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氏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潘德富:潘氏起源考实(绪言、之一、之二) [复制链接]

1#

潘氏起源考实

绪言

潘氏起源,文献史料和相关姓氏专著上各说不一。除改姓和赐姓外,有芈姓潘氏说、姚(舜)姓潘氏说、炎帝姜姓潘氏说、殷潘氏说、姬姓潘氏说。

其起源地有古楚国说、今北京延庆(潘都)----陕西兴平(古潘子国)说、南涿鹿县古潘县说、南怀来县古潘邑说、陕西咸阳---西安说、河南荥阳说、河南固始古潘国说。

综合各潘氏起源说,其始祖及其起源地关系如下图:

从上图看出,潘氏起源说中,同属古上谷郡的今延庆县、今怀来县、今涿鹿县分别古潘都潘邑、潘县,三个带“潘”的古地名有三个不同祖先的潘氏;怀来县内潘氏和姬姓潘氏;陕西兴平北西周时有姚(舜)姓潘氏和姬姓潘氏;同是一人的姬姓毕公高之子季孙,有采食陕西咸阳---长安、陕西兴平北、河南荥阳、河南固始、怀来古潘邑五说;潘崇不是正史上最早的潘氏人物却成为潘氏的始祖。明显上述诸说中存在有不可相信和不真实的虚假成分。

为探讨潘氏起源说中的真伪,特将笔者见到的有代表性、或最早、或不同表述方式的相关文献资料堆积成本文,期以引起相关专家学者和族人对潘氏起源问题的关注。

中华五千年文明,史料书籍浩如烟海,自己所能见到的仅是沧海一粟,加之水平原因,文中差错谬误难免,敬请相关专家学者和族人予斧正。

一、关于芈姓潘氏说

(一)主要记载

唐代林宝撰元和七年(812年)成书的《元和姓纂•二十六桓》先是肯定了潘氏为姬姓毕公高之后,又:“(潘)岳《家谱》云:‘潘氏,楚公族芈姓之后。’”。

南宋史学家郑樵撰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成书的《通志•氏族略》:“潘氏,芈姓,楚之公族,以字为姓,潘崇之先,未详其始。或言毕公高之季孙采食于潘,谬也。潘岳家风诗自可见。晋亦有潘父,恐自楚往也”。

清人秦嘉谟辑补的《世本》中,除有“潘氏周文王子毕公高之子季孙食采于潘,因氏”。又:潘氏,楚之公族,以字为氏,潘崇之先。崇生尪。尪生党。”

现诸多姓氏书称:“潘国,在今固始县楚国吞并潘国后,将其作为一邑,潘邑子孙遂以邑为姓”。“楚成王时,太子商臣的老师潘崇(姓芈,字潘)的后代以先人的字为氏,改姓为潘”

(二)解读与分析

芈姓潘氏说是唐代之前两个潘氏起源说中之一,足见此说由来以久。但对照史料却是疑点多多。

1、潘崇并不是见于记载的最早潘氏历史人物

潘崇不是正史上记载的最早潘氏历史人物

《史记•晋世家》载:昭侯“七年,晋大臣潘父弒其君昭侯而迎曲沃桓叔”。《史记•楚世家》载:成王四十六年楚穆王“告其傅潘崇”,“穆王立,以其太子宫予潘崇,使为太师,掌国事。”这是关于潘崇最早的记载。

昭侯七年是公元前739年,成王四十六年是公元前626年。对比可知,潘崇晚于潘父百余年。显然南宋郑樵的潘氏“潘崇之先”和潘父“恐自楚往也”相矛盾。既然潘崇之前已有了潘父明显潘崇不是潘氏的始祖。

另外,在郑樵《通志·氏族略》中,虽有潘氏潘崇之先”,但其紧接着的是“未详其始”。既然潘氏起于什么时间,又以谁的字为氏都不清楚。明显郑樵的“潘氏,芈姓”潘崇之先只要猜测。

出土的番器铭文推断潘崇不是最早的潘氏历史人物

据资料,西周时的传世番器有番生簋、番菊生壶等。现已河南省信阳的长台关甘岸、吴家店、五星和潢川的彭店、湖北省当阳县的河溶等地,也出土有春秋早期到晚期铭文有“”字的铜器,如“番君”、“番叔”、“番伯”“番仲”。其中,1983,信阳市五星乡平西村的番叔墓出土的(番)叔壶,铜壶颈部有“番叔□龠,自作宝壶,其永用之”铭文。

王文耀《简明金文词典》:番“金文用作姓氏,即‘潘’”。

吴镇烽2006年版《金文人名汇编修订本》中,信阳市出土的铜壶铭文“番叔□龠”为“潘叔□龠,春秋早期人,名□龠,楚国贵族,潘氏家族”。本书收录有潘叔□龠、潘伯官曾等西周中期至春秋早期潘氏人物达14人。

关于金文中的番,除认为番即潘外,也有学者认为“番为甫字,甫国即吕国”,或“‘番’音審,審即沈。但从已出土的铜器中知,商代晚期有《宰甫卣》、西周有《沈子也簋》、《番菊生壶》、《吕伯簋》等。其铭文中,“”(吕)、“”(沈)、“”(番或潘)、 “”(甫),字形并不同。

据文章介绍:吕国古国名,故地在今河南省南阳西,周时赐姓姜,春秋初年为楚所灭,后其中一支东迁至今河南省新蔡县,宋朝罗泌著路史·周世国名纪》中记载吕国“周置,旋亡,为宋邑”又:元和姓纂记载周文王第十子聃食采于沈,因氏焉今汝南平舆沈亭,即沈子国。

史书上,楚国在春秋时期有楚穆王的老师潘崇,还有楚大夫潘尪、潘党,他们的先人或后裔曾经生活在信阳、潢川、当阳一带是有可能的。因此,将出土的春秋铜器中的“番君”、“番叔”、 “番伯”、“番仲”定为潘氏人物应当可信。

如果上述之说成立,明显生活于楚成王和楚穆王时期的潘崇不是最早的潘氏历史人物,自然也不是潘氏之始祖。

2、出土的唐代碑文明确记载潘崇是姬姓毕公之后

2001年河南洛阳伊川出土了706年时的《大唐故房州刺史潘府君(翔)墓志铭并序》碑,碑文记载:“昔我本系,始自文王之少子毕公,则有司徒匡周,大夫霸楚”(见杨作龙、赵水森等著《洛阳新出土墓志释录》)

1929年洛阳出土了洛阳县清风里的潘孝长及夫人墓碑,墓葬于贞观十四年即公元640年,其《潘孝长墓志铭》碑文也记载,潘孝长的先人“司徒佐周,大夫仕楚,昭彰往烈,蝉联素绪”(见于周绍良主编《全唐文新编》卷992)。同卷还有《潘孝基墓志铭》,碑文也记载:清河广宗人,胤自有周,筮仕於晋,司徒五教,道著温柔,大夫九能,事烈於微宛,风流鍮远,音徽若存,门伐家声不待扬榷。

上述墓志中的司徒,是不是《元和姓纂》和宋衷(汉)注、秦嘉谟(清)等辑的《世本》中将其列为潘氏人物之列的《诗经•小雅•十月之交》上的“番维司徒”不得而知。但毫无疑问,上述墓志中的“大夫仕(或霸)楚”应该指的就是正史上的楚大夫潘崇、潘党等人。

清代王相《百家姓考略》说:潘氏“周毕公高支子食采于,以邑为氏。楚有崇,吴有

上述说明,潘崇是姬姓之后而不是芈姓之后,这也《史记·魏世家》记载的毕公高之后“或在中国,或在夷狄”相吻合。

3、潘乾是“潘崇之末绪”不等于潘崇就是潘氏始祖

《潘乾校官碑》铭文有潘乾“盖楚太傅潘崇之末绪也”,这是许多学者用于证明潘崇就是潘氏始祖的证据。

该碑立于东汉光和四年(公元181年),对讨论和研究潘氏文化有重要价置。但潘乾“盖楚太傅潘崇之末绪也”这句话,在李樯《秦汉刻石石选译•校官碑》译文为潘乾“原是楚国太傅潘崇的后裔”。

《吏部常选广宗郡潘智昭墓志铭》:智昭 “楚大夫汪之绪也,洎乎晋业,黄门侍郎岳之允矣”。本碑刻于748年,其中的“汪”有文章称即潘尪。如果“汪”是潘尪,则潘乾、潘岳、潘瑾、潘智昭都是潘崇之后是可信。但这并不能说明潘崇就是潘氏的始祖。

《奉诚尉校尉崇业府司马张志相妻潘氏(善利)墓志铭》碑文有:潘夫人“晋河阳令岳之苗裔,齐主仗君荣之元女”。所谓“苗裔”,陆瑛编《简明称谓辞典》中说即“指后代子孙”。潘岳是潘善利的先人,但谁也不会说潘岳是潘氏的始祖;现在的不少地方的《潘氏族谱》记载始祖是潘美,同样也没有人会说潘氏起源于潘美;曾枣庄、刘琳主编《全宋文•唐政事堂记》有“因李华之末绪而献文日”,这里的“李华之末绪”,可能也没有人会说李华是李氏的始祖。

事实说明,以潘乾是“潘崇之末绪”认定潘崇就是潘氏始祖证据不足。

4潘崇“芈姓”以史无据

、从荆州地区出土的简文“番(潘)先”和“楚先”推断潘氏不是芈姓之后

1978湖北荆州市掘的天星观1号墓,墓主邸阳君番胜贞或番乘贞。专家推断该墓下葬年代在公元前360-前340年间。

据 2005年丁四新主编《楚地简帛文献思想研究(二)》收录的晏昌贵《天星观“卜筮祭祷”简释文辑校》,天星观1号墓简文中有“祷番先”、“祷卓公”、“祷惠公”等记载。

1987年出土的湖北省荆门市十里铺镇包山二号楚墓,专家推断墓主下葬时间约为公元前316年。墓中出土的竹简中有“先老僮、祝融、鬻酓(熊)”河南省新蔡县葛陵简文中,举祷楚先也是“老童(僮)、(融)、(熊)”。湖北江陵望山一号墓简文记载有墓主悼固之外的简王、圣王等五世先人和“楚先”老童、祝融、鬻熊。

《史记·楚世家》载:“楚之先祖出自帝颛顼高阳”,“高阳生称,称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为帝喾高辛居火正”。“帝喾使重黎诛之而不尽。帝乃以庚寅日诛重黎,而以其弟吴回为重黎後,复居火正,为祝融。”“周文王之时,季连之苗裔曰鬻熊。鬻熊子事文王”

《世本》说“老童生重黎及吴回”。谯周说“老童即卷章”。由此,包山二号楚墓和新蔡葛陵中的老童()、祝(融)、酓(熊)就是史记中的卷章祝融、鬻熊。

晏昌贵先生在《天星观“卜筮祭祷”简释文辑校》一文指出:“值得注意的是,包山楚简、望山楚简、新蔡楚简均祭祷楚先公、先王,但天星观楚简中祭祷的对象却只有‘番先’,不见‘楚先’。”

陈伟先生在《新出楚简研读》一书中也认为:“天星观1号墓的墓主是邸阳君番乘。他祷祠‘番先’,却不提‘楚先’,也不提‘荆王’系列或者文王以后的任何一位楚君……天星观简中的‘番先’当与‘楚先’相当,是番氏始祖或远祖。番乘祭祀番先而不及楚先与楚先公、先王,不大可能是楚人同宗,当另有来源。陈振裕先生曾经指出:天星观1号墓祭祀祖先时没有祭祀楚国先王,只祭祀其先君章公、惠公等人。它说明战国时期的楚国,只有王族的人在祭祀祖先时才能祭祀楚国先王。”

天星观1号墓竹简中的番乘贞专家考证即潘乘贞。如果番乘贞就是潘乘贞,说明潘崇是潘氏始祖之说不符史实,且楚国潘氏也非芈姓之后。如果“番”氏不是“潘”氏,也证明了并非所有楚国贵族都与楚王同姓

潜夫论》楚公族(或芈姓)中没有潘氏

《潜夫论·志氏姓》载:芈姓之裔熊严,成王封之於楚,是谓粥熊,又号粥子……公族有楚季氏、列宗氏、斗强氏、良臣氏、斗耆氏、侯氏、季融氏、仲熊氏、子季氏、阳氏、无钩氏、蒍氏、善氏、阳氏、昭氏、景氏、严氏、婴齐氏、来氏、来纤氏、即氏、申氏、訋氏、沈氏、贺氏、咸氏、吉白氏、伍氏、沈瀸氏、余推氏、公建氏、子南氏、子庚氏、子午氏、子西氏、王孙、田公氏、舒坚氏、鲁阳氏、黑肱氏,皆芈姓也。”这里芈姓中没有潘氏。

《元和姓纂》所引 “潘氏,楚公族芈姓之后”不可信

《元和姓纂》上有(潘)岳《家谱》云:‘潘氏,楚公族芈姓之后’”,这是现在诸多姓氏专著用以证明潘氏是芈姓之后的最主要的证据。

事实上,现在能看到的文献史料中,除唐代林宝的《元和姓纂》外,还没有哪位学者说过看到潘岳《家谱》,或在文章中直接引用潘岳《家谱》的“芈姓之后”,现在诸多潘岳的考证专著中也没见有潘岳何时写过《潘氏家谱》的事。《二十五史补编·补晋书艺文志》中也说:“《潘氏家谱》(潘岳撰)见《元和姓纂》”,又 :“《潘氏家谱》(潘岳)仅按见《元和姓纂》卷四”。

由此,《元和姓纂》所说潘岳《潘氏家谱》是否存在值得怀疑。

唐代之后,诸多学者在谈及潘氏是芈姓之后时,多以潘岳《家风诗》为证。然查潘岳《家风诗》,其全文为:“绾发绾发,发亦鬓止。日祗日祗,敬亦慎止。靡专靡有,受之父母。鸣鹤匪和,析薪弗荷。隐忧孔疚,我堂靡构。义方既训,家道颖颖。岂敢荒宁,一日三省。”诗中并没有潘崇或潘岳“芈姓之后”的说法。可见,《通志•氏族略》等一些姓氏专著中的“潘氏,芈姓”潘岳家风诗自可见”不可信。

5楚国灭固始县的潘国后 ,“潘邑子孙遂以邑为姓”或潘崇后代以潘崇的字为氏都不符史实

《括地志》说:“光州固始县,春秋时蓼国。”《嘉靖固始县志•沿革志》载:固始县“春秋为蓼、蒋、黄三国地”。乾隆《固始县志》载:“固始县本名寝,后汉光武帝更今名,其地于周初为蓼国”。康熙《固始县志》载:“固,古蓼国也”。《元和郡县图志》说:“光州固始县,东汉封蓼侯之地,春秋时蓼国,楚并之,今县是也。”

在蓼国之西不远就是蒋国。《春秋左传》上记载有富辰在僖公二十四年一段话,其中说到“凡、蒋、刑、茅、昨、祭,周公之胤也”。

蒋国的地域和治所,《左传》杜预注说:“蒋在弋阳期思县。”《后汉•地理志》说:“汝南期思县蒋乡,故蒋国。楚灭为期思”。《根在河南》中说“固始蒋集镇—-古蒋国故地”。

从史料看,蓼国、蒋国都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诸侯国。现固始之地当时在蒋国、蓼国之区域间。今固始有些地名还与蓼国有关也证明了蓼国在固始。

《史记•楚世家》又清楚记载:成王四十六年,潘崇时任楚穆王老师,成王死,“穆王立,以其太子宫予潘崇,使为太师,掌国事。穆王三年,灭江。四年灭六、蓼。

穆王四年是公元前622年。既然固始之蓼国是在潘崇为楚穆王太师之后为楚国所灭,明显楚国吞并潘国后“潘邑子孙遂以邑为姓”或潘崇“后代以先人(潘崇)之字为氏”都不符史实

二、姚(舜)姓潘氏说

(一)主要记载及出处

明朝陈士元《姓觿•十四寒》:“《国名记》云古潘国,舜裔,文王诛潘正是也。

胡庆财著《 中华姓典》:“最早的潘姓出自生于姚墟的舜,他建立了潘都(今北京市延庆县东北)后整个部落迁至今陕西兴平北,商时舜的后裔在潘地建立潘子国,商末为周文王所灭,其子孙以国为潘姓。又文王封其孙季伯于潘后潘国迁今河南固始县,春秋时灭于楚。楚灭潘后成为潘邑,后生活于潘邑的楚之子孙也以邑而为潘氏。”

(二)分析与解读

1传说中的舜都潘在今河北涿鹿县境内

(1)西汉之古潘县县治在今河北涿鹿县境内

东汉班固《汉书·地理志》:“汉兴,因秦制度,崇恩德,行简易,以抚海内上谷郡,秦置莽曰朔调。属幽州”。其中有沮阳、潘、居庸、夷舆、涿鹿、且居、茹、下落等“县十五”张烈主编《汉书注译》(第二册)注上谷郡“郡治在沮阳(今河北省怀来县东南)”,潘“治所在今河北省涿鹿县西南”。居庸“治所在今北京市延庆县”, 夷舆“治所在今北京市延庆县东北”,涿鹿“治所在今河北省涿鹿县东南”,且居“治所在今河北省怀来县西”,茹“治所在今河北省涿鹿县东北”。下落“治所在今河北省涿鹿县”。

范晔《后汉书·郡国志第二十三》:永元十一年(按:99年)。当时有八城:沮阳、潘、宁、广宁、居庸、雊瞀、涿鹿、下落。

梁允麟《三国地理志》;“潘(今河北涿鹿西南)前汉县,后汉初省,和帝永元十一年复置

《晋书》卷十四志第四;广宁郡故属上谷,太康中置郡,都尉居。统县三……下洛、潘、涿鹿

《旧唐书》卷三十九志第十九:怀戎 ,后汉潘县,属上谷郡。北齐改为怀戎。妫水经其中,州所治也

《太平寰宇记》:懐戎。妫州……本汉潘县也,属上谷郡。

《晋太康地志》:潘县更属广甯郡。魏孝昌中废。高齐天保六年,于此置懐戎县。唐武德七年,改置北燕州。贞观八年,改北燕州为妫州,县属不改。

《太平御览》引《十道志》:妫州“《禹贡》冀州之域。舜暨周为幽州之域。春秋战国并属燕国。秦并天下,为上谷郡为潘县也”。:潘县,属上谷郡。莽曰树武  

《河北省地名·张家口分册》潘县位于涿鹿县城西南偏南12公里处……治潘城(今涿鹿县保岱村)。又;潘县“汉高祖元年(公元前206年)置县。

新《涿鹿县志》载:现潘县古城西城墙100米,断垣残壁,依稀可见。

上述说明,西汉设置的潘县与今北京市延庆县的古居庸县和古夷舆县同属上谷郡。虽上谷郡治所在历史上多次变动,但潘县自设置后,其地均在今涿鹿县内。

(2)皇甫谧说的舜都潘在今河北涿鹿县境内

皇甫谧著、徐宗元辑《帝王世纪辑存·自皇古至五帝第一》:“始封於唐,后徙晋阳,即帝位都平阳。舜都蒲阪(原注今蒲州河东县)。”:“舜所都或言平阳,或言潘。潘,今上谷也”;“舜所都也,或言蒲坂或言平阳及潘者也,今城中有舜庙”;

皇甫谧所说的舜都潘之地在哪里?

李泰(唐)等著、贺次君辑校《括地志·妫州·怀戎县》:“潘,今妫州城是也”,“上谷故城在妫州怀戎县东北百二十里,“妫州有妫水,源出城中。耆旧传云即舜厘降二女于妫汭之所。外城中有舜井,城北有历山,山上有舜庙”,“涿鹿故城在妫州怀戎县东南五十里,本黄帝所都……涿鹿山在妫州东南五十里,山侧有涿鹿城,即黄帝、尧、舜之都也。”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漯水》漯水“又北径潘县故城,左会潘泉故渎,渎旧上承潘泉于潘城中,或云,舜所都也”。

《晋书·皇甫谧传》:“太康三年(282年)皇甫谧故去”。《晋太康三年地记•广宁郡》:“潘县更属广宁郡”。可见皇甫谧去世的之年,潘县才改属广宁郡。

上述说明,传说中的舜都潘在今河北涿鹿县境内,而不是在今延庆县东北。

2、舜建潘都于今延庆县东北难以让人相信

舜帝建潘都于北京延庆县东北不见于古文献史料记载。相关姓氏专著的舜建潘都于今延庆县东北,其根据不得而知。综合相关讨论延庆与舜帝关系的一些专著和文章看,其主要依据有:

一是《史记·五帝本纪第一》有“舜饬下二女於妫纳”,延庆又有河名妫水河。有学者推断“贞观时将延庆命名为妫州是因为原来就有妫水和舜庙”,“‘妫’字已成为延庆的代名词”,“虞氏发源于延庆之舆夷”,虞舜 “是北京延庆人”。

二是《史记·五帝本纪第一》记载:轩辕“以与炎帝战於阪泉之野”《延庆州志·山川》:阪山“在延庆州城北十五里。相传轩辕与炎帝战于此”。《读史方舆纪要》:延庆州阪泉山“在州西,相传轩辕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即此山也。亦曰阪山”。《北京名胜古迹辞典·阪泉一条说“唐《括地志》云:‘阪泉今名黄帝泉,妫州怀戊县东五十六里’……按旧城计,正是延庆上下阪泉一带”。

三是宋人乐史撰《太平寰宇记·怀戎·历山》引《后魏舆地图风土记》:“潘城西北三十里有历山,形似覆釜,故因以名之。光绪五年《延庆州志·山川》:“歴山在延庆州西北三十里。”

四是汉所置夷舆县在今延庆县东北。有学者推断:虞舜 “是北京延庆人”;“舜最早的都城是潘”,“舜帝都潘,即《帝王世纪》的妫墟”。由此舜都潘在今延庆县东北。

仅据上述观点,舜建潘都于延庆县东北应该是不受怀疑。但进一步对照相关史实分析,却疑点多多。

(1)文献中的虞舜居妫纳”的妫纳在今延庆县证据不足

①文献史料记载妫汭和妫水均不在今延庆县内

《史记•五帝本纪上的 “舜饬下二女于妫汭”,皇甫谧《帝王世纪》注:“纳二女于妫水之汭”;“妫水在河东虞县历山西,水涯也,独洛然也”。

《括地志·蒲州·河东县》:“妫汭水源出蒲州河东(县)南(雷首)山许慎云:‘水涯曰汭。’按《地记云》云‘河东郡(青)(首)山(东山)中有二泉,下南流者妫水,北流者汭水。二水异源,合流,出谷西注河。妫水北曰汭也’。又云‘河东县二里故蒲膎城,舜所都也”。《括地志·妫州·怀戎县》:“妫州有妫水,源出城中。耆旧传云即舜厘降二女于妫汭之所”。

《中国历史地名辞典》妫水在今山西永济县蒲州镇南,源出历山,西流入黄河

《太平寰宇记·蒲州·河东县》:妫汭水,源出河东县南三十里雷首山。此泉南流者曰妫,北流者曰汭”。

《路史·国名纪丁》“潘,故县属上谷,本北燕州,贞观故曰妫州,今妫之怀戎,亦曰妫墟

相关文章介绍:《尚书集传》上有“妫,水名,在今河中府河东县。出历山入河”。《尚书正义》上有“虞与妫汭为一地”,“妫水在河东虞乡县历山西,西流蒲坂县南,入于河,舜居其旁。”《史记全本新注》“妫汭,妫水河湾,舜所都之地,妫水源出山西省永济县南之历山,注入黄河《辞海》说“妫汭,在今山西永济南”。

上述表明,在唐代以来的文献典籍中,“妫汭”在今山西永济县,或耆旧传云”在妫州怀戎县即今涿鹿县,并不在今延庆县内。

②今延庆县妫水河在北魏之前称清夷水或沧河

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约470—527)的《水经注》卷4载:郡南有(蒲坂县)“历山,谓之历观,舜所耕处也。有舜井,妫、汭二水出焉。南曰妫水.北曰汭水。西迳历山下,上有舜庙”。

郦道元《水经注·漯水》:漯水又东,迳潘县故城北,东合协阳关水……又北迳潘县故城,左会潘泉故渎。渎旧上承潘泉于潘城中,或云,舜所都也……漯水又东南,左会清夷水……清夷水又西北,迳阴莫亭,在居庸县南十里。清夷水又西会牧牛山水

《旧唐书地理二》:妫州贞观八年(公元634年),改名妫州,取妫水为名。长安二年(按:702年),移治旧清夷军城”。“怀戎后汉潘县,属上谷郡。北齐改为怀戎。妫水经其中,州所治也。

明史·地理志:“隆庆元年改曰延庆州……东北有妫川,俗名清水河,下流注于桑乾河。”

光绪年间席之瓒纂《怀来县志·山川》“妫水”一条所引《通志》“本古清夷水,今讹为河也”。

对照上述记载,北魏时期的妫水在蒲坂县,即今山西永济市。《旧唐书地理二》中的妫州之妫水,即今河北省涿鹿县保岱的小河,北魏时期称潘泉故渎。现在北京市延庆县内的妫水河,得妫水名在长安二年(702年)之后,北魏时期称清夷水。

延庆妫水河得名是虞舜北京延庆人之故可信度不大

从史料看,周武王克商以后,封帝尧之后于蓟,封召公奭于燕,表明今北京、延庆一带西周初期有虞舜后裔。但虞舜与虞舜后裔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由周文王到长安二年(702年)妫州移治旧清夷军城大约2200年左右;后稷与舜帝同时期,是周文王22代先祖。可以推断,延庆的妫水河得名是在舜帝之后近3000年的事。

3000年,也就是西周初到现在的时空,相当于现在人与西周人的关系,加上延庆县妫水河是“舜居妫纳”之故又不见于古代史料文献上。明显妫河之名是因“舜居妫纳”和虞舜 “是北京延庆人”之故没有多大可信度。

虞舜是北京延庆人缺乏史料可佐证

《史记》:舜,冀州之人也。舜耕历山,渔雷泽,陶河滨,作什器於寿丘,就时於负夏。

《孟子·离娄下》: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

《竹书纪年》:帝舜“母曰握登,见大虹意感而生于姚城

有文章介绍,《风土记》云“舜东夷之人,生姚邱”;《会稽旧记》中有“舜,上虞人也,去虞三十里有姚丘,即舜所生地

关于冀州、诸冯、东夷、姚城、上虞:《史记正义》解释“蒲州河东县本属冀州”;《水经注》中注解陶城在蒲坂城北,即舜所都也”;《太平御览》引《十道志》说妫州“《禹贡》冀州之域。舜暨周为幽州之域。春秋战国并属燕国。秦并天下,为上谷郡为潘县也”;宋代金履祥《孟子集注考证》“诸冯在河中府河东县(即今山西省永济市),其地有姚墟”。清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垣曲县·三锥山》条说“诸冯山在县东北四十里。孟子云,舜生于诸冯,盖即此东汉越岐《孟子》注“诸冯、负夏、鸣条,皆地名,负海也,在东方夷服之地,故曰东夷之人也”。《辞海》说东夷是中国古代对东方各族的泛称”。《太平御览》皇王部六注虞即会稽县(今浙江)距余姚七十里始宁,上虞南乡也,后为县”。《括地志》“故虞城在陕州河北县东北五十里虞山之上”,“姚墟在濮州(山东)雷泽县东十三里”,又越州有“余姚县”。

虽舜帝出生在史学界颇多争议。但古文献中,没有虞舜出生于今延庆县的记载。因而仅仅依据“妫与虞可以互通”或舆夷即虞夷的同音字”来认定虞舜为北京延庆人明显难以成立。

⑤ 唐“贞观时将延庆命名为妫州”提法明显不妥

有专家称:贞观时将延庆命名为妫州是因为原来就有妫水和舜庙”。

这种观点也被一些文章用作虞舜是北京延庆人的证据。其实“贞观时将延庆命名为妫州”提法明显不妥。

第一、据资料,北齐武平三年(572年)分东燕州地置北燕州(治今河北涿鹿县城西南二十六里保岱镇), 577年改北燕州为燕州。《旧唐书地理二》载:“妫州:隋涿郡之怀戎县武德七年讨平高开道,置北燕州,复北齐旧名。贞观八年,改名妫州,取妫水为名。《中国历史地名辞典》:北燕州“北齐置,治所在怀戎县(今河北涿鹿县西南桑乾河南岸)。隋大业初废。唐武德七年(624年)复置,贞观八年(634年)改名妫州。”

上述表明,因妫水之名,贞观时将北燕州改名妫州,而不是将延庆命名为妫州。

第二、查资料,西汉时,今延庆境内置虽设有居庸、夷舆两县。但有延庆之名是在隆庆元年(1567年)后,当时为避穆宗年号才将隆庆州改为了延庆州。也就是说,唐贞观八年(634年)改北燕州为妫州900多年后才有延庆之名。明显将北燕州改为妫州说成是延庆命名为妫州”不符史实。

第三、新的《延庆县志》记载“唐贞观八年(634年)改北燕州为妫州,今延庆州时属妫州东境”。可知贞观时延庆之地属妫州所辖,但不是妫州的全部。妫州与当时的延庆是包容与被包容关系。

⑵《括地志》上说的阪泉其地“正是延庆上下阪泉一带”之说明显错误

唐之前古文献记载轩辕与炎帝之战在阪泉其地在今涿鹿县

《史记·五帝本纪第一》:轩辕“以与炎帝战於阪泉之野”

据资料,汉代贾谊《新书》:黄帝行道而炎帝不听,故战于涿鹿之野。”《列子·黄帝》:“黄帝与炎帝战于阪之野。”《大戴礼·五帝德》:黄帝“赤帝(炎帝)战于阪之野。”

皇甫谧著、徐宗元辑《帝王世纪辑存·自皇古至五帝第一》:今上谷有涿鹿县及蚩尤城,阪泉地又有黄帝祠,皆黄帝战蚩尤之处也。

《括地志·妫州·怀戎县》:阪泉﹐今名黄帝泉﹐在妫州怀戎县东(南)五十六里

《晋太康地里志》:涿鹿城东一里有阪泉﹐上有黄帝祠

清代《延庆州志·山川》:阪山 “在延庆州城北十五里。相传轩辕与炎帝战于此”;《大明一统志·隆庆州》:阪山,在州境内,轩辕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即此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延庆州阪泉山“在州西,相传轩辕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即此山也。亦曰阪山”。

上述说明,唐代之前诸书中,轩辕与炎帝之战的地点阪泉,其地在今涿鹿县内。明代之后才有轩辕与炎帝战于延庆阪山的说法,显然前者可信度大。

退而言之,即使黄帝与炎帝战于延庆北之阪山,也不等于舜就建潘都于延庆北。因为传说中的舜都潘,在唐代之前的古文献中上明确记载在今涿鹿县内,而不是在延庆北。

《括地志》上古怀戎(或曰潘县)不在今怀来县内

有学者称“古怀戎即今怀来县(其旧城已没入官厅水库)”,甚至 《北京名胜古迹辞典·阪泉一条也说“唐《括地志》云:‘阪泉今名黄帝泉,妫州怀戊县东五十六里’……按旧城计,正是延庆上下阪泉一带”。

其实, 妫州有旧妫州和新妫州。《旧唐书地理二》已清楚记载,妫州长安二年(702年) “移治旧清夷军城”,也就是今怀来县(其旧城)内。《括地志》成书于唐贞观十六年(642年),比妫州州治东移早60年。可以肯定,《括地志》所说潘城、妫水、山等的参照点妫州城指的是东移前的妫州,而不是成书后60年后东移到了清夷军城的妫州城。

新、旧妫州城相距100多里。以东移了的新妫州州治(古怀来城)为坐标,以《括地志》上旧妫州的记载为参数定位炎黄之战的阪泉位置,这明显是错误的。况且以新妫州城为坐标,以《括地志》上“东五十六里”的阪泉也不在今延庆境内。

也有学者以张守节《史记·正义》的阪泉记载认定黄帝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阪泉在延庆县界内。

由《史记·正义》书序知,该书写于唐玄宗开元24年(736年)左右,时妫州在今怀来县是事实。但其在《史记•五帝本纪》“阪泉”一条清楚注释“阪音白板反,《括地志》云:阪泉……在妫州怀戎县东五十六里”。可见张守节所说的阪泉位置也是以未东移前的妫州来定位的。

⑶以《太平寰宇记》中的历山”定位传说中的舜都潘城在延庆明显不妥

宋人乐史撰《太平寰宇记·怀戎·历山》引《后魏舆地图风土记》:“潘城西北三十里有历山,形似覆釜,故因以名之。光绪五年《延庆州志·山川》歴山在延庆州西北三十里

有学者依据上述舜都潘延庆州同是之西北三十里有历山,推测潘城应在延庆州内,即舜都潘城和潘县(城)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舜都潘城不在潘县。

事实上,在宋人乐史《太平寰宇记》成书之前,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漯水》就说:下洛城西南四十里有潘城城西北里有历山,山上有虞舜庙唐代徐坚《初学记·州郡部·河北道·覆釜·裂沟》所引《后魏舆地图风土记》也为“下洛城潘城西北三里有历山,形似覆釜,故因以名之。”与乐史同时期的北宋李昉等《太平御览》卷45所引《后魏舆地图风土记》也是潘城西北三里有历山。据介绍《路史·余论七》“历山”条所引《后魏舆地图风土记》也是“潘城西北三里有历山”

对照上述记载,明显乐史《太平寰宇记》中的“三十里”“三里”之误。

尽管乐史《太平寰宇记·怀戎·历山》所引“潘城西北三十里有历山”有误但其在《太平寰宇记·延庆右卫》明确记载:延庆右卫“在怀来城内,旧置于居庸关”,废潘县“汉置潘县,属上谷郡,后汉初省,永元十一复置潘县,仍属上谷郡,晋因之。甫谧曰:舜都蒲阪,或以为潘……北魏也亦潘县,属广宁郡,太和十六年,祭舜于广宁,以舜都潘也。后周始改怀戎县。文中所说舜都潘也是在怀戎县,而不是在延庆县境内。因此,以《太平寰宇记》的延庆之历山”定位传说中的舜都潘城在延庆不妥。

也有文章说:“《太平环宇记》卷七十一妫州怀柔县:‘历山……潘城西北三十里有历山’”。并以怀柔县为参照点,认定延庆之东北有古潘城。

此说与《太平环宇记》记载明显不符,《太平环宇记》中原文为妫州“怀戎县”而不是“怀柔县”。自然以怀柔县的西北三十里去定位潘城位置也是错误的。

车吉心总主编《中华野史·唐朝卷》中,收录有唐朝天宝末(756)登进士第的封演撰《封氏闻见记》。该《封氏闻见记》第八卷《历山》五条记:齐州城东有孤石,平地耸出,俗谓之历山。以北有泉,号舜井……云是舜之东家之井。乾元中,有魏炎者于此题诗曰:“齐州城东舜子郡,邑人虽移井不改。时闻汹汹动绿波,犹渭重华井中在。”又曰:“西家今为定戒寺,东家今为练戒寺。井中投一瓶,两井相摇响。”评濞又曰:“齐南郡里多沮洳,娥皇女英汲引处。窃向池中深畊来,浇茆畦土平流去。”炎虽文士,其意如是,则诚以为舜之所居也。按郑玄“历山在河东。”应物云:“在雷泽?”皇甫谧云:“在济阴。”今东齐也名历城,与舜耕历山其名相涉,故俗人混同。其说在河东者近是。

从这一记载看,唐朝天宝未时,还没有历山在今延庆境内的说法,说明延庆有历山是在唐朝天宝未之后。明显今人把它认定为传说中的舜都历山不足信。

⑷古潘城为舜都值得商榷

皇甫谧著《帝王世纪》今已失传。现在看到的是根据以后学者所引用整理而成。潘城为舜都是皇甫谧首倡,从其 “舜都在蒲阪”,“或言平阳,或言”看,作者对舜都在潘地表示的是不确定性。

学术界对潘城为舜都也有争议,其中史念海先生在《中国古都和文化·中国古都概说》一书中就指出以潘为舜都城,于史无稽。殆因其地有历山,而舛错附会王北辰在《北京史苑》1983年第一集发表有《妫水河名考》,认为古妫州“潘城并非尧、舜之都”。《太原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4期刊载有任振河《舜居妫汭与妫讷舜都所在地名考》,认为北京市怀来县一带的古妫州妫水系移植而来的后来之名”,“舜居潘之妫水之说,乃系误考。何况潘地无水,所以并非‘舜居妫’之妫墟”。

由此古潘城是否为舜都值得商榷。

3、今延庆的古潘都“整个部落迁至今陕西兴平北”建立潘子国值得怀疑

《史记·殷本纪第三》记载,商朝的始祖叫契,“长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为司徒,“自契至汤八迁。汤始居亳,从先王居”。

契至汤八迁之地,梁玉绳《史记志疑》是“砥石、商、商丘、殷、商丘、邺、蕃、毫”。王国维《说自契至于成汤八迁》一文考证是“蕃、砥石、商、商丘、相土之东都、商丘、殷、亳”

汤至商朝亡,其都城迁徙,《竹书纪年》是 “嚣、相、庇、奄、殷”,《尚书序》是 “嚣、相、耿、殷”。《史记·殷本纪》和《世本》是 “隞、相、邢、亳”

今延庆之古潘都和陕西兴平北之古潘子国都不见有史料记载;对照地图,延庆东北到今陕西兴平,两直线距离约1000公里;由前已知,自契至商朝也历经数百年。数百年中,有史料可查的其迁都除个别返回先人居住地外,其地名并不相同。由此,延庆之古潘都“整个部落迁至今陕西兴平北建潘子国可信度不大。

4《姓觿》的《国名记》云古潘国,舜裔,文王诛潘正是也”不可信

《路史》中提到的裔“潘”指的是地域而不是潘氏

明朝陈士元《姓觿•十四寒》中所引“《国名记》云古潘国,舜裔,文王诛潘正是也。 这是很多学引以证明“潘”氏是舜帝之后的证据。其实《路史》舜裔中提到的“潘”指的是地域而不是潘氏。

查《路史·后纪十一》,其原文为:“舜庶子七人皆厘降于齐人…….潘、饶、番、傅、邹、息、有、何、母、辕、余姚、上虞、濮阳、余虞、西虞、无锡、巴陵、衡山、长沙,皆其裔也。”

文中虽有“”、“”皆舜“其裔”,但 “潘”、”是与“无锡、巴陵、衡山、长沙”等地名并列,说明这里的“潘”指的是地域而不是姓氏。本卷罗列的几十个姓氏中没有潘氏也证明了这一点。

查《路史·国名纪丁·有虞氏后》,其原文有潘:故县属上谷《左传》潘获潘子者,本北燕州。贞观改曰妫州,今妫之怀戎,亦曰妫虚。” 又:“长沙:今岳之沂江,潭之益阳,梁之重华县有重华城,一号虞帝城,记为帝都。非”。《路史·国名纪戊·周氏后》又说:“潘:《魏土地记》云:‘下洛城西南四十〔里〕潘城是’”也

这里的“虞氏后”“周氏后”“潘”,虽也让人有指潘氏的感觉,但从潘“故县属上谷”贞观“改曰妫州”和“长沙:今岳之沂江……梁之重华县有重华城”看,文中的“潘”也同长沙一样指的是地域并不是指姓氏。

因此,把地名(或地域)的“潘”认定为潘氏不合原意。

⑵ 假定周文王灭潘子国属实,但周文王没有以国为氏的潘正可杀

不少姓氏专著或文章谈及舜姓潘氏时称:潘子国“被周文王所灭,其国民之子孙以国为氏,周文王杀的潘正此国人”

某国灭,“国子民的子孙以国为氏”,这是很多姓氏学家的观点。从理论上这似乎是可行的,但从客观的的实践中,要做到全国(或全部落)子民的子孙整齐划一 “以国名为姓”可行性和可能性都让人怀疑。

查史料,周文王的功绩主要是勤于政事,重视发展农业生产,礼贤下士,成功地调解了虞、芮两国争田纠纷,使小国纷纷前来归附后,他自周都岐邑(今陕西岐山、扶风交界处)用兵击败了北方的犬戎 (今陕西武功东、兴平北,一说在今陕西凤翔一带),为灭商做好了充分准备

《竹书纪年》:帝辛“二十三年,囚西伯(周文王)于羑里” ,“二十九年,释西伯”,“三十年春三月,西伯率诸侯入贡”,西伯盖“受命之年称王而断虞芮之讼,后七年而崩”。“三十一年,西伯治兵于毕,得吕尚以为师”,“三十六年春正月,诸侯朝于周,遂伐昆夷”,“四十一年春三月,西伯昌薨”。

假定周文王灭潘子国和潘子国其子民的子孙整齐划一 “以国名为姓”也确有其事。从相关古书看,周文王杀潘正的理由是“有异心不可不诛”。既然周文王 “断虞芮之讼,后七年而崩”,“遂伐昆夷”或“伐犬戎”五年“”。如此,当时的周文王根本就没有以国为氏的且“有异心”的潘子国“国民之子孙”潘正其人可杀。

如果周文王杀潘正确也确有其事,则“潘正”与《史记·齐太公世家》中的葛嬴“生昭公潘”一样,只是古人的字,并非为潘氏。因为周文王“遂伐昆夷”“伐犬戎”仅五年就去世了。

其实,关于文王杀潘正和孔子诛少正卯的故事,据资料介绍,早期的《左传》、《国语》、《论语》、《孟子》等书并没有记载。从南宋朱熹而至清代的崔述、梁玉绳等都提出了怀疑。

周文王杀潘正的故事,最早的是《荀子·宥坐第二十八》,其中有 “孔子为鲁摄相朝七日诛少正卯”,并提到周文王诛潘止”。在《说苑指武篇》中是孔子是鲁司寇“七日而诛少正卯”,说的是太公“诛潘址”。《孔子家语始诛第二》中是孔子为鲁司寇又摄行相事“诛大夫少正卯”,出现了文王“诛潘正”。由此看出,其故事为演绎形成的痕迹是明显的。

上述证明,《姓觿》的“潘国,舜裔,文王诛潘正是也”不可信。

本主题由 管理员 潘喜辉 于 2012/9/14 16:07:06 执行 设置精华/取消 操作
分享 转发
消灭0回复,从我做起!
TOP
2#

十分欣慰看到德富宗亲的文章,看到出这是一篇用心之作。固然难免会有不同解读,但是对潘氏历史文化的研究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答卷。我们今天的责任也好,义务也罢,通过对历史文献尽可能完整的梳理,对近现代考古成果的鉴定印证,通过对各地历代家谱的总结对照,真实客观的明晰潘姓人文历史的渊源本末,最大公约的实现当代潘姓家族的文化认同和亲情凝聚。这一点深值得我们广大潘氏宗亲借鉴共勉。
TOP
3#

谢谢槐树潘先生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