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氏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进一步深入研究潘氏南北二大源头说及固始番国(番水)潘水在何处?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近日和德富宗欢谈感觉收获不小,同时又看了潘京发表的” 关亍潘氏得姓的一点浅见” 当然优点不少,不过对于一些观点我不认同!纵观二位宗亲的论文发现他们的一个思路原则是: 一中国文字五千年来除书法艺术不同外构成字体结构是一直不变的。二潘国管理区域以及行政管理中心一直不变迁的!
其实不对的这是忽视了中国历史的复杂性,忽视了中国文字千年进化的现实性,我们来看文字的发展历程吧
 许慎《说文解字•序》说 以语言表示意思,以文字表示语言,这是在语言文字发达到一定阶段之后看起来是如此。在语言文字萌芽之始,则并不是如此的。代表意思多靠身势。其中最重要的是手势。中国文字中的看字,义为以手遮目,最能表示身势语的遗迹。与语言同表一种意象的,则有图画。图画简单化,即成象形文字.
  中国文字的构造,旧有六书之说。即(一)象形。(二)指事。(三)会意。(四)形声。(五)转注。(六)假借。六者之中,第五种为文字增加的一例,第六种为文字减少的一例,只有前四种是造字之法。许慎《说文解字•序》说:“黄帝之史仓颉,见鸟兽蹄迒之迹,知分理之可相别异也,初造书契,
  文字有形、音、义三方面,都是有变迁的。形的变迁,又有改变其字的构造和笔画形状之异两种,但除笔画形状之异一种外,其余都非寻常人所知。字之有古音古义,每为寻常人所不知。至于字形构造之变,则新形既行,旧形旋废,人并不知有此字
这一文献讲明中国文字在形音义三方面不断变迁或原有一个字意分化成其他写法和读音!先拿” 鄱” 字来说吧有人总认为鄱字自古一直带耳字旁还拿固始侯古堆一号墓出土的青铜钟来说是,为此我两天来查了无数次的资料总算找到他说的所谓” 鄱子成周” 青铜钟上的铭文拓片 原来侯古堆出土的青铜钟铭文没有他们强调有带耳部的什么字,那么安照他们的罗辑鄱字千年以来一直带耳字旁的原则。大抵春秋战国之时,为增造新字最多的时代。《论语•卫灵公篇》:子曰:“吾犹及史之阙文也”,“今亡已夫”!这就是说:从前写字的人,遇见写不出的字,还空著去请教人因此固始古墓出土青铜器铭文应当是” 番子成周” 因为潘字古文字没有三点水的 记住这是中国古文字学家所一致公认的此为固始为古潘国铁证!
可是有人说专家在瞎猜!纵观微博百西头村转载高坡发表的” 潘氏起源考实13” 中借包山楚竹简来说是请看 他说这个 不是番的变体字而应当看成鄱字可是这类人前面死硬强调以中国文字五千年来只在书法上有变动而字体结构上是不变的,武断说潘字历来几有水字旁象 这些字和 这个字因此都与潘字无关,那行就照这类人的观点来解读鄱字吧?依高波们的理论鄱字几千年来一直有耳部旁 那么 根本不是鄱的变体字了!可是到这里高波们的的立场又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又把之前他们认为不可信的专家搬出来了,说有学者认为 字是鄱的异体字了,这种怀有主观心态只许州官放火不许别人点灯的不公正不理性的做法,其观点是不科学不可信的!看左传周公从辅佐周武王开始就尽心尽力为周王朝打点一切后来周公重病,就留言说,“我死之后一定要把我葬在成周附近啊,我是丝毫不敢离开成王啊”。
这里更能说明侯古堆出土青铜铭文上” 成周” 二字就是周王室王都成周城!而非某些人所议的什么” 番子成” 人名,此铜器铭文为番子宗朝服于成周之意!更有人说此文物出土于夫差的季夫人怎么还会带番字陪葬?因而提出此:”番子” 不是季孙公之后的” 番子” 我在此提醒各位,越王勾践剑和吴王夫差剑也是带着前主人的名字陪葬于楚国贵族墓中的,照样被证明是吴国和越国的东西!

更有人说正史上没有明确记载季孙被分封的事,这一说法是不了解西周的分封宗法制度所产生的误人之说,武王灭商以后,建立周朝,都城在镐京,历史上称为西周。分封制是西周王朝巩固统治的重要措施,是周人对被征服土地和人民实行统治的一种措施,也是当时统治阶级内部在权力和财产方面的再分配制度。分封的原则与对象是根据与周王血缘关系的亲疏,功劳的大小(辅佐与同盟)分封,其前提是承认周王的统治,或古帝王之后。在分封中,授民授疆土是分封的核心内容。  宗法制的基本原则是:“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春秋公羊传》隐公元年)宗法制是以宗族血缘关系为纽带,与国家制度相结合,维护贵族世袭统治的制度。周王为周族之王,自称天子,奉祀周族的始祖,称"大宗",由嫡长子继承王位。其余庶子和庶兄弟大多分封为诸侯,对天子是"小宗",在其本国则是大宗。诸侯也由嫡长子继位,其余庶子和庶兄弟大多被分封为卿或大夫,对诸侯是"小宗",在本家则为"大宗"王朝依据宗法制度的基本原则,又创设了“分封制” 除了中央直接分封各路诸侯外,各诸侯在自己和领地内再分。诸侯一般将的中心地区留给自己直接统治,其余土地再分封给他嫡长子以外的亲属——卿大夫,此类封地称为“采邑”卿大夫也将自己分得的采邑再分割给他嫡长子以外的亲属——士,称作禄田。于是,全国就形成了一个以国王室为中心,向四周辐射,由四周拱卫的统一的等级分明的宗法分封政治结构。 按照当时西周的法令作为毕国的国君毕公在自已的领地内除留一块较大的地给嫡长子外,其余土地必须全部分封给其他儿子(卿大夫),其他(庶出)儿子所得地产出利益必须上贡一部分给嫡长子,而且所得地不能称国只能称采”邑”  庶出子再把自已的领地再下分给自己的儿子称” 禄田” 这样西周宗法制直接导致了分封制,分封抽使国内分割成大大小小的诸侯国,诸侯国又产生了众多卿大夫的采邑。采邑又被分成无数大小的禄田。由于诸侯国、采邑(邑、关)、禄田(乡、亭)的地名直接转变成了“氏”(以国为氏、以邑为氏、以关为氏、以乡为氏、以亭为氏),于是,中国人的姓氏遍地开花,骤然增多。这就是宗法制度对中国姓氏产生的根本影响。
由此可见毕公必须分地给四子季孙作为采食邑地是事实而无可争议的,并且地名还一定叫”潘邑 “由于正史季孙公记载不多所以这就是让人怀疑”季孙公”乃致”季孙 “这个叫法不存在甚至否认潘国的存在,姬姓季孙之说还真有铁证在(公羊传春秋) 中公羊傳 僖公十四年二、夏六月,季姬及鄫子遇于防,使鄫子來朝。

  鄫子曷為使乎季姬來朝?內辭也。非使來朝,使來請己也。公羊傳 僖公十五年
  九、季姬歸于鄫。公羊傳 僖公十六年三、夏四月丙申,鄫季姬卒
而此季姬到底是什么人?季姬,齐悼公吕阳生的夫人季姬是鲁国大臣季康子的妹妹,于是,由季康子做主将她嫁给了还未即位的齐悼公。
注意了此时季姬是鲁国姬姓公室女季康子的妹妹,。那么这个季康子又是什么人呢?季康子(?—前468),即季孙肥,春秋时期鲁国的正卿。姬姓,季氏,名肥。谥康,史称“季康子”。 哀公二年,季桓子卒,立子肥,是为季康子。
季孙肥还是姬姓鲁国世袭卿大夫,因此周文王后裔有姬姓”季孙” 这一公族!更有人不顾三千年沧桑变故单凭现近代资料找不到毕国的遗存和记载就认为毕国是不存在的,那么请看史记卷三十三•鲁周公世家第三》等到周公死后,成王则把周公葬在毕,毕是文王下葬的地方。成王以此来表示他不敢把周公作为自己的臣子,只能让周公去追随文王。周公这一生大概也就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真实写照了吧
这文献就说明周文王和周公死后就葬在毕国怎么能说毕国无从考证呢?而且一九七七年出土毕国文物 毕公龟甲刻辞(Hll•45)  西周早期卜甲。1977年岐山凤雏村西周甲组宫室(宗庙)建筑基址西厢2号房11号窖穴出土。长2厘米,宽1.3厘米。卜辞1行2字,辞为:“毕公”。毕公乃毕高公,公为爵名 这更能证明毕国就在岐山一带而在始画于唐前版民国重刊的古地图上有一鄱叫的邑在毕国境内东部

地图上明确标明了周朝京都城名成周进一步说明青铜器本身或改刻之人与洛阳存在着密切关系,更有人说固始现在没任何与番字有关的历史遗存和文字记载古番城是学者瞎猜,那么我们来查固始古代地方志固始县境域古为先秦蓼国核心地区,蓼国故都在今固始城区东北蓼城岗,故固始有“蓼城”、“蓼都”之称,本县简称“蓼”。东汉建武二年(26年),光武帝刘秀封李通为固始侯(“坚固通始”),固始侯封地(“固始侯国”)核心区域即在今固始,“固始”之地名自此延用,已近两千年。[2]
历史沿革


绿城固始(10张)
夏、商为蓼国地。
西周为蓼国、蒋国、黄国、番国等国地。
春秋中期,楚灭此地诸国,建期思县,固始彼时为期思县之潘乡,又名寝丘邑。
秦,属九江郡。
西汉,于番乡(寝丘邑)置寝县。
固始在商确实为蓼国地在西周先后为蓼.蒋.黄.番等地也相映西周中期政治形势动荡不安政行政设置不断变化。楚穆王四年(鲁文公五年,公元前622年)秋天,楚穆王因六国(今安徽六安北)背叛楚国亲近东夷,于是派遣成大心和仲归率军灭亡六国。同年冬天,楚穆王派遣公子燮率军灭亡蓼国(今河南固始东北)。[12-
从所有史料上都说蓼国只在固始东北角而非全境。还有人说固始一个县巴掌大的地方能容得下几个国来设置?公元前1042年―公元前1006年在位。周成王时,熊绎受封南蛮之地,建立楚国。公元前1006年,熊绎去世,其子熊艾继位。经过熊绎至熊渠数代君主的努力,使楚国疆域不断扩展,国力不断增强,由一个方圆仅有五十里的小国发展成泱泱大国。
这里已经说明楚国作为高于其他子男爵的土地也在初封时才方圆五十里地现固始县总面积有二千九百平方公里安照一平方公里=四平方里公式计算,固始境内可安置二百多个初始封时的楚国大家说当时固始难道容不下蓼番两国同时存在吗?只不过楚灭蓼时番早已是楚的附庸之小国耳,而蓼国始终是楚的死敌!楚提到设潘乡在西汉又提到在番乡置寝县各位注意了如果有人说先秦没文字没档案不作算数,那么楚后期和西汉时文字及档案应当发展成熟这连续两处为什么不写黄乡或蓼乡?说明西汉以前固始境内存在了一番乡地名,但千年苍桑古地名早就埋灭在历史的长河中这种例子是数不胜数!有些人春秋战国一般小国被大国灭掉后不可能再建国这个说法立站不住脚古蓼国遗址
    《汉书o地理志》记载:南阳郡湖阳县,“故蓼国也”。古蓼国都邑在今河南省唐河县南四十公里湖阳镇,东北依蓼山。古蓼国辖境,约当于今河南省唐河县南部,湖北省枣阳市北部,向东包括桐柏、随州一部分。蓼灭于楚,其后,楚在此置湖阳邑,继之设湖阳县。
  《汉书o地理志》载:古蓼国在今河南省唐河县南40公里湖阳镇。东依蓼山,山顶有五代晋天福七年(公元942年)所建的蓼山神祠(俗称蓼王庙)遗址,南傍蓼阳河(《水经注》称阪门水)。《湖阳镇志》记载:蓼王庙:位于蓼山顶,四合院,石砌墙,石板坡面,整个建筑无木料,建于春秋时期。为纪念在大禹时代治水有功的蓼王而修建。
  蓼国被楚国灭亡后,聪明的蓼氏后人向东、向北方迁移,还在固始、安丰等地建立了多个蓼国,现在,蓼姓不仅散居于全国各地
这段文献说明蓼国原先也不在固始而在唐河县后来被灭国后后人叉移地重建,那么我荥阳潘国后人难道就不能移地重建?再者如果固始只有蓼国哪侯古堆古墓出土的青铜器为什么不写:“蓼子成周” 的铭文呢?,史记王闔廬元年十一年,吳王使太子夫差伐楚,取番。楚恐而去郢徙鄀。【集解】服虔曰:「鄀,楚邑。」【索隱】定六年左傳「四月己丑,吳太子終纍敗楚舟師」。杜預曰「闔廬子,夫差兄」。此以為夫差,當謂名異而一人耳。左傳又曰「獲潘子臣、小惟子及大夫七人,楚於是乎遷郢於鄀」。此言番,番音潘,楚邑名,子臣即其邑之大夫也。文献记载自夫差伐楚取番后何任资料都再没有任何番国番邑的记载了!古番国正式寿终正寝了,哪有人肯定要说固始自蓼国 河南省固始县 -前622年被 楚国灭
后固始成了楚国疆土怎么在后来夫差伐楚时还会有潘侯和潘邑呢,很简单的问题王余祭三年(前545),齐国相庆封获罪于齐,从齐逃到吴国来。吴王把朱方县赏赐给他作为奉邑,把公主嫁给庆封,庆封结果比原先在齐国还富有齐相庆封到了吴国吴王赏赐他采邑又把公主嫁给他,而我上篇文章已经说过春秋时期,楚国军队进攻潘国,潘国无力抵挡潘国国君权涌,安惯例臣民不忘潘国故土,潘国臣民世代以潘为姓权涌之子潘崇带领家人投降楚国,他卧薪尝胆,刻苦读书、习武,后被推荐为楚太子商臣的老师楚子将以商臣为太子十月,以宫甲围成王。王请食熊蹯而死。弗听。丁未,王缢。谥之曰“灵”,不瞑;曰“成”,乃瞑。穆王立,以其为太子之室与潘崇,使为大师,且掌环列之尹潘崇拥立楚穆王即王位后被封太师原太子宫赠为府第掌执楚国尹令,楚国尹令历来享有楚国采食封邑的,自潘崇后其子孙几代在楚国都十分显贵,而后来了被夫差取的楚国潘邑本就是潘崇子孙受封之番邑!这里恐怕又有人借有汉碑楚相孙叔敖上说固始潘邑是孙叔敖的采食之邑楚相孙叔敖持廉至死,方今妻子穷困负荆而食孙叔敖病重快要去世的时候,嘱咐自己的儿子说;“我死了以后,你没有了依靠,说不定会贫困,如果那样的话,你就去拜见优孟,只要你说是孙叔敖的儿子就可以了,他会帮你。”[过了几年,孙叔敖的儿子果然穷困潦倒,不得不靠给人背柴度日。有一天,他遇到了优孟,就对他说:“我是孙叔敖的儿子。父亲将要去世的时候,嘱咐我贫困的时候拜见您。”[9] 优孟打量了他一番,说:“你别出远门,等我消息。优孟对楚庄王说楚国相国孙叔敖坚持廉洁的操守到死,现在妻子儿子穷困到靠背柴卖糊口,清官也不值得做呢!”庄王感到惭愧,向优孟道歉,马上召见孙叔敖的儿子,把寝丘的四百户封给他,用来供奉孙叔敖的祭祀,后来传了十代都没有断绝。[12] 司马迁•《史记•卷一百二十六•滑稽列传第六十六》这段文献证实孙叔敖生前不但没有得到采食封邑还在死后家人穷困撩倒直到优孟出面向楚王求情其子孙才得到名叫寝丘的封邑。而寝丘现今寝丘,即陵寝之丘。古地名,在今天沈丘东南一带。春秋沈子国,战国称寝或沈,为楚寝丘邑,治所在今县城西古城。秦始皇廿六年(公元前221年)统一中国,置寝县,属楚郡(后析置陈郡属之)隋唐时更名为沈丘,“沈国陵寝之丘”之意,古沈丘县县治在今临泉县城。。【出处】:南朝•齐•王俭《褚渊碑文》:“既秉辞梁之分,又怀寝丘之志。所受田邑,不盈百井
这份文献说明孙叔敖之封邑在安徽省临泉县与固始八竿子都打不到,两位楚国举足轻重的名臣生前受封的只有潘崇,而潘崇因功返受封祖籍故地是无可厚非的因为楚穆王把自己做太子的宫殿都赏给潘崇居住这等待遇非孙叔敖所能比得了的!
下面我们再来研究古潘国是否存在的真实性吧!据中国历史研究院报告中<姓解. 一一三. 乙部>记载番国,也作潘、鄱,周代己姓小国,,与楚国同源。西周及其以前的番国应在河南温县附近。西周末年南迁到淮河上游,今河南信阳一带早期以后,又东迁到河南固始、淮滨地区。
西周中晚期,番国贵族就世代在周王室任要职。番氏也嫁女于周,与王室结为亲戚。西周中晚期早期,番国青铜器在信阳一带发现较多,且成组出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番国经济、文化的发达。这时番国君主既称番伯,也称番君。
进入春秋中期以后,番国随着楚国的北上扩张,逐渐被纳入楚国的势力范围。番国文物所反映的文化特征也发生了变化,向着楚文化转换。番国贵族开始在楚国任职,并得到重用。如楚穆王的老师潘崇帮助穆王夺得王位后,官至太师。春秋晚期,番国完全沦为楚国的附庸。《左传》定公六年(前504年),"吴太子终累败楚舟师,获潘子臣、小帷子及大夫七人"。《史记楚世家》云:"吴复伐杨,取番。"这次战争中,番国的君主、都邑均被吴国所获取,以后再未见有番国的记述。在桓王时,甚至准备委任虢公执政,取代郑庄公。郑国在这年先后收割了温地的麦和成周的禾,使周与郑的关系进一步恶化。惠王时,虢公曾一度和郑公一起攻杀王穨,恢复了惠王的帝位。由此,可见虢国势力和影响力之强大。此时的东虢早已经被郑国吞并这时的虢君是曾经反对过平王的西虢国君。由于其被周王宠信,地位显赫,因此出现了“虢叔恃势”局面。而郐国也延续到了平王东迁的春秋时期,其国君在周室中任卿仕,恨得周王的宠幸。这就对潘国造成了巨大压力,在此强力挤压下,作为早已失势的毕公后代的潘国,在此生存显然已经非常困难了,因此,外迁避险已经成了它唯一的选择。郑国于公元前767年又把都城迁到了现在新郑这个地方公元前767年,周平王四年,鲁惠公二年,燕君顷侯卒,子哀侯即位。郑灭东虢,据有战略要地虎牢关这段文献说明早期潘国在温县和荥阳一带境内的麦子都归郑国收割了,也证明荥阳潘国此时已被郑虢等国所瓜分了,潘国祭祀礼器一部分被侵占国抢去溶化了,一部分被潘国后人带走了,说明荥阳潘国生存环境之恶劣所致在荥阳本地潘国文物难见的根本原因!
潘国史料是依据潘水之河为切入点的可是现在荥阳潘水河已无踪影!现在众所周知古潘字写法左偏旁是画了一条河 这是金文写法金文成熟于西周中期,此时我始祖季孙公早已受封于采食之邑而更早的潘字在商中期连河都没有  从夏商出土的二件文物上我们的出结论最早期潘字旁边没三点水也二没有河而是一个人在天底下用两只手在劳动,这在远古时代水利工程不发达时农业生产靠天吃饭的真实写照!下图为古天字写法 因此在始祖季孙公西周初受封潘邑时并没有一定要以靠河流来建国当时的潘邑是这么来写 金文写法。那么什么时候潘字旁边才有河有水的呢? 是在西周末东周开始中国水利条件发达后河流功能从主要泄洪转变为农业服务,中国文字也向小篆过渡了 也就是这战国开始后六国文字潘字写法是五花八门,到秦国李斯小篆 到汉代大篆又这么写了 现在我们了解古潘国受封与河流并无必要关联以及潘字发展过程,那么我们来研究一下在周成王二次分封同宗季孙公后随农业发达,水利建设对农业的重要性越来越重要种田摆脱了靠天下雨吃饭而把河流灌溉作为我潘氏家族的图腾!更重要的一点我国地名设置原则是大江大河南岸为阴(邑) 北岸为(阳) 邑而荥阳在黄河南岸如何能称(阳) ?莫非远古荥阳南部曾经有一条大河?
哪么在河南那条潘氏的母亲河到底在哪儿呢?现今存有潘河地名的潘河是一条河,也是一个乡的名字•
潘河乡位于卢氏县西北部深山区,乡政府驻地距县城47公里,北与灵宝市的朱阳镇背山为邻,东连沙河乡,西接木桐乡,南隔洛河与横涧,磨沟口两乡相望,总面积253.2平方公里卢氏县乾明寺  又名潘河寺,始建于明。现存山门、戏楼大殿、廊房,另有明清碑刻3通。

这段文献记载了卢氏县潘河乡有条古河名潘河河边有座古寺叫潘河寺以河名为寺名呈板上钉钉的事实商南洛水人的博文中写道明洪武六年,姚氏宗族从山西大槐树出,于是在下游一个叫小沟口的地方开始了建设另一个新的家园。小沟口背后是二条沟,东沟,西沟,各有一条小溪流,在小溪汇合的地方是一块平地。沟口正对面是一座高山,山下是从上游流经阳坡根的那条小溪与另一个叫卢氏沟的小溪汇合而成叫潘河(盘河)的小河。河二边是潘河水经年冲刷而形成的滩涂地
微博
他这段家族记载证实明洪武之前潘河就存在可网上地图中看不出潘河寺边上的那条河,在潘河寺南面不远是洛水古河道!豫西—洛水人_新浪博客中说潘河寺,为仅存能说明我们地名来历的地方.其破落,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
18年前的第一次听潘河寺的故事,还历历在目
 在我的很多文字中,记录的潘河。2005年我带女友回家乡时,变成了一条“黄河”。在这场以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的奋战中,我记忆中的清水花鲢鱼、河龟早已成为历史的考老人的回忆……潘河,仅仅是豫陕鄂交界的一个地名.
在地图上,能看到的只是一条河流——洛水
为我的故乡


这就说明古潘河为洛水源头之一最晚在明代成了洛水河的一段河名!现在记录洛水正源在陕西洛南地区可是远古就这样的吗?段玉裁《小笺》说:“自魏黄初以前,雍州渭洛字作‘洛’,豫州伊雒字作‘雒’,绝无混淆,黄初(220~226)以后乃乱矣。”《魏略》说:“魏以行次为土,水之壮也,水得土而乃流,土得水而柔,故除‘佳’加‘水’,变‘雒’为‘洛’。”已将渭洛的洛河改称北洛河,以别于伊洛的南洛河。二是与石川河(漆沮水)相混淆。首先将两者混为一谈。《尚书•禹贡》曰:“导渭自鸟鼠同穴,东会于沣,又东会于泾,又东过漆沮,入于河。”《毛传》云:“漆沮,二水名,亦曰洛河。”其次上指漆沮(石川河),下指洛河。《太平寰宇记》载:“沮水自坊州升平县(今宜君县西)北子午岭出,俗号子午水,下会榆谷,慈马等川,遂为沮水,至耀州华原县(今耀县)合漆水,至同州朝邑县(今大荔东)东南入渭。”还有把雍州漆沮水(即武功漆水河)与石川河、洛河互相混同。这段文献说明了真正意义上的洛河是指发源与陕西的北洛河,马王堆墓出土的《周易》把洛书写作雒书,而且也提到了“河出图,雒出书”这句话。换句话,与北洛河没关系,只是因为雒水更名为洛水,雒书才更命洛书的。这更证明两条河流本不相干是后人混淆的而南洛水古代也并非源自陕西洛南洛河水利开发历史悠久。特别是河南省境内,《水经注•谷水注》称,西周时洛阳附近,已修有汤渠。唐代曾引伊、洛水灌溉地势较高的农田,这段文献证明南洛水最早在洛阳附近修筑的一条渠的地区性河流如果此时洛水早已经直通陕西洛川地区的话就根本不用挖什么汤渠了!到唐代才开挖通到陕西地区引伊. 洛水更本不出河南省境而源头于卢氏县北部的崤山之中!《水经注》说:“洛水出京兆上洛县灌举山,东经熊耳山北(今河南卢氏县境),《禹贡》所谓‘导洛自熊耳’即此。这段文献直接说明南洛水是后世人在卢氏县熊耳山北重新修通陕西洛水而非原本直通陕西的。有关南洛水古称有古地方志关于洛阳,在周代的时候,周公在此营建了雒邑城;到战国时因为雒邑在“雒水”之北,改称“雒阳”;到秦朝时,信奉金、木、水、火、土五德,认为周为火德,所以秦应该为水德,因此改“雒阳”为“洛阳”;到东汉刘秀的时候又崇尚火德,复改名“雒阳”;到三国曹魏时,认为魏为土德,“水得土而乃流,土得水而柔”,又改为“洛阳”;到明朝,明光宗朱常洛讳“洛”,又改“洛阳”为“雒阳”。新中国成立后文字改革时“雒”字简化成了三点水的“洛”字。
雒阳(战国)→洛阳(秦朝)→雒阳(东汉)→洛阳(三国)→雒阳(明朝)→洛阳(现在)
关于“雒”:
以上方志说南洛水古代是因为周公东建雒邑城因此名字为了雒水此说法大误,前面己经证实西周周公所建在洛阳地区东都当时城名为” 成周” 城,并不叫雒阳城进而说明南洛水最早并不叫雒水!而反到证明了荥阳与雒水存有联系关于“雒”:
《周礼•夏官•职方氏》:豫州,其川荥雒,其浸波溠(zha). 在中国历史上,北洛河的“洛”字从来都不曾有过变化。
很明显,从两个字的原义理解,北洛指水南雒指鸟。龙马背图、神龟负书都是出于河水,不是出于鸟身。
说明古雒水曾经过荥阳而且这条河经常改变河道!
反观从段玉裁的《说文解字注》我们可知,唐朝以前均无“荥阳” 一词,而只有“荧阳” “荧泽”。 “荥阳” 一词最早出现在宋朝时。《尚书•禹贡》中还有“济水于河斗泆为荧” ,其中的“荧”注家们释为荧泽” 。荧泽:湖泽名,位于今河南荥阳南。此处的荧泽似在黄河北,今地不详荧泽二字词意1.形容光色青绿而闪烁 2.喻指水。艳丽的是水聚集的地这样古荥阳地区名古文词意为青绿艳丽水聚集之地“济水于河斗泆为荧济河,又称济水,古水名,发源于今河南省济源市,流经河南、山东入渤海。现代黄河下游的河道就是原来济水的河道。今河南省济源市都是因济水的发源地而得名,古代济阴、济阳,现代山东省济南、济宁、济阳,都从济水得名。古济水的流向在《禹贡》中这样记载:“导水东流为济,入于河,溢为荥,后第二次潜流地下,穿越黄河而不浑,在荥阳再次神奇浮出地面,以上文献都证明早期二条河流都与荥阳有关联交于荥阳地区后济水又叫济河继续向东!而古南洛水远古时源头现在就叫潘河!当然有人会说现在南洛水根本不经过荥阳你凭古代文献认证不为信就是潘水,那么我们来看荥阳当地的地质行家对地质探测吧,一曰潘水,河南荥阳。今未闻我本人经营潜水泵打井多年地质知识多少知道一些。打井找水的必要条件是:有河卵层水或有沙层水或有裂礓石层水,如果是山区深井需找石层构造带其中水源最好的是故河道有原任河卵石层或沙层和大的构造带,我以此来分析一下潘窑村一带情况 潘窑,魏窑一带沟深50米左右,距沟底七、八米处有一层50公分左右厚的裂疆棚,有成水条件。再往东到上河村,解放后在此筑坝拦河形成水库,小时侯去洗澡,尙见有小泉眼突突,因此,也证明该沟曾有水,但量不会太大,该河起自潘西、魏窑,经村五伦、薛沟、吴,。到汜水。
    翻过去山有石洞沟许村一线,有小溪一条,小时侯曾去摸螃蟹,捉泥鳅,时间大概在我十岁左右断流。后因修穆沟至高山乡改政府公路时曾在河道里扒过河卵石砸石子(卵石层有尺把厚)。此水经石洞沟、许村、纸坊、至吴与源于潘窑的水会合,汇成现在的汜水河北流至虎牢关,经口子流入现在的黄河。
    另外还有竹川一线,现在仍有流水的竹川河也汇聚汜水河。
由于该地质的成水条件不是特别的好,所以水流不大,但是在春夏雨水旺季,外界补充的水源丰富,这个时节水流量又会很大,到秋冬枯水季节水流又会很小,因时大时小“如灯烛之光不定儿”,因此被冠以“荧潘”之水是可能的。“潘”的另一意是“淅米汁”,也就是淘米水,而淘米水是浑浊不清的,而“荧潘”之水流经的地域均为黄土丘陵地带,若再有雨水浊流,更是浑浊不清了。“荧潘既都”中的“都”有聚之意,(聚十邑之户为都)。“荧潘”即时大时小之潘水。“荧潘既都”即时大小的潘水支流汇聚在一起所以潘水应指的是这一个流域内之水的总称,那么潘国之所在当在这一个流域之内。
往北至廖峪紧邻黄河,早期的黄河河道过孟津靠北沿太行山而流,因此现在的黄河河道在当时是可以通行之陆地。往东行就是现在的汜水,再往东就是荧泽,不可通行。汜水,是古时侯东虢国所在地,虎牢关往北至口子原有关卡名制,虢叔可能是西周负责驯兽师的吧,古代有虎狼之师。而汜水周围是高山,只要把守住“制”,就是天然一个驯兽场,这也是可能是“虎牢”的来历吧,现在的“嘑沱”应是“虢国”之转音。从以上地质探测来看荥阳地区地下存在一条相当大的故河道遗址呈东西走向和古南洛水河道相通我们通过古代文献和地质实地考察可以定认远古发源于河南卢县北部崤山中潘河到穿越荥阳的洛水故道的南洛水在最早名称就是古潘水河!只不过这条河经过改道苍海变田地和千年前就改名为雒水和洛水而已,经过千年记载毁失人们就根本不知道南洛水河就是当年的叫潘水之河!就象上海的古吴淞江一样作废后残存河道叫苏州河又被松江(黄浦江) 抢道之后,今天人们恐怕除了知道上海有个吴淞口外根本就不知道还有一条江叫吴淞江,已经溟灭在历史的长河中了!更比如中华之共祖,得赐者为姓,不得赐者为地。居於姚墟者赐以姚,居於嬴滨者赐以嬴。姬之得赐,居於姬水故也。姜之得赐,居於姜水故也。故曰因生以赐姓。你能说这些早已溟灭在历史的长河中的姚墟,姬水,姜水,赢滨在现今找不到就认为不存在过吗?更比如中华之共祖,得赐者为姓,不得赐者为地。居於姚墟者赐以姚,居於嬴滨者赐以嬴。姬之得赐,居於姬水故也。姜之得赐,居於姜水故也。故曰因生以赐姓。你能说这些早已溟灭在历史的长河中的姚墟,姬水,姜水,赢滨在现今找不到就认为不存在过吗?
现在固始番国和潘水已经找到了,那么潘国怎么会在西周资料上少至又少呢?三、通志 卷二十五 氏族略第一 氏族目录氏族目录
以国为氏(233姓)正式被周王分封侯国的确有毕国,蓼国而第一次分封时宗室姬姓以周文王儿子为主孙子季孙公此时自然不在分封之列只能其父毕公给块地他,通志 卷二十五 氏族略第一 氏族序
通志氏族略总目录以郡国为氏(13姓)红、蕲、番、郴、鄮、东阳东陵、栎阳、周阳、信都、冠军、武疆、广武。第二次分封时季孙公得郡县级番国这里有人肯定要问你凭什么说这个番国就是季孙公的呢?那我要请大家注意了,这是郡级别之国需要有军功才能分封是周公率同姓子侄东征后借机大肆削弱异姓诸侯,赠封有功姬姓子侄屏藩京都!而我季孙公(旬)随周公东征立大功确有史料所记,进而证实我潘姓之字在远古时没有三点水,
由于是中兴之臣所封之爵当然与其父辈公爵不能比应在伯,子爵之列所封之国不可能为公国只能排郡县之国可是比不需要军功的乡邑之国又高一级因此记载甚少不足为奇!
目前固始已有番国文物出土但季孙公居住地荥阳考古方面又是什么情况呢?荥阳地处中原,位置优越,水量丰沛,土地肥沃,四季分明,适宜于生物的生存和发展。新石器时代,夏、商、周、秦、汉、唐、宋、金、元、明、清以及近现代,人们在这里创造并留下了丰富而重要的物质文化遗产。这是荥阳历史辉煌悠久,并达于新辉煌的重要物证根据文物普查、新型农村建设调查统计,荥阳有各类不可移动文物共计1251处,其中古遗址342处,古墓葬161处,古建筑382处,石窟石刻227处,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139处荥阳不可移动文物的一个明显特征是:由于战争等原因地上文物数量虽然不少,但具有重大影响者不多;而地下文物种类丰富,分布密集,且不乏价值特别重大和有影响者,如秦王寨遗址、青台遗址、大师姑城址、关帝庙遗址和娘娘寨城址等。荥阳小胡村晚商贵族墓地、关帝庙遗址晚商村落以及荥阳娘娘寨西周城址的发现和发掘,是近年来全国商代和西周考古突出的成绩,都具有重大的研究价值。尚待探寻破解的历史之谜——商王仲丁所迁之国都隞都,西周初年的东虢国国都,依据文献资料记载,都应在荥阳辖境之内……
一处处重要的遗迹,一件件珍贵的遗物,既是荥阳历史文化的活化石和生动反映,也是了解和熟悉荥阳历史最真切的典型实物材料。
以上荥阳考古界确认荥阳地区文物遗存众多不多,不少都没有发掘但城市不是一二年就能建成和随时废弃的象西周古城娘娘寨城遗址番国子民应当居住过。哪么在河南以及其他地方出土的番国文物是什么情况呢?1978年初,潢川县南20余公里刘砦砖瓦窑厂院内,出土5件铜器,包括鼎、簋、方壶、罄、盘等。盘内底周围饰兽形纹,中心为盘龙纹,其间有铭一周“隹番君白(伯)□用其赤金,自,万年子孙永用之享”十八字。1974年春,信阳县北稍偏西近20公里的甘岸村西,出土3件青铜器,从现场看,应是一座春秋墓的随葬品。铜器中有1件铜盘,2件铜匝。其中1件铜匿内有铭“隹番白(伯)□自乍(作)也(匦),其万年无疆,子孙永宝用”十七字。看来这也是潘国铜器。1979年3月,在信阳西北30公里杨河村,发现一座春秋时期墓葬,棺椁和人骨架均已腐朽,出土有铜鼎、铜盘、铜匿、铜削和陶盂、陶钵、砺石等遗物。两鼎腹壁铸有同铭“隹番昶伯者尹自作宝鼎,其万年子孙永宝用之”十九字。盘底内有铭“隹番昶伯者君用其吉金,自作旅盘,子孙永宝用之。”铜匿1件,与信阳甘岸出土铜厘相同;匝底内有铭“隹番昶者君自作宝匝,其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享”二十字。由铭文看来,这也是一批潘国铜器。以往出土的潘国铜器见于著录者有好几件,但都不详记其出土地点 [③]。1978年春,在城南外一带发现有数十座春秋战墓。河南省考古队曾在城址东南侯古堆曾发掘几座大型春秋墓,陪葬坑中出土了一套编钟九枚),编钟上铸有“番子成周”铭文,为番国器物。这些都说明了在番昶伯时,1979年春,在信阳县长台关公社甘岸大队彭岗生产队平整土地时,发现铜盘一件,铜匝两件,经调查为墓葬出土。一匝有铭文十七字:“佳番白含自作匝,其万年无疆,子孙永宝用"。1979年3月,在信阳县西北吴家店公社杨河大队发现一春秋墓葬,棺椁和人骨架已腐朽,出土一批青铜器,计有鼎二件、盘、匝、削各一件。两鼎有相同的铭文:“唯番昶白(伯)者尹自作宝鼎,其万年子孙永宝用之”。盘铭:“唯番昶白者君,用其吉金,自作旅盘,子孙永宝用之”。    匝铭:“唯番昶白者君,自作宝匝,其万年子子孙孙永用享"。削铭:“唯侯仲尉子用”。潘国的地盘已经发展到了信阳县境内,横跨数县,远远大于荥阳时的子男小国。从河南地区出土的番国文物来看线路由西北方向进入信阳再由东沿伸迁移至固始一带。后期就再也看不到番国文物了!因此潘伟斌宗亲写的: 潘氏源流及迁徙中分析的附表:
潘国事件年表
潘国从荥阳外迁    公元前767     
传说楚征服潘国    公元前673     
潘崇和商臣发动事变    公元前626     

附表:
潘国事件年表

楚灭寮国灭亡    公元前622     
楚庄王问鼎中原    公元前606     
孙叔敖之子分封潘地    公元前593年之后     
楚吴之战潘国灭亡    公元前504年     
是比较有说服力和公信力的
到这里我们: 一从文字学考证了” 潘” 字几千年来的演变!二从当时政治环境的研究!三从几千年来苍江海变黄土的地理环境的变化!四从考古学出土文物的见证。都严肃证明了我潘氏先祖由于生活和政治环境的变化被迫由陕西毕国境内番邑故地婉转至温县,荥阳,信阳,固始后失国而四处散开遍地开花!由于祖先的幸勤使我们潘氏一族能继往开来!
结束语: 本人这一论题不偏重哪一家谱谍和哪一类观点以文献,是综合人,文,地,理并尊重考古学的严谨性原则性学科性通盘论证所得,由于本人水平有限不足之处希望广大宗亲指正!
      作者: 江苏省江阴市潘明山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日
分享 转发
TOP
2#


TOP
3#

回复 2楼高坡的帖子

今天又看到高坡为一己之私,截取平阳欧氏局部文章来段章取义地弯曲原文的意思来迎合自己不正确观点了,即然高坡企图用平阳欧氏的文章截图来证明他什么观点!那我就用平阳欧氏完整的文章截图来和大家共同来看平阳欧氏原文的真实意思吧!
平阳欧氏完整的文章中一个地方写明鄱字在史书上也写作潘番!三个字古音是相通的!第二个地方写明鄱子实为左传记载中的潘子!!第三个地方写明著名教授李学勤等人考证过古代番就是潘,楚邑名就在固始!平阳欧氏在这里又写明古潘国即是后来的固始县!各位即然高坡认为平阳欧氏的文章观点是正确的!那我就顺从他的意思也用平阳欧氏的文章来证实高坡宗亲这下总满意而无话说了吧?

[
TOP
4#

       到底是谁在“为一己之私”不要过早下决论。
    
    “平阳欧氏”先生文章中说“关于番,李学勤和郑杰祥先生已经作过考证”,原文见“郑杰祥:《河南潢川县发现一批青铜器》,《文物》1979年9期。李学勤:《论江淮间新出土的青铜器》,《文物》1980年1期。”
      你看看《河南潢川县发现一批青铜器》和《论江淮间新出土的青铜器》原文不?
     郑杰祥先生《河南潢川县发现一批青铜器》的“番”依据是什么?
     李学勤先生《论江淮间新出土的青铜器》中有没有番即潘国在固始?
  
     另外,你再看“平阳欧氏”新浪博客的《寝丘考》,固始何时有过潘国?为什么该文最后是“古番国故城遗址应更名为战国楚寝丘遗址”?


   “古番国故城遗址应更名为战国楚寝丘遗址”这句话意思是什么?
TOP
5#

回复 4楼高坡的帖子

那你认为番不是潘,季孙公被封在河北而非河南,你的依据是什么?
平阳欧氏固始侯古堆吴太子夫差夫人墓的吴文化因素(附图) (2009-02-16 11:09:54)转载▼
标签: 杂谈    分类: 学术论文1981年1期《文物》发表了《河南固始侯古堆一号墓发掘简报》,关于墓主人和墓葬年代问题,“鄱子成周”铭于铜器,表明是编钟、编镩的占有者。这些铜器可能是作为战争的战利品,由鄱子直接掠自他国的,鄱子之鄱,史书有作潘或番三字古音相通。“鄱子成周”之名不见于史书记载,但从其名中可知鄱原为国名或邑名,后为楚所灭。入于楚,为楚邑。《春秋左传》即数见“潘子”之名:
   鲁昭公12年(公元前530年):“楚子狩于州来,次于颖尾,使荡侯、潘子、司马督、嚣尹午、陵尹嘉帅师围徐以惧吴。”上述记载称“潘子”、“荡侯”,似乎都表明了他们为楚臣前均为“小国之君”的身份,入楚后皆为大夫,仍就食于故邑。潘国何时亡于楚
关于番,李学勤和郑杰祥先生已经作过考证④,笔者也作过探讨囝。番即鄱或潘。楚邑名,就是现在的固始。固始和信阳地区陆续出土了几批“番”国铜器,证明番国在春秋早期即已存在,后来为楚所并,遂成楚邑。,
TOP
6#

       回复见《〈河南固始:潘氏发源地〉辨
TOP
7#

回复 6楼高坡的帖子

[转载]寝丘考 (2014-03-23 19:25:30)转载▼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寝丘考作者:咸吃萝卜淡操心
《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以及《中国历史地图集》均把寝丘注为:“在河南沈丘县东南,接安徽阜阳县界。”实则不然。

    《史记·滑稽列传》:“寝丘(徐广曰:在固始。)[正义]:今光州固始县,本寝丘邑也。《吕氏春秋》云:楚孙叔敖有功于国,疾将死,戒其子曰:王数欲封我,我辞不受。我死必封汝,汝无受利地。荆楚间有寝丘者,其为地不利,而前有妒谷(今城南黄天涧桃花坞水库),后有戾丘(今城北丘坡),其名恶可长有也。其子从之。楚功臣封二世而收,唯寝丘不夺也。”

    《前汉书·地理志》:“寝,应劭曰:孙叔敖子所邑之寝丘是也。世祖更名固始。”

    唐《括地志》:“光州固始县本春秋时蓼国,偃姓,皋陶之后也。”“期思故城在光州固始县界。”

    明嘉靖《固始县志》:固始“春秋为蓼、蒋、黄三国地。楚庄王“以其地封孙叔敖之子侨,是为寝丘。”“侨,叔敖子也,楚庄王封之寝丘四百户,以奉其祀”。“光武建武二年,封臧宫为期思侯,三年,改寝为固始县,封李通为侯。”固始“县治四隅,山阜环叠,其坚如陵,谓之固陵,坚固初始,又谓之固始。”

    清乾隆《光州志》:“固始,周蒋国,《左传》所谓凡、蒋、邢、茅,周公之胤是也。《路史》云,先伯后侯爵,楚灭之,改为期思,封其大夫复遂为期思公,又分其地封孙叔敖之子,是为寝丘。又为古蓼国(固始东北蓼城岗,即古蓼国)。秦属九江郡。汉平九江王英布,封贲赫为期思侯,始置寝、期思二县,属汝南郡。光武改寝为固始。”

    因此,东汉光武帝改称固始前,汉初为寝、期思二县,战国末期秦将王翦派蒙恬战于寝,即此也。春秋时为蓼、蒋、黄三国地。为此,公布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固始番国故城年代从春秋到汉初,应包括春秋古番国蓼国、战国楚寝丘、汉初寝县故城遗址。从宣传的角度,古番国故城遗址应更名为战国楚寝丘遗址。

(原著:歐潭生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laowantongou),
TOP
8#

回复见《〈河南固始:潘氏发源地〉辨》
TOP
9#

回复 8楼高坡的帖子

[转载]寝丘考 (2014-03-23 19:25:30)转载▼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寝丘考作者:咸吃萝卜淡操心
《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以及《中国历史地图集》均把寝丘注为:“在河南沈丘县东南,接安徽阜阳县界。”实则不然。

    《史记·滑稽列传》:“寝丘(徐广曰:在固始。)[正义]:今光州固始县,本寝丘邑也。《吕氏春秋》云:楚孙叔敖有功于国,疾将死,戒其子曰:王数欲封我,我辞不受。我死必封汝,汝无受利地。荆楚间有寝丘者,其为地不利,而前有妒谷(今城南黄天涧桃花坞水库),后有戾丘(今城北丘坡),其名恶可长有也。其子从之。楚功臣封二世而收,唯寝丘不夺也。”

    《前汉书·地理志》:“寝,应劭曰:孙叔敖子所邑之寝丘是也。世祖更名固始。”

    唐《括地志》:“光州固始县本春秋时蓼国,偃姓,皋陶之后也。”“期思故城在光州固始县界。”

    明嘉靖《固始县志》:固始“春秋为蓼、蒋、黄三国地。楚庄王“以其地封孙叔敖之子侨,是为寝丘。”“侨,叔敖子也,楚庄王封之寝丘四百户,以奉其祀”。“光武建武二年,封臧宫为期思侯,三年,改寝为固始县,封李通为侯。”固始“县治四隅,山阜环叠,其坚如陵,谓之固陵,坚固初始,又谓之固始。”

    清乾隆《光州志》:“固始,周蒋国,《左传》所谓凡、蒋、邢、茅,周公之胤是也。《路史》云,先伯后侯爵,楚灭之,改为期思,封其大夫复遂为期思公,又分其地封孙叔敖之子,是为寝丘。又为古蓼国(固始东北蓼城岗,即古蓼国)。秦属九江郡。汉平九江王英布,封贲赫为期思侯,始置寝、期思二县,属汝南郡。光武改寝为固始。”

    因此,东汉光武帝改称固始前,汉初为寝、期思二县,战国末期秦将王翦派蒙恬战于寝,即此也。春秋时为蓼、蒋、黄三国地。为此,公布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固始番国故城年代从春秋到汉初,应包括春秋古番国蓼国、战国楚寝丘、汉初寝县故城遗址。从宣传的角度,古番国故城遗址应更名为战国楚寝丘遗址。
TOP
10#

回复 8楼高坡的帖子

〈河南固始:潘氏发源地〉辨》是你写的文章有啥好复见的?
TOP
11#

     平阳欧氏先生《 寝丘考》最后一句的 “古番国故城遗址应更名为战国楚寝丘遗址”,这是什么意思应该不需要解释了吧。
最后编辑高坡 最后编辑于 2017-07-19 17:40:41
TOP
12#

回复 11楼高坡的帖子

《前汉书·地理志》:“寝,应劭曰:孙叔敖子所邑之寝丘是也。世祖更名固始。这是什么意思应该不需要解释了吧?,
TOP
13#

回复 12楼潘明山的帖子

如此,“平阳欧氏”先生以孙叔敖碑文之敖子封于潘国去证明固始有古潘国还可信否?
TOP
14#

回复 13楼高坡的帖子

好!同样我依你的思考角度来说话
一就依你的罗缉推演吧,在你文章番氏 潘氏 鄱氏中说的以番、潘、鄱相通解读番、潘、鄱三姓关系是不合情理的。番氏不是潘氏和鄱氏,潘氏也不等于番氏和鄱氏。可信吗?
二就依你的罗缉推演吧,在你文章是谁在武断解读固始与潘国之关系---回复明山宗亲一文中说侯古堆出土编钟铭文只能释文为鄱子而不能释文为潘子,可信吗?
三就依你的罗缉推演吧,在你文章潘氏起源考实中说不能证明潘国在固始。可信吗?,
TOP
15#

回复 14楼潘明山的帖子

  !、“罗缉”是什么?        

       2、“固始没有古潘国”是否可信,固始潘国说的首创者之“古番国故城遗址应更名为战国楚寝丘遗址”已回答了你,不需赘述。
TOP
16#

回复 15楼高坡的帖子

寝丘考平阳欧氏《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以及《中国历史地图集》均把寝丘注为:“在河南沈丘县东南,接安徽阜阳县界。”实则不然。
   《史记•滑稽列传》:“寝丘(徐广曰:在固始。)[正义]:今光州固始县,本寝丘邑也。《吕氏春秋》云:楚孙叔敖有功于国,疾将死,戒其子曰:王数欲封我,我辞不受。我死必封汝,汝无受利地。荆楚间有寝丘者,其为地不利,而前有妒谷(今城南黄天涧桃花坞水库),后有戾丘(今城北丘坡),其名恶可长有也。其子从之。楚功臣封二世而收,唯寝丘不夺也。”
    《前汉书•地理志》:“寝,应劭曰:孙叔敖子所邑之寝丘是也。世祖更名固始。”高坡你自己看固始潘国说的首创者平阳欧氏在其寝丘考一文中否定了你之前说的古寝丘是今河南沈丘县之说了!不需赘述。
TOP
17#

            上回复帖子也见于《〈河南固始:潘氏发源地〉辨》的回复讨论中。          我已在《〈河南固始:潘氏发源地〉辨》作过答复,故此不再赘述。
最后编辑高坡 最后编辑于 2017-07-31 09:41:54
TOP
18#

关于寝丘旧志你常拿来引以为证的平阳欧氏{寝丘考}一文中写有《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以及《中国历史地图集》均把寝丘注为:“在河南沈丘县东南,接安徽阜阳县界。”实则不然。而《史记•滑稽列传》:“寝丘(徐广曰:在固始。)[正义]:今光州固始县,本寝丘邑也已经交待清楚古寝丘就是今固始境内!因此《沈丘县志 》不用看了!/
TOP
19#

    上 帖见于《〈河南固始:潘氏发源地〉辨》的讨论中。我已在《〈河南固始:潘氏发源地〉辨》作了答复,在此不再赘述。
TOP
20#

回复 19楼高坡的帖子

关于寝丘旧志你常拿来引以为证的平阳欧氏{寝丘考}一文中写有《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以及《中国历史地图集》均把寝丘注为:“在河南沈丘县东南,接安徽阜阳县界。”实则不然。而《史记•滑稽列传》:“寝丘(徐广曰:在固始。)[正义]:今光州固始县,本寝丘邑也已经交待清楚古寝丘就是今固始境内!因此你作的《〈河南固始:潘氏发源地〉辨》一文不可信!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