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氏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一个说明两个为什么十六个回复-----答明山宗亲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前天明山宗亲在“潘氏宗亲文化论坛群”连续两次发送了《固始潘{}国故城季孙公后裔曾经迁途中的辉煌潘字五千年的演变史》,昨天又在“潘氏宗亲网·论坛”上发表了《固始潘{}国故城是季孙公后裔继荥阳后迁途中的又一辉煌》。两篇文章内容一致,且都是针对我的《鄱氏不是潘氏,固始不是潘国》给我的答复。

     为此,本文以《固始潘{}国故城季孙公后裔曾经迁途中的辉煌潘字五千年的演变史》为据,就明山宗亲关于我“忽视中国文字进化规律”、“自己打自己的嘴巴”、“无资格把固始出土青铜铭文中的”‘子成周’说成是鄱子成周’”、“不顾史料记载和考古事实”的离谱让人怡笑大方的事、“慌唐之说”、“连楚王家世都搞不清楚”的“信口雌黄地”之说、“根本站不住脚”的事实、“对史料缺泛全面认识形成的错误”等进行一一回复,标题就叫一个说明两个为什么十六个回复----答明山宗亲

      一、一个说明

      原文摘要:我和潘德富宗亲就潘氏发源以及古潘国几个问题进行了两天交流。并把我写的<进一步深入妍究潘氏南北二源头说及固始番国{番水}潘水在何处?>一文和固始潘国是季孙公后代迁出荥阳后的落脚点并为潘氏发展起着承前启后重要作用的观点发给潘德富宗亲!过了几天潘德富宗亲在网上发表了<鄱氏不是潘氏,固始不是潘国>……

      从这段文字看,是我不道德将两人之间的聊天、交流写成文章送上了网。事实情况果真如此?答案是否定的。

      2016.10.25 明山宗亲将与我 “讨论固始潘国及潘出芈姓之事” 的聊天记录公布上群;同日又把《进一步深入研究潘氏南北二大源头说及固始番国答潘德富及潘京宗亲书》送上群,至2016.11.10连续达7次之多;2016.11.5将涉及到我的《进一步深入研究潘氏南北二大源头说及固始番国(番水)潘水在何处》送上了潘氏宗亲网论坛。

      而我针对明山宗亲的《鄱氏不是潘氏,固始不是潘国》上网时间在2016.11.26。

      由此,是谁先把两人的交流内容送上网的应该不用多说。

     二、两个为什么

       1、番字见于西周,鄱字见于春秋时期。鄱、番两姓的历史人物也分别见于西周和春秋时期,且现在都还是客观存在着的姓氏。

        为什么明山宗亲在讨论固始与潘国的问题时,避而不谈鄱、番两姓的过去和现在?

     2、固始侯古堆一号墓发掘组的《河南固始侯古堆一号墓发掘简报》明明白白写的是编钟“钟铭中的原有人名均被铲掉,再刻上‘鄱子成周’”。

     这个“鄱”,如果是地名,表示的只是读音按鄱、番、潘相通没有不妥,如鄱阳也多有写作番阳。但作为姓氏则不能鄱、番、潘相通,因为鄱氏不等于番氏和潘氏。

     为什么 明山宗亲一定要把“鄱子成周”之“鄱子”说成是季孙公后裔的“潘子”呢?

      三、十六个回复

          1、关于我“忽视中国文字进化规律的主观意识”问题

      原文摘要:德富宗亲认为现在潘字无论从字形上还是读音上从远古到今天是一呈不变千百年来都是带水字傍,这是忽视中国文字进化规律的主观意识。……德富宗亲自认为比一切古文字学家研究更深更正确让人实在不敢苟同!

      我的《鄱氏不是潘氏,固始不是潘国》一文中,仅就固始出土之“作了探讨,其原文标题如下:
                 一、“鄱子成周”为“潘子成周”是猜测
                                      1、字形上“
是“鄱”不是“番”和“潘”无疑

                  2、包山二号楚墓简牍证明“鄱君”不是“番君”

                             3、邸阳君番胜贞其封地不在今固始

                             4、鄱、番、潘氏是春秋至今客观存在的姓氏

                            5、从前人“遇见写不出的字,还空著去请教人”故鄱子成周“应当

               是番子成周”的说法不能成立

                            6、“鄱子成周”为“番子成周”有悖于传统的姓氏文化

      在《字形上“是“鄱”不是“番”和“潘”无疑》一段中,我说的是“字形上‘
’是‘鄱’不是‘番’和‘潘’无疑”。怎么到明山宗亲那里变成了“潘字无论从字形上还是读音上从远古到今天是一呈不变千百年来都是带水字傍”了?
     请问,我的“
字形上是‘鄱’不是‘番’和‘潘’无疑”就是“忽视中国文字进化规律的主观意识”了吗?

         2、关于我“自己打自己的嘴巴”问题

       原文摘要:我们再来看德富宗亲在自已文章中引用的一张图,这图中标签中说”殷契潘姓之说,契居番在今河北怀来县有番氏和氏,番氏番吾(定县) 又迁固始县,潘侯南逃于番阳湖。周武王灭商殷后,将潘侯空出番地封于毕公子有潘氏” 。这里让人感到奇怪潘德富宗亲一贯认为固始番国不是潘国,潘字和鄱字番字在远古历史上没有人牵联与关系,哪他又在自己文章中引用说契潘氏就是潘氏? 番吾是潘侯?潘侯空出地又封于毕公之子因而有潘氏呢?这不是德富宗亲自己又在否定自己的观点,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吗?

       图中标题已非常清楚是“各潘氏说之潘氏起源示意图”,所谓“契居番在今河北怀来县有番氏 和氏,番氏番吾(定县) 又迁固始县,潘侯南逃于番阳湖”等都是人家的观点。你明山宗亲没看懂吗?

      3 、关于我“没有资格”把‘子成周’ 说成是‘鄱’字”的问题
      原文摘要:德富宗亲一直所认定的楚简中出现的”鄱”君不是古”潘”君其主要依据的鄱阳湖和鄱阳县的” 鄱’ 字,在远古字形应是没耳部旁的”番”pan字, 见鄱阳湖志鄱阳县,古称番邑,饶州,汉时更名鄱阳县。位于江西省东北部,鄱阳湖东岸以上情况说明德富宗亲在文字学方面理解出现了失误!…….因此在战国文物上同时出现番潘鄱等代表潘氏的字不足为奇!在而潘德富宗亲主观意识自已把自己引入错误的道路,把个人水平看得高于中国一切古文字学家不取!即然德富宗亲固执地认为中国文字字形与发音历来不变的,那他更无资格把固始出土青铜铭文中的”子成周” 说成是”鄱”字了!
      我确实没有资格去把固始出土青铜铭文中的
子成周’ 说成是‘鄱’字”。

      但是河南省文物局编《河南省文物志 上卷》第681页关于鄱子成周编钟清楚写的是“鄱子成周”。

     《中国考古集成 华北卷 河南省 山东省 商周 四》第3545-3546页中固始侯古堆一号墓发掘组的《河南固始侯古堆一号墓发掘简报》明明白白写的是编钟“钟铭中的原有人名均被铲掉,再刻上‘鄱子成周’”。

      4、关于“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潘国故城遗址”的问题

       原文摘要: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潘国故城遗址。

     人民网上,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是番国故城遗址,而不是潘国故城遗址。

       5、关于明山的“潘子臣很可能就是铜器铭文中的“鄱子成周”的问题

      原文摘要:我们认为,潘子臣很可能就是铜器铭文中的鄱子成周其人。

     回复:很可能不代表一定。

      6、明山宗亲的“李学勤先生已经作过考证”番即鄱或潘的问题

      原文摘要:关于番,李学勤和郑杰祥先生已经作过考证,笔者也作过探讨囝。番即鄱或潘。

     让我们看看李学勤先论汉淮间的春秋青铜器》中关于固始一段:“古书一般记载孙叔敖之子所封寝丘,西汉时名寝县,东汉更名固始。这里,古代并没有什么潘国。楚有潘氏, 但不称潘君。孙叔敖碑所述究竟有何根据是需要讨论的问题。”又:“我们认为, 孙叔敖碑所说的“潘”, 疑应读为“, 也就是“沈”。”

       由此,明山宗亲的李学勤先生作过考证“番即鄱或潘”可信吗?

      7、关于我“不顾史料记载和考古事实的误论”的问题

       原文摘要:吴太子夫差攻楚守潘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德富宗亲在文章中说夫差取番即取潘子的潘国不可信,这是不顾史料记载和考古事实的误论!《吴越春秋》载:吴王闻闾立夫差为太子后,曾“使太子屯兵守楚……估计夫差于公元前504年“取番”之后,即“留止”于此,并且“自治宫室”。

     《吴越春秋》原文为:“立夫差为太子。使太子屯兵守楚留止。自治宫室,立射台于安里,华池在平昌,南城宫在长乐。”

       张觉译的《吴越春秋全译》对此译文为:阖闾“立夫差为太子,派太子驻扎军队防御楚国,自己留下来治理宫殿。在安平里建立了射台,华池在平昌南城宫在长乐里

     《吴越春秋》中的射台、华池、南宫在哪里?唐代 陆广微《吴地记》的“射台在吴县横山安平里”、“华池在长洲县大云乡安昌里”、“南宫城在长洲县干将乡长乐里”。

      由此,“不顾史料记载和考古事实的误论”的是我还是明山宗亲?

         8、关于天星观一号墓记载的邸阳君番胜贞

     原文摘要:天星观一号墓出土战国牍记载邸阳君番胜贞更说明番国封君延续和迁移过程,番封国并没有因夫差取番而灭亡。

         …….天星观1号墓主潘胜的年代应与公孙鞅的年代相差不远…….. 从传世文献及青铜器铭文看,番国己姓,为祝融八姓之一的昆吾之后,历史悠久,西周、春秋早期十分活跃,春秋晚期沦为楚国的附庸。番国贵族入楚后仍受重用,番胜或因此而受封(参看徐少华《周代南土历史地理与文化》,1994年)。邸阳君潘胜应为楚国异姓贵族。

       (1)按前一句天星观一号墓邸阳君番胜贞更说明番国封君延续和迁移过程,番封国并没有因夫差取番而灭亡”,意思邸阳君番胜贞当为“夫差取番”之番,即其文标题的“固始潘{番}国故城季孙公”后裔。

      后一句则为“邸阳君潘胜应为楚国异姓贵族”为“番国己姓,为祝融八姓之一的昆吾之后”。

      同一墓地出土的同一番胜贞却分别是姬姓潘国(季孙公)后和是“昆吾之后”。如此的逻辑得出的固始潘国还可信不?

     (2进一步深入研究潘氏南北二大源头说及固始番国(番水)潘水在何处?》中说:“《史记楚世家》云:吴夫差伐楚取番后"这次战争中,番国的君主、都邑均被吴国所获取,以后再未见有番国的记述”。又:番国由西北方向进入信阳再由东沿伸迁移至固始一带。后期就再也看不到番国文物了”。

      今文则称:“天星观一号墓出土战国牍记载邸阳君番胜贞更说明番国封君延续和迁移过程,番封国并没有因夫差取番而灭亡”。

       两者中,前一个是因夫差取番“再未见有番国的记述”和“看不到番国文物了”,后一个则是夫差取番“番国封君延续”和“番封国并没有因夫差取番而灭亡”而有天星观一号墓邸阳君番胜贞。

       由此,两者中我们相信哪一个。

           9、关于我“怡笑大方”的“水经中的固始不是现在的固始”问题

      原文摘要德富宗亲乱编出所谓固始治境曾多次移位说水经中的固始不是现在的固始之说更加离谱让人怡笑大方…….

      《水经·颍水注》:颍水“又东迳南顿县故城(),又东南迳纲阳城北,又东迳邸乡城北,又东迳固始故城北”。颍水发源于中岳嵩山,在淮河北。         史河,在淮河南岸,发源于安徽省金寨县西南,流经现在的固始县。
         颍水与史河在淮河的一南一北。前者经过的是故固始,后者经过的是现在的固始.

      《水经注》是古代中国地理名著,作者是北魏晚期的郦道元。史河古名“决水”,是现在客观存在的一条河。
       由此,该让人怡笑大方的是明山还是我?
        10、关于我的“孙叔敖不能继伍举之后,实乃慌唐之说”问题
      原文摘要:潘德富宗亲在文中想借孙叔傲来说固始不是潘国时引用查《史记·楚世家》,“五举”应为“伍举”,伍举是康王、灵王时期的历史人物,明显孙叔敖不能继伍举之后,实乃慌唐之说……
       《倡导青少年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故事 文明篇 》:孙叔敖(约公元前630-公元前593年),名敖,叔敖……
      《群书治要译注 4 》:孙叔敖(约公元前630一前公元593)氏,名敖,字孙叔……
      《中国历史人物大辞典》:伍举,春秋楚大夫……后拥立楚灵王,前533年,使晋.

       《史记楚世家楚》灵王三年(公元前538年)六月,楚国派使节通知晋国,将要会合诸侯。诸侯都与楚国在申地会盟。伍举说:“当初夏启有钧台的宴飨……
        《国语·卷十七楚语》(上)灵王为章华之台,与伍举升焉,曰:“台美夫!”  
         既然孙叔敖公元前593年已去世,伍举公元前538年还“使晋”。
       由此,到底我的孙叔敖不能继伍举之后”慌唐还是明山宗亲的“孙叔敖可继伍举之后”慌唐应该是不言自明。
          11、我的孙叔敖“不可能仕于灵王”果然是信口雌黄吗
         原文摘要潘德富宗亲连楚王家世都搞不清楚竞把此伍{五}举误认为是伍子胥了,并信口雌黄地说”孙叔敖大约去世于公元前593年,而楚灵王继位在公元前540年,孙叔敖去世近50年楚灵王才继位,他不可能仕于灵王。
        《中国历代人名辞典》(增订本) 楚灵王“前541年,杀楚王郏敖自立。即位后”。

        《史记·楚世家》:十二年春,楚灵王乐乾豀…… 五月癸丑,王死申亥家。楚灵王十二年即公元前529年。
        《中国弑君录 》介绍:公元前529年5月4日楚灵王死。

          楚灵王十二年(即公元前529年)死,前面已述孙叔敖公元前593年已去世。
         两相比较,我的孙叔敖“不可能仕于灵王”是信口雌黄,还是明山宗亲的孙叔敖“能仕于灵王”是信口雌黄,还需要解释吗?

          12、我的“潘崇为太师掌国事后才灭的六、蓼两国”误人子弟吗
          原文摘要德富宗亲在文中误说是穆王四年灭六蓼误人子弟也,并且他借此说潘崇为太师掌国事后才灭的六、蓼两国为由说固始不是潘国就根本站不住脚了
        明山宗亲引徐少华的话说:蓼国故地,在今河南固始县一带。”

        蓼国在固始县应该不受怀疑。
        《 史记·楚世家》:穆王立,以其太子宫予潘崇,使为太师,掌国事。穆王三年,灭江。四年,灭六、蓼。六、蓼,皋陶之后。
       《史记·楚世家》是西汉著名史学家司马迁撰写的。如果明山宗亲认为司马迁穆王立潘崇使为太师,掌国事……四年,灭六、蓼有误,那就拿出比《史记·楚世家》更有力的证据。如果没有证据,那误人子弟的当是明山宗亲而不是我。
           13、明山的“德富宗亲认为蓼国灭亡前潘崇就因功返受封祖籍故地受楚王封邑于不合情理”这一表述不当
          原文摘要:德富宗亲认为蓼国灭亡前潘崇就因功返受封祖籍故地受楚王封邑于不合情理这样理解是不对的.

          在我看来,固始根本就不存地潘国。自然蓼国灭亡前或蓼国灭亡后,都不存在潘崇因功受封固始的事。
           14、我鄱氏不是潘氏,固始不是潘国说“攻楚的吴军统帅是终累而非夫差”吗
         原文摘要德富宗亲在文章中说攻楚的吴军统帅是终累而非夫差,攻取的地点是繁杨而非固始因此固始境内无潘国这是对史料缺泛全面认识形成的错误!

         1《左传春秋》清楚记载:定公六年(前504)“四月己丑,吴大子终累败楚舟师,获潘子臣、小惟子及大夫七人。楚国大惕,惧亡。子期又以陵师败于繁扬。令尹子西喜曰:‘乃今可为矣。’于是乎迁郢于郤”。

       (2)我的鄱氏不是潘氏,固始不是潘国原文中对这段的表述为:把夫差取番终累“获潘子臣”定位在固始是猜测

      《史记》:楚昭王十一年“夫差伐楚,取番。楚恐而去郢徙鄀”

        与《左传春秋记载比较,两者有差异也有相同点。差异是时间表述不同,吴国统帅分别为终累、夫差名字不同,交战之地表述不同;结果相同“迁郢于郤”或曰“去郢徙鄀”。

      《左传春秋》中繁扬:王叔岷《史记斠证》卷40中说“《左》定六年《传》既称‘吴大子终累败楚舟师’,又称‘子期又以陵师败于繁扬’,‘番’与‘繁’并音‘婆’,古字通用。史公所谓‘伐番’、‘取番’,盖指繁阳之败”。

        又:中国历史大辞典编纂委员会编纂上海辞书出版社,200003月第1版《中国历史大辞典》:“緐阳:一作繁阳或繁扬。春秋、战国楚邑。在今河南新蔡县北。《鄂君启节》铭文:自鄂往,庚緐阳。《左传》襄公四年(前569):‘楚师为陈叛故,犹太在繁阳’;定公六年(前504):‘子期又以陵师败于繁阳’,均即此”。

       又:《驻马店地区交通志》:“繁阳关位于新蔡县城北15公里处的韩集……吴国太子终累在此大败楚军。

      《史记》上的番:《集解》注:“番,又音婆”;《索隐》注:“番,盖鄱阳也”。《括地志》云:“饶州鄱阳县,春秋时为楚东境,秦为番县”。

      《左传春秋》的终累:杜预《春秋经传集解》注为终累“夫差兄”;唐代司马贞《索隐》说终累与夫差“谓名异而一耳”。

       两记载都无其他资料来左证,《史记》上的夫差“取番”地点具有不确定性。

       当夫差即终累:如果这种说法成立《左传春秋》与《史记》记载的为同一时间同一区域的同一次战争。前者时间、地点、人物清楚,即公元前504年四月十五日,终累败楚舟(水师)“获潘子臣”又败楚陵(陆)师于繁扬;后者的夫差“取番”之“番”于繁阳(繁扬)合理。

当夫差与终累各为一人:《左传春秋》的终累与楚水、陆师交战于繁扬,不论《史记》记载的夫差“取番”之地在固始或鄱阳或别的地方,“获潘子臣”的是终累,与夫差没有直接关系。  
           上述中,清楚写有当“夫差为终累”即“《左传春秋》与《史记》记载的为同一时间同一区域的同一次战争”和“当夫差与终累各为一人”即两书记载的不是同一时间同一区域战争多种情况的分析。    
            明显明山宗亲的“德富宗亲在文章中说攻楚的攻楚的吴军统帅是终累而非夫差”是曲解原意。
            15、我的文章中说过“武断认为固始县是蓼国缺泛可靠古实物依据”吗
           原文摘要:德富宗亲在文章中说”固始县昔黄帝受命披散山通道,南至于江乃在江北为南境,高阳氏封子庭坚与安(商城有安陂城),复分蓼(蓼音六县北八十里有蓼城冈)……帝喾创九州为扬州域,唐虞夏殷皆因之,周兴属荆州,封周公子伯龄于蒋(期思镇古蒋乡也),春秋为蓼、蒋、黄三国地因此武断认为固始县是蓼国缺泛可靠考古实物依据不可信!
         我的文章中,原文为:

        《嘉靖固始县志•沿革志》载:固始县“昔黄帝受命披散山通道,南至于江乃在江北为南境,高阳氏封子庭坚与安(商城有安陂城),复分蓼(蓼音六县北八十里有蓼城冈)……帝喾创九州为扬州域,唐虞夏殷皆因之,周兴属荆州,封周公子伯龄于蒋(期思镇古蒋乡也),春秋为蓼、蒋、黄三国地,襄王四年(楚成公二十四年)楚人灭黄,三十年(楚穆公四年)灭蓼……战国属楚。庄王以其地封孙叔敖之子侨,是为寝丘(寝子朕切沈也)。楚汉间,项羽封布英为九江王都六,固始皆其地也,汉高祖五年,布灭封贲赫为期思候,始置寝、期思,两县属汝南郡。光武建武二年封臧宫为期思候,三年,改寝为固始县,封季通为候。”

       又:《嘉靖固始县志•形胜》:“固始古潘国下湿墝埆(汉孙叔敖庙碑)。”

       从上看,固始沿革上并没有什么时候有过潘国、潘乡的记载,就是《嘉靖固始县志•形胜》也只是说了汉孙叔敖庙碑有“固始古潘国下湿墝埆”的说法。

    (1)上面清楚表明,“固始县昔黄帝……封离通为候”这一段是《嘉靖固始县志•沿革志》的记载,况且其中还明明也有“春秋为蓼、蒋、黄三国地”。

    (2)我在本段结束时,清楚写的是“从上看,固始沿革上并没有什么时候有过潘国、潘乡的记载”,为什么在明山宗亲眼里却变成了我武断“认为固始县是蓼国缺泛(应是乏)可靠考古实物依据不可信”了?

            16、潘崇之父叫“潘国国君权涌”是无稽之谈

      原文摘要春秋时期,楚国军队进攻潘国,潘国无力抵挡。潘国国君权涌,为使臣民不忘潘国故土,要潘国臣民世代以潘为姓,随后自刎于殿堂之上。权涌之子潘崇带领家人投降楚国,他卧薪尝胆,刻苦读书、习武,后被推荐为楚太子商臣的老师,并成功诱使太子商臣逼迫楚成王退位。

       潘崇之父是权涌见于哪个文物,见于哪本古文献?

      从现在材料看,潘崇之父是权涌见于今人张人元先生的《中华姓氏故事》一书。作者在序言中已清楚告诉我们:“历史上只有简单记述,说不清某姓的先祖第一人是谁的,尽可能根据中国历史,从文学史、军事史、政治史多方面去推理出当时情形,虚构一些符合逻辑、符合历史特征的人物名字及活动情节。”

     潘氏的先祖第一人是谁,唐代以来的记载各说不一,就是南宋史学家郑樵《通志•氏族略》中也只能是“潘崇之先,未详其始”。

     不难看出,潘崇的父亲叫“权涌”,就是在说不清潘姓的先祖第一人是谁的的情况下虚构出来的“人物名字及活动情节”。

    既然作者已告诉了我们那是虚构“人物名字及活动情节”,我们能把它当信史?

    如果有人能真的找到了潘崇之父是权涌的证据,为我潘氏解决了潘崇之父是谁的历史问题,那我潘氏应该为他记上一大功。

888.jpg (, 下载次数:0)

(2017/6/26 10:25:03 上传)

888.jpg

888.jpg (, 下载次数:0)

(2017/6/26 10:25:03 上传)

888.jpg

最后编辑高坡 最后编辑于 2017-06-26 10:25:03
分享 转发
TOP
2#

一:固始侯古堆一号墓出土文物被考古学家公认应释为”番子成周”
再者1981年1期《文物》发表河南固始侯固堆一号墓发掘简报中已经明确认定“鄱子成周”之名不见于史书记载,但从其名中可知鄱原为国名或邑名,后为楚所灭。入于楚,为楚邑。《春秋左传》即数见“潘子”之名楚将潘子和潘子臣为古潘国文物,鄱子之鄱,史书有作潘或番三字古音相通。于番,李学勤和郑杰祥两位著名学者已经作过证实,
中国自古就有书画同源一说最早文字来源就是图画原始人在生活中用来记录表达自已意愿时画成符号式图画慢慢地这些原始图画变成了原始文字
从以上考证中早期潘字并无三点水偏旁,在春秋晚期之后学者通过变形造字法近声发音确定了现在“潘”字俗体的写法。
赵瑾昀教授发表的研究论文中在春秋战国时期表达同一个释义的字多种异体结构并存流行于世,严重到同一诸侯方国也同一含义的字多种书写结构并存流行于文案上的情况!
四: 潘氏历史久远具有和符合上古姓氏左传所说”氏是以上古文字为依托,是有土者之称号只有占有一定领地的贵族才有资格命氏!”的评判标准是我们潘氏挤身立足于上古姓氏的坚实基础,
华夏上古始祖都以地为氏我潘氏先祖黄帝居姬水得姬姓姬高封毕地得姓毕公,左传也表达了有品德高尚者才有资格占有领地并得姓,以文字和地名来命姓氏乃是中华姓氏文化的基础!陈明远,汪宗虎博士也在发表的{中国姓氏大全一我国姓氏与地名}论文中讲到
文字和古地名中华姓氏文化的基础有根基的族群才能得姓有高尚品德建方国的族群才能创立姓氏宗族!
厦门大学博士生导师张闻捷发表的{固始侯古堆一号墓的年代与墓主}论文中考证了因为墓中出土了青铜有铭文编钟九件,多将原来人名铲去后改刻上番子成周四字表明是楚国封于此地的潘氏贵族后裔成周所有。该地区原为已姓潘国故地。
从以上众多考古学家对近年来河南固始一带野外遗址考古研究表明信阳固始一带出土了大批古潘国文物遗存一致认为此地是古潘国贵族曾经的封地,丁晓良二位教授更明确地考证古潘{番}国封邑就是现在的固始铁证如山!
六:古蓼国在固始是误传不能信!
《汉书o地理志》记载:南阳郡湖阳县,“故蓼国也”。古蓼国都邑在今河南省唐河县南四十公里湖阳镇,东北依蓼山。古蓼国辖境,约当于今河南省唐河县南部,湖北省枣阳市北部,向东包括桐柏、随州一部分。蓼灭于楚,其后,楚在此置湖阳邑,继之设湖阳县。汉书o地理志》载:古蓼国在今河南省唐河县南40公里湖阳镇。东依蓼山,山顶有五代晋天福七年(公元942年)所建的蓼山神祠(俗称蓼王庙)遗址,南傍蓼阳河(《水经注》称阪门水)。《湖阳镇志》记载:蓼王庙:位于蓼山顶,四合院,石砌墙,石板坡面,整个建筑无木料,建于春秋时期。为纪念在大禹时代治水有功的蓼王而修建据出土文物考证,该处是曲家岭到龙山时期的一个村部遗址,现存有明万历十一年碑文记载:举功论荫,世封皋胄子于湖阳,名曰:蓼国。周为申、谢、唐、蓼国地

际各位看到了吧?古蓼国实际在今河南唐河县周朝因功仍封于湖阳县在战国时被楚国灭亡,并在当地保留了众多遗迹和文物!
而在信阳固始一带同样虽有文献说是蓼国城邑可是在这里同样出土的文物大都是古潘国遗物,再次揭露了蓼国都城在固始是后人记载失误的事实,被张闻捷,丁晓良,陈明远,汪宗虎,欧谭生,孙恺钜,李学勤, {}图中是李学勤教授在主持曾侯乙墓考古研究工作}郑杰祥一大批著名学者无论从文字学角度野外考古学和中华姓氏学等各方面考证,在远古时代鄱氏就是潘氏的异体写法是潘氏中的一员,固始番国是季孙公后裔自荥阳建国后重建的潘氏城邑,给那些想诬蔑我潘氏为没有邦国根基潘氏没有其它姓氏古老的人当头一棒。充分展示了我们潘氏先祖以非凡功勋和高尚品德以受封方国而产生姓氏的铁一样规律,又多次迁移而体显潘氏家族延绵悠长的显赫地位在百家姓氏中独树一帜!
TOP
3#

著名历史学家、古文字学家李学勤先生在其发表于《文物》(1980年第1期)的《论汉淮间的春秋青铜器》一文告诉我们:固始“这里,古代并没有什么潘国。楚有潘氏,但不称潘君”。
TOP
4#

你在你的大作{舜都潘氏说不可信]中说过:不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既然舜帝在延庆东北建有潘都不能成立,潘都之潘地迁“今陕西兴平北”建有潘子国不能让人相信,这就说明周朝季孙公受封前陕西境内并无什么潘地潘国潘城潘水等等存在的,那种以季孙公受封前毕国境内有古潘地存在为由做出周文王毕公之子季孙食采于潘因氏的观点就站不住脚了!我很支持你这个理论!另外你在你又一大作{潘氏起源考实}中讲到了潘氏是姬姓之后而非舜姓之后。并又讲了在姓氏文化著作中《古今姓氏书辩证•卷八•桓韵》:潘,出自姬姓……又潘,一作番,你这不就是自己都承认了潘姓又读写作番姓吗?而固始一带出土了大批古番国文物,你现在却不承认固始古城是我季孙公后代在迁途中重建的古潘国的众多城邦之一,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TOP
5#

这是同一个问题的第七次粘贴。怨不重复。
TOP
6#

你的结论依据不能令人信服!怎不让人追问?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