文件和中国政府都有明确态度,相信这次会议也会有一致认识。这里只谈谈拆坝问题。中国长江三峡开发总公司的林初学先生对美国的拆坝问题做了详细的调查研究,在《中国水利》2004年13期中,也刊有许多资料。我就利用他们的看法和资料来回答这个问题。
建坝、拆坝,首先要问是什么坝?美国建国以来一直在建坝,如果不论高低大小统统算数,可能超过两百万座。对坝高、库容等做些限制,也有70000~80000座。两百年来建了这许多坝,每年一定会有相当数量的坝因各种原因不再使用,予以废弃或拆除。已经拆除的五百多座坝是什么坝呢?它们的坝高值均不到5m,坝长约10m,都是修在支流、溪流上的年代己久、丧失功能的废坝,99%以上不是为水电修建的。有巨大作用的坝一座也没有被拆除。中国一些期刊在刊登美国拆坝资料时,极其细心地把这些最重要的数据都删去。如果这算拆坝,上帝年年在为中国拆坝(每年有许多小型塘坝溃决),前些年中国搞退垸行洪,中国才是拆坝大国呢!因此,当人们振振有辞的诘问:发达国家都在拆坝了,你们怎么还在不断建坝呢?这不是逆世界潮流而动吗?这好比问:“发达国家已不用牛车了,你们怎么还在造汽车?”一样的逻辑不通。发问者不是情况不明就是在偷换概念。
“反坝主义”者的观点并不是全无可借鉴之处,相反,许多地方值得我们深思。我认为,在新世纪中建坝:
1.必须做好统筹规划和认真审查,建那些应该建、必须建、可以建的坝,不是越多、越高、越大越好,不要在重大问题未落实前草率上马,不要使子孙为我们做出的错误抉择而感到遗憾。
2.必须认真研究弄清建坝的利弊得失,在规划、设计、施工、运行中要特别重视保护自然和生态环境,要站在弱势群众一面,认真解决好移民问题,听取移民的意见,使移民在建坝中得益而不是受害。要把建坝的负面影响减免到最低程度或实行补偿。
3.对于已失去基本功能、或因经济、安全原因不宜再运行的小坝、老坝,要有计划的废置、拆除或加固、改建和新建。至于像三峡一类的大坝,属于千年大计,实际上是无法拆、不能拆的。要做好维护工作,使她真正能够“利垂千秋”,直到她的功能可以被其它措施代替。例如,人们已能呼风唤雨,控制气象,用不到三峡水库来调洪;人们己能从核聚变中获得无限的能量,用不到水力发电这种“落后的能源”;万吨巨轮也己能在水上悬浮行驶和飞过大坝??甚至轮船这种落后交通工具已经淘汰了,三峡的船闸和升船机当然也就完成使命。那时,三峡大坝就可以光荣退役了。退役后怎么办?或者将她改造为一个超过尼亚拉瓜的人工大瀑布???这些前景不如

最后编辑潘家山 最后编辑于 2014-06-30 17:19:43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