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氏论坛

首页 » 潘氏文化交流 » 潘氏起源 » 从苏州潘姓谈起
潘顶水 - 2009/7/29 9:10:00
苏州潘姓朋友问及祖籍,安徽社会科学院老院欧远方同志作介绍,要我来回答。其实,苏州的徽州人,不少人当时就加入吴县、常熟、苏州等地籍,许多徽州人也因此正式列入当地地方志的人物志的人物传。这在水系能够通往的各地,都是屡见不鲜的。如两淮的程家,扬州的江家,湖州的张家,北京的吴家,金华的宋家,上海的胡家,如此这般,不胜枚举。但提起苏州的潘家,倒是赫赫有名的。
徽商是儒商结合、官商一体。徽商做生意,靠一步一个脚印发展起来。潘家是苏州官宦之家,但发展酱业倒不遗余力。当年苏州有个说法: "苏州两个潘,占城一大半。"潘世恩,祖籍歙县大阜,乾隆五十八年状元,历任礼部、兵 部、户部、吏部待郎及工部、吏部尚书、军机大臣、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学士,太子太傅, 官登极品,一人之下。儿子也多有官衔,孙子潘祖荫,兵部、工部尚书,太子太保,卒后还赠太子太傅。潘家在官界地位极其显赫,但秉承徽商传统,地处太湖沿岸,江南繁荣地,物资交换与人民生活的需求,把持酱业,比官位影响也不小。徽帮苏州两个潘,即潘岁可与潘世恩。潘岁可,人称南石子潘,设有潘万成等九家酱园;潘世恩,人称庙巷潘,设有潘所宜、瑞泰信等十二家酱园。资本雄厚,是苏州著名的富商缙绅。潘所宜生产的豆腐干成为苏州珍品,是苏喻户晓的特产。当时的官酱、官盐,使许多白丁也被授予"五品衔"。而苏州的 徽商酱业又往往是"纱帽头店",油盐酱酒以及大的垄断财团。徽州酱业联带了缸甏,又大 力发展发陶瓷业,也是一大特点。

  苏州为"五方杂处百货聚汇,乃商贾通贩要津",成为东南著名商品集散中心。当时,"阊胥两门夙称万商云集,客货到埠,均投行出售","远方贾人,挟资以谋厚利,若枫桥之米豆,南濠之鱼盐药材,与西汇之木牌,云委山积"。阊门被喻为"天下第一码头" ,还有"吴丝衣天下"之说,可见之昌盛。其中与晋商潮客角逐的徽商产不甘落后的。如当年的布商就以徽商最大:徽商汪益美布号"计一年销布约百万疋","增息二十万贯",以致控制用军服布和边境贸布,一直到输向西方。如1812年东印度公司记载输入二十万疋 中,两万疋运去英国,一时苏布名盖四方。客米,安徽为重要方向,茶叶则主要购自徽州。苏州成花茶之首,珠兰花、茉莉花等也是歙茶抵苏州而加工制作的。其中有徽商沟通彼此,并因地制宜再生产的一份功劳。消耗品的烟业,也几乎为徽州人所控制,仅徽人王德钦所办王万泰烟铺就雇匠工近百人,开办了六家烟铺,占全市烟业三分之一。作为八大菜系之一的徽菜,当年在苏州有八大家:万福楼、万源馆、聚成楼、六宜楼、添新楼,大成场口的丹凤 楼与观面的易和园更有名气。其中,如丹凤楼的"滑丝高丽肉",添新楼的"红烧甩水",都是公众认定的名菜。小羊面、凤爪面、锅面,都是保持徽州小吃特点,特别是大宴席至今还保持八盆四菜,十大碗六小碟的徽菜传统筵席的风格特点。文房四宝由徽州到苏州,更在文人中广为接受,至今苏州人还是欣赏胡开文老字号。诸如联乡友、叙乡情的安徽会馆、徽郡会馆、新安会馆、新安旅苏同乡会、歙州旅苏同乡会以至紫旨书院、洪钧故居、潘世恩祖孙故居,都留下了徽州人的种种踪迹。

  当年清趄苏州状元中的徽州人,就有前面提到的潘世恩,还有歙县桂林的洪钧,洪曾出使欧洲四国,徽州老乡黟县的赛金花也相随出使。此外还有休宁的黄轩等人。而早在明朝,苏州的申时行就特别重视徽州人,举许国为次辅。《浮生六记》的作者,作为苏州沧浪亭主人,写下了生动的徽州记行,特别是对绩溪民俗"花朝会"描述,留下苏州人与徽州人联系的历史记录。这种更广意义上的两地关系,还是有许多需要补充的。

清代自顺治三年开科取士,至光绪三十一年废除科举制,共会试一百十二榜,殿试考得状元一百十四名,苏州一地占十九名。而在苏州众状元中,尤数"贵潘" 状元宰相潘世恩最得荣宠。
潘顶水 - 2009/7/29 9:11:00
潘世恩,字槐堂,号芝轩,祖籍歙县大阜,生于乾隆三十四年十二月(1770),卒于咸丰四年(1854)。自幼聪颖好学,十六岁应"童子试",弱冠之年中举,乾隆五十八年(1793)殿试夺魁考中状元。从此官运亨通,"少年得进崇阶,又系鼎甲,宜爱惜声名,切勿恣志,前程远大"(嘉庆帝为潘世恩奏折所作批语)。嘉庆四年(1799)擢升内阁学士,后历任礼部、兵部、户部、吏部侍郎,又曾赴顺天、浙江、江西等省学政。嘉庆十七年(1812)起晋升工部、吏部尚书。道光十三年(1833)后平步青云,官至军机大臣、武英殿大学士加太傅衔。且受赏赐甚多,如赐戴花翎、赐黄马褂、赐第圆明园等,直至八十二岁恩准赏全俸留京养老。
  咸丰二年(1852),潘世恩中举六十年,经奏准可参加为新科举人所设的鹿鸣宴,称之为"重宴鹿鸣"--这是朝廷对曾中举又高寿者的特殊荣宠。当时他在京养老,应回原籍乡试之地江宁(今南京)赴宴,后经皇帝特许就近参加顺天府(今北京)"鹿鸣宴",以示体恤。次年,由于潘世恩是乾隆癸丑科状元,正逢六十甲子,时年八十五岁,又经奏准重赴"恩荣宴";咸丰帝特予上谕嘉美,并亲书"琼林人瑞"四字匾额,先期颁赐,以示荣宠。更有意思的是,当时主持会试的主考官是他的三子礼部侍郎潘曾莹,这真是科场少有的盛事,潘世恩曾为此赋诗志喜,一时被传为科场佳话。咸丰四年(1854),潘世恩在京逝世,享年八十六岁,以谥号"文恭"入祀贤良祠。同时,对他的三个孙子祖同、祖荫、祖保分别赏给进士、翰林院侍读、举人,并恩准祖同、祖保同年分别参加殿试、会试,这在科举时代可称之为"殊荣"了。旧时潘氏故宅曾有木制朱漆"行牌"大书"祖孙父子叔侄兄弟进士"和"南书房行走,紫禁城骑马"--如此荣耀,故而当时有"天下无第二家"之誉了。
  潘世恩为官五十余年,历事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四朝,被称为"四朝元老。由于长期身居高位深得皇帝恩宠,处世谨慎,建树无多。但他在改善漕运、治理黄河水患、筹划边疆事务等方面提出过许多合理建议并为朝廷所采纳,对国计民生大有裨益。咸丰初年,边疆发生争端,他不顾年老多病退养在家,仍竭力向朝廷举荐林则徐、姚莹等人才,足见其知人善任之胆略。潘世恩一生大半在京为官,在苏州老家时日不多。嘉庆十九年(1814)母亲去世,他回家守孝;随后又因父亲年老有病上奏折"请假"侍奉,嘉庆帝对此大为不悦,下谕训斥并予降职处分,但念其孝心,仍允终善养。他获准留苏尽孝,直至其父离世,守孝期满才重返京城。

  潘世恩原居苏州玄妙观西之海红坊,相传他在高中状元后,有一次皇帝召见,问及家居何处,他一时惶恐误说成了"苏州玄妙观东"。一言既出,为避"欺君之嫌",急命家人速购观东宅第,于是买下钮家巷凤池园西部作"状元府第"。但据他在《思补老人自订年谱》中自述,钮家巷"留余堂",原为清康熙年间河南巡抚顾汧之"凤池园",后由唐姓子孙分售他人;嘉庆十四年(1809),潘世恩为奉养老父潘奕基,购凤池园西部修为宅第,仍称"凤池园",大厅额题"留余堂",故此宅系原凤池园遗址的一部分。潘世恩居家尽孝十三年,在"留余堂"遍读群书,研究学问,完成著述《读史镜古编》三十二卷、《正学编》一卷。平素他在政务之余亦勤于著文赋诗,撰有《有真意斋文集》、《思补斋诗集》、《思补老人自订年谱》等多种。堪称是位学术有成的状元宰相。

  潘世恩"状元府"旧称"太傅第",原临水而筑,河巷并行,是一处典型的"小桥流水人家",闹中取静,诗意盎然。宅坐北朝南,原为三落六进布局,现存三落四进,约占地2135平方米。依然主落居中,轴线分明,依次为门厅、轿厅、大厅、内厅,都是三开间,与东西次落以备弄相隔。惜今门厅、轿厅及东落房屋均已不见昔日风采。所幸大厅保存尚好,厅前仍有砖雕门楼,但已非原物。主落原有三座雕饰甚精的砖雕门楼,均为康熙年款,可惜毁于"文革"劫难。大厅前有两级阶沿石,尺寸较大,制作平整,工艺讲究。此厅即"留余堂",曾是潘世恩当年接待贵宾和举行婚丧礼仪活动的场所。厅为楠木结构,前架船篷轩,内四界扁木梁架,梁托棹木形如乌纱帽翅。梁架雕饰不多,但用料厚实粗壮,做工精良。此厅虽门窗已非原物,但木构梁架仍保持原貌。

  西落第二进为鸳鸯厅。回顶,三开间,略呈方形,分隔为前大后小两部分。前厅为抬梁式结构,梁架不用矮柱提升,仅以一斗相托,间距极近,从下向上看去梁架重叠,屋顶形成平缓弧线;中柱梁托之棹木尺寸特大,饰有人物、仙鹤、松竹等图案,立体镂刻,雕工精细,现状尚好,为少见之佳作。后厅置船篷轩,扁作梁架。此厅用料粗壮,工艺讲究,前后结构风格统一,无修改痕迹,当属清代早期或中期原构。1983年整修时,曾在厅内发现两方被后人所加"吊顶"遮住的颇为珍贵的匾额。一为同治四年冯桂芬所题"瑛榆仙馆"篆字横匾;一为道光书赐潘世恩的"福"字黑底盘龙金书方匾。
潘顶水 - 2009/7/29 9:12:00
西落第三进即"纱帽厅"。厅前有小庭院,仍保留部分黄石假山。院东与备弄间隔墙上有一排直线花格图案漏窗;厅的基台前有石阶两级。厅面阔三间,平面宛如一顶"乌纱帽",明间前加抱厦犹如帽顶,东西次间后带两披厢则如帽翅,"纱帽厅"由此得名。木构采用扁作梁,以前、中、后三道船篷轩相连,形成满堂翻轩。柱及础为方形,东西内山墙贴水磨砖勒脚,墙上各设壁橱两口。明间松鼠葡萄纹飞罩雕刻极其精细,具有较高艺术价值。厅中上方有黑色匾额,为乾隆三年大学士余敏中所书《御制九老会诗并序》。东西两壁嵌有壁橱,橱门刻折枝梅花天酒地2幅。东侧边门上刻有对联"八坐起文昌,一经传旧德"。
  "贵潘"原是苏州最为显赫的大家族,而潘世恩又为潘氏家族中地位最高、任官时间最长的一位,因此其"太傅第"昔日之豪华精致是可以想见的。据清人笔记记载:太平天国时英王陈玉成曾在此暂住三日,故有呼之为"英王行馆"乃至"英王府"者。此宅既体现了苏州古民居建筑的精致风格,又与两位名人相关,因此苏州市人民政府早在1963年就已将其定为市文物保护单位;纱帽厅已于1982年重修,并移建了花篮厅、砖雕门楼等,近年又陆续进行维修。平江历史街区的这颗"文物遗珠"定将重放异采。


 苏州望族潘氏,世代门第显赫,状元、探花、翰林、举人不胜枚举,享有"天下无第二家"之誉,苏州民间称之为"贵潘"。因其迁自徽州大阜村,故又称"徽潘"。平江历史街区的南石子街(6~10号)潘宅,历史上曾是清光绪年间军机大臣潘祖荫和弟潘祖年的住宅。此宅的主人却是潘祖荫的伯父潘曾莹。
  道光十四年(1834),潘曾莹的父亲,也即潘祖荫的祖父--历任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四朝高官的状元宰相潘世恩,得到御赐圆明园宅第的恩赏,这对"贵潘"家族来说自然是无比荣耀的一件大事。后潘曾莹将南石子街旧居,特仿其父潘世恩京城御赐第格式,改建为坐北朝南的大宅,占地面积约8000多平方米。宅分三路五进,中路各进皆为楼屋,两侧厢房走廊,连通为走马楼式,其间庭院宽敞。第四进楼面阔三间带两隔厢,宽约16.2米,进深13.9米,高约10米,扁作梁,装修精致。西路有砖雕门楼,题嘉庆年款。正门外有拴马环3处。惜东路前部原庭院已废。改建后的潘宅规模宏大,虽为潘曾莹所有,但潘祖年、潘祖荫也在此居住。
潘顶水 - 2009/7/29 9:12:00
潘祖荫,字东镛,号伯寅,清道光十年(1830)生于北京米市胡同,自幼好学,精通经史,涉猎百家。咸丰二年(1852)壬子科殿试得中探花,授翰林院编修;同治初年迁光禄寺卿,兼署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等;同治五年(1866)任工部尚书;光绪年间累官至刑部尚书、军机大臣。他虽身居高位,却勤于政务,秉性直爽,为人谦恭,广结天下朋友,任贤爱才;曾三次鼎力密保左宗棠,使其最终成为"同治中兴"的得力重臣。潘祖荫为官体恤民情,常为民请命。同治二年(1863)曾上疏请允减免江苏赋税;民间遭遇水涝灾害,他曾先后亲书"告灾乞赈"文书成百上千封,并想尽办法"饥者给食,寒者授衣",为民救灾,无微不至。最后即因救灾积劳成疾,于光绪十六年(1890)卒于任上,赐谥文勤。


  由南石子街8号进门,第一进房屋已破旧不堪,翻轩和楼梯栏杆尚完整,楼厅花窗纹饰细致;厅后有一座砖刻门楼,额题"绥德流芳"四字;第二进房屋经翻建已非旧貌;第三进厅堂面积较大,面阔三间,有翻轩,四架大梁雕花精细,柱子粗硕夏布泥墁,涂以黑漆,下承青石鼓墩柱础;大厅前部虽已翻造过,然整体结构基本保持原状。大厅两侧各有备弄进出,第四进仍保留着石库墙门,大门外还有拴马环。


  除南石子街6~10号之外,迎晓里12-1、12-2号亦为潘宅的一部分。此处门前有古井一口,墙上有《五圣阁碑》石刻两块,但字迹已很难辨认。12号原为潘氏家庵,第一进三开间,落地长窗八扇,梁架尚好,翻轩、地板基本完整;第二进也有翻轩,前有花窗,歇山式屋顶,立柱同为夏布泥墁黑漆,青石鼓墩柱础有浮雕,惜落地长窗已损坏……


  当年潘祖荫打理政务之余,对金石、图书特别嗜好,尤喜收藏三代文字。著有《滂喜斋丛书》、《功顺堂丛书》等。今苏州博物馆藏有《潘祖荫信札》(稿本)等。潘祖荫每发现彝器文物,必"倾囊购之,至罄衣物不惜"。其"攀古楼"专藏青铜器。潘祖荫去世后,大部分的文物珍品,都由潘祖年运回苏州,庋藏在南石子街旧宅内。1937年抗战爆发前,南石子街潘宅仍有藏品数百件之多。大克鼎、大盂鼎和毛公鼎,是当时最为著名的三件西周青铜重器,前两件就为潘氏收藏,故曾刻有"天下三宝有其两"印章一枚。两鼎腹内铸有铭文,记载西周土地制度和官制等,是研究西周早期历史的重要资料。当年朝中向"潘大人"索要两鼎铭文拓本者甚多,然因原件拓本寥寥无几,仅有少数至亲好友才得如愿以偿。


  抗战沦陷时期,曾先后有七批侵华日军闯进潘宅"抢宝",幸亏潘家早作准备而未遭洗劫。建国初期,潘氏后人潘达于,即潘祖荫、潘祖年的孙媳妇才让当年深埋于地下的稀世珍宝大克鼎和大盂鼎重见天日,并无私捐赠国家收藏--大克鼎今收藏在上海博物馆,大盂鼎藏于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今国家博物馆)。


  2004年2月28日, 国家文物局、国家博物馆、上海博物馆以最高礼遇为潘达于的百岁寿诞祝寿。当这位满头银发、精神矍铄的老人健步走入上海博物馆大厅时,前来祝福的人们全体起立,大厅里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掌声表达了人们的敬意,掌声更在祈福;仁者寿。此时,就在上海博物馆四楼"百岁寿星潘达于捐赠大盂鼎、大克鼎回顾特展"展厅里,从苏州南石子街老宅出发,在祖国南北各镇一方、分别了50余年,又遥相呼应了半个多世纪的两座宝鼎--大盂鼎、大克鼎静静地伫立着,它们一定也在为这位老人祈福,因为它们浩瀚的历史得以留存和再现,离不开这位视宝鼎如生命的世纪老人。
1
查看完整版本: 从苏州潘姓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